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书中自有颜如玉(1 / 2)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簇簇。

无数书生为这几句诗词痴迷,寒窗苦读,笔耕不辍,但除了这些美好事物之外,书中还可能有一样东西——有鬼。

从拿到这本旧书开始,余火就意识到有厉鬼藏在其中,他所修行的功法名为《离火诀》,乃是世间一等一的至阳功法,专克各路妖魔邪魅。

若只是驱鬼,余火大可以将这本旧书直接焚灭,藏在其中的厉鬼必定一起化为灰烬,但是何黛儿的魂魄亦被拘禁在书中,会与厉鬼玉石俱焚。

所以,余火决定施法进入书中世界,夺回何黛儿的魂魄!

余火闭目凝神,手拈法诀,默念灵咒“玄天离火,佑我魂灵。以身入道,六界通行!”

念罢,余火猛然朝地上的旧书一指,只见一道红色波纹在书上荡开,再睁眼时,人已在书中世界!

——这地方……很眼熟啊……

余火站在城门口,看着青石垒成的城墙,热闹的街道,熟悉异常,这不就是庆余县么?

与真实世界不同的是,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小贩的叫卖声充斥全场。

天色有些晦暗,好似傍晚,余火抬头望了望天,天上没有云彩,也没有太阳。

如果这个书中的世界就是庆余县,那么创造这个世界的人,应该也是庆余县的人,也许就在街上那些行人之中,余火得把他找出来。

路边有个膀大腰圆的厨子,他正掀开笼屉,一边给客人装包子,一边大喊着“包子,热乎乎的包子!”

余火走过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他正沿街边走边叫卖着“葫芦~冰糖葫芦~”

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从远处跑来,跑在前面的小女孩忽然摔了一跤,哇哇大哭,跑在后面的小男孩连忙把她扶起来,哄着她去买糖葫芦,小女孩这才破涕为笑,两个人一路穿过了余火的身体,跑到了卖糖葫芦的小贩身边。

这些人都是幻象,是厉鬼的记忆所化。而余火乃是外来的侵入者,所以不会与他的记忆产生任何互动。

能与他互动的,只有厉鬼本身,以及被掳进书中的何黛儿的魂魄。

叮铃铃~

余火路过一个破旧的巷口,惊魂铃响了一声。

巷子里有些阴暗,看不到什么人,但从中传出一声咳嗽“咳咳……”

有点意思。

余火迈步走进巷子,两边的屋舍都十分寒酸,旧门破窗之外,晾晒着粗布衣裳。余火走到中段,看到有一户人家开着窗户,窗前趴着一个书生,在纸上不停地抄写着什么,写上一段便咳嗽两声“咳咳……”

这个不是幻象。

余火走到书生的窗前,书生仍自顾自不停地抄写,余火看了一眼,那是官府的公文,有不少落魄书生以替官府抄公文为生,看来他也是如此。

余火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书生,却不料在他触碰到书生的瞬间,一阵阴风吹过,书生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四周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那声音很清朗,但其中充满了愤怒和恐惧,余火能听出来,他就是之前附身在何黛儿身上的鬼。那声音说道“你是谁?为什么会闯进我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