第三章 人,鬼,道士(1 / 2)

既然书生要向何黛儿求亲,那他此刻应在何宅之中。余火离开池塘,向着何宅走去。

走在街上,余火听到路人们的风言风语,都在嘲笑书生的自不量力。千金小姐下嫁落魄书生,到底是书里的戏码,除了戏中人外,谁会把他当真?

但他们谁又能分晓,自己此刻也身在戏中?

叮铃铃~

余火再次来到何宅门前,忽有一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骂骂咧咧地从何宅冲了出来,她骂着“这书呆子,人家根本看不上你,还死乞白赖地留在这儿做什么?给你做媒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害的老娘也跟你一起丢人!”

原来是个媒婆,她越走越远,消失在了街上。

看来书生的提亲失败了。

余火抬步进入何宅,走向正厅,看到一些下人们都远远站在厅外,对着厅中的书生指指点点,而何老爷正高坐堂上,满脸怒容。

何老爷说道“我已经说过了,不会将黛儿许配给你,你为何还不走?”

书生恳求道“何老爷,我和黛儿是真心相爱,求您给我一次机会吧!三年,请您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会考取功名,回来迎娶黛儿!”

何老爷说道“胡闹!女子青春何其宝贵,为什么要平白等你三年?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答应了黛儿与县令公子的婚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什么?!”书生闻听此言,心中大悲,只觉天旋地转,胸口剧痛,猛烈咳嗽起来,“咳咳……不……咳咳咳……黛儿……咳咳咳咳……”

何老爷见状,有些意外,问道“喂喂,你怎么了?喂!”

“咳咳咳……”书生胸口如堵,剧咳不止,噗的喷出一口血来,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何老爷被他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连忙走出正厅,朝着外面的下人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他送到医馆去!”

“是!”下人们连忙应道,跑向正厅,掀起一阵风来,所有人都化作轻烟,消失不见。

“医馆……”余火心中暗道,转身离开了何宅。

庆余县的医馆就在街上,如今外面围了不少看客,大白天有人被抬进医院,还是本县今日的风云人物,这些都足以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余火没有理会这些看客,径直走了进去。

书生被抬进了医馆的后堂,余火掀开后堂的门帘,看到书生正病恹恹地躺在床上,绝望地看着屋顶,大夫坐在床边不住摇头,何老爷脸上虽有些同情神色,更多的却是放松。

何老爷问道“大夫,他的病果真治不好么?”

“唉,难呐。”大夫摇了摇头,说道,“他得的是肺痨,汤药只能缓解,无法去根。此病忌劳作,忌伤神,但若是调养得当,还是可以多活几年的。我出去给他写个方子,以后按方服药,可保七年无忧。但是七年之后,就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书生怔怔地躺在床上,没有出声,还是何老爷把大夫送了出去。回来之后,何老爷对书生说道“我想你自己应该明白,以你现在的情况,更不可能和黛儿在一起了。”

书生没有说话,两行眼泪流了下来,打湿了枕头。何老爷看着他亦有些不忍,叹了口气,说道“唉……毕竟你和黛儿相识一场,你放心,只要你离开黛儿,你日后所有花销由我包管。”

“不必了。”书生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但是仍旧无比坚决。他努力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何老爷有些吃惊,随后又有些生气,难道这书生得了肺痨,还要再纠缠黛儿?他斥责道“年轻人,不要太自私!你现在这个样子,难道还想再拖累黛儿吗?”

“您误会了,我会离开黛儿的……咳咳……但我不会要您的钱。”书生扶住门框,喘了口气,然后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我和黛儿的感情,不是一笔交易。”

书生掀开门帘,掀起一阵风,两人化作青烟随风而逝。

看到此处,余火对书生的故事有了大致的了解,但还不知他是如何将黛儿的魂魄掠入了书中,他还得继续再看下去。

余火离开了医馆,前往书生的家中,他相信下一幕应该就在那里。

叮铃铃~

果然,靠近书生的家时,惊魂铃再次响起。

余火走进昏暗的小巷,远远就听到了书生与何黛儿的争吵。

书生大声喊道“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别再来找我!……咳咳……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不,你骗我!”何黛儿哭了出来,痛心说道,“我知道你病了,你只是不想拖累我,所以才说这些话来骗我!但我不同意!两个人如果只能同甘,不能共苦,那根本不是爱情!我想和你在一起,无论你是病是好,是生是死,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黛儿……”书生的眼中闪烁着泪光,他好像冲过去,狠狠地抱住黛儿,永远也不松开。但是话到嘴边,却成了最决绝的恶言,“求求你别再缠着我啦!你真的想害死我吗?求求你啦,我还不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