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毒妇(1 / 2)

亚当这一番话可谓霸气绝伦,掷地有声。

一时间大堂内的绅士淑女们尽皆侧目,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向来处事谦恭,风度翩翩的男人一般。

之前同亚当便聊的火热的桑德拉女伯爵更是美眸泛起涟漪,修长的手指轻捂红唇,赫然是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亚当好霸气。”

一味的绅士,并不能打动她们这些见过无数英杰男子的贵妇,对于这些身经百战的贵妇,唯有霸气才能真正驾驭她们。

而且基因的力量是伟大的,凯因和露娜的相貌皆是一时之选,亚当今年虽然已是年过四旬,但仍是个颇有魅力的老帅哥。

再加上一条因器大活好,在女贵族中可谓是颇受欢迎;这一点王恺虽然时常吐槽,但其实也无可厚非,说白了星家族能保持如今这份现状,可能还真有亚当这帮老情人们不小的功劳。

至于王恺,站在这个风暴场的中央,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坚定地挡在他的面前,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感动,反而有些狐疑。

老头子不是这种人啊,他这种铁石心肠的家伙这时候站出来,莫不是从这事上他还能有利可图?

星家族的众人也渐渐靠近了过来,小声交头接耳。

倒也没谁觉得应该在这时选择弃车保帅,或者说让王恺向波塔家族低头认错。

事情已经发生了,这时候低头,只会显得星家族软弱可欺,星家族是一个整体,没人能够单独置身事外;该站出来的时候,星家族的人绝不会怯懦。

但这不代表他们就认可了亚当的做法。

“那个人是凯因吧?”王恺的叔叔华莱士皱眉道,“算算家族试炼的时间,也差不多该是回来的时候了。”

“他怎么穿着圣殿骑士的衣甲”有人迟疑道。

“冒充圣殿骑士可是大罪,他要为家族招惹祸端吗?”一个满头银发的绅士放下酒杯,愁眉不展,“唉,年轻人胡闹也该有个限度啊,亚当这些年把凯因放在童话镇看来是真的做得差了。”

他是亚当和华莱士的叔伯辈的长者,被称作埃米利奥勋爵,其实他只有男爵头衔,但却是实权男爵,他作为星家族在海都航空公司的重要代言人,在某种程度上,地位甚至不会比掌握了一整条远洋贸易航线的华莱士低。

“是不是冒充还有待商榷;我倒是认为这小子做得不差。”另一个面色苍老的绅士笑道,“我星族蛰伏良久,也该是时候向外界展露爪牙了,搞政治咱们玩不过那帮人,就该让他们知晓我们的刀剑还是锋利的。”

这位老者在星家族的辈分比那位埃米利奥勋爵还要高,早就退下来不掺和任何实权了,但他的影响力无疑还是有的。

华莱士叹息道“祖父大人,您也是老糊涂了,刀剑再锋利能锋利得过枪炮?”

老者微怔,皱眉道“枪炮的威力的确巨大,但我从未见过有传奇强者陨落在这种手段下的,审判者他能高高在上,靠的也不是那支机械军团。”

华莱士张了张嘴,他想说的是“整个勇士之地又有几个传奇强者”,但又不禁想起了当年开拓者之名依在的星家族,不由叹了一口气。

今时不同往日,星族复兴,何其漫长?

爱丽丝女伯爵气得浑身发抖,她冷冰冰道“你们将会付出代价,在莱比斯,你们星家族的产业必将寸步难行!”

亚当冷冷地看了一眼几乎已经痛的晕死过去的男孩,漠然道“断了只手还能接,但波塔家族灭亡了你们将一无所有。”

爱丽丝女伯爵咬牙切齿道“今日的事,我和波塔家族会铭记于心的。”

亚当一脸淡然“记住了比较好,到时候挨打了,自然会后悔自己没管教好自己的儿子。”

“我们走!”爱丽丝女伯爵怨毒地剜了王恺与亚当一眼,正如亚当所说的那样,手断了可以接,能使断肢重生的宝物虽然贵重,但对从事矿业的波塔家族而言,绝非什么难得的东西。

只是这痛,却注定要铭记于心了。

只是不知道那位波塔家族的小少爷铭记于心之后,是终日思索强大起来如何报复;还是痛改前非,认识到自己的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