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东方的战争(1 / 2)

来人一看就是个严肃刻板的教士,他抱着一本圣者福音书,头发是精心烫成的小卷,说来倒是跟审判者有几分神似,只是少了些威严。

“南科教士,多谢您的提醒。”弥涅耳瓦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这是神职者互相的问候,一种代表了简略的“圣光会保佑你”的祝福手势。

“不必客气,瓦伦丁的骑士之花。”

教士罕见地笑了笑,随后便离去了,没有给他们带路的意思。

弥涅耳瓦解释道“大主教这个时候肯定会在圣堂,准备明早布施给信众的面包,自从发现厨师给穷人分发的面包里掺了砂砾与木屑后,在这件事上,大主教就不再假手于人了。”

她小声道“其实掺沙砾与木屑是很正常的,绝大多数穷人都不会在乎这些。”

亚瑟补充道“大主教虽然不是苦修士,但我认为很多地方,他都要比苦修士要做的更好。”

王恺深有同感“的确如此,做一个善良的穷人简单,但做一个善良且对穷人满怀善意,且还身居高位的富人,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这话是实在话,但听起来就有点像嘲讽了。

弥涅耳瓦尴尬道“跟我们骑士不同,保持必要的体面,是一名肩负神圣职责的教士必须的体面,实际上大主教阁下很节俭的,除了必要的开销,他从不追求个人享受。”

王恺连忙摇头“我没这个意思,更非苛责大主教要拿圣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而是真心很敬佩大主教这一点,最起码,我就不会拿自己的钱去分享给穷人。”

弥涅耳瓦撇撇嘴,哼道“你就是个吝啬狂,小气鬼,守财奴!”

王恺笑了笑,丝毫不以为忤,也没去解释自己的初衷,绝大多数所谓的小气鬼,除了葛朗台那种极端,反而都不是为了自己,比如旧地球的父母,大多是为了儿女,当然,到了二十一世纪末,这种情况也渐渐少了。

不过说真的,这个世界的教会与古地球的天主教会其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尽管在很多方面都能找到相似之处,但从根本来讲,它们信仰的神灵都不是一个。

这个世界的人们信仰的上帝是圣光的化身,代表了一种正义与公理,力量来源也并非是神,而是对自己信念的一种锤炼,从而诞生出的一种特殊的魔道力量“圣光”。

但仔细想想,若是真一切都是神灵们按照历史上完美复制过来的,那么处于中世纪的教会根儿早就快烂了,神职者早已与贵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赎罪券什么的可劲儿发,修士与修女相互嗯哼……

但就目前来看,王恺觉得勇士之地的教会虽然有几分死气沉沉的意味,但无疑还没有糜烂到那份田地,反而时常能对当地的大贵族形成一种监督与制衡。

由于勇士之地是彻头彻尾的贵族封邑制度,在自己的领地上,一个贵族想怎么无法无天就怎么无法无天,底层农奴连造反的能力都没有,那些装备精良的骑士们一个冲锋,就能打败漫山遍野的农奴军。

就连帝国的皇帝都无法约束某位封建主在自己领地上的苛政,反倒是教士们往往会从信仰,从骑士美德等种种方面抨击一位无法无天的贵族,从而使其约束自己的行为。

这很管用,任何一位贵族背上一个“不够虔诚”“暴虐”“背弃神灵之人”的称号,都会受人唾弃,名声扫地。

他们很怕被人嘲笑,这个时代落后的娱乐产业,使得更喜欢聚会多过呆在自己城堡里玩女人的贵族老爷们最喜欢炫耀自己的圈子,一个受排挤,名声不好的贵族,就连自己都无法忍受这种“冷暴力”。

三人纷纷起身,大主教找他们并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在他们吃饭这段时间里,他应该去亲自检查了黑龙王的尸体。

所以接下来,应该就是“领取报酬”的时候了,王恺很期待能给自己的“恶魔号角”添上铭文插槽,顺便再给自己的苍雪之瀑配一副好剑鞘。

到圣堂时,大主教果然在亲手清点筐里的黑面包,他仍旧穿着那身华贵的枢机教袍,显得与手中的工作格格不入。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含笑道“用餐还愉快吗?”

“很不错。”

他调侃道“我们的从来只吃黑面包的苦修士先生认为呢?”

亚瑟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大战刚过,犒劳一下自己也不过分。”

大主教笑了笑“苦修锻炼的是自己的意志,但富贵有时才能真正考验一个人意志真正强大与否的真正难题。”

亚瑟诚恳道“谨受教。”

大主教轻咳了一声“我找你们的用意你们应该也很清楚了,经过检验,那的确是黑龙王的尸体,你们为保护勇士之地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我代表教宗向你们表达谢意以及”

王恺脸色一板,正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