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农场主理论(1 / 2)

“他日再来长城,这里必将从属于我。”

明世隐轻声道。

风沙中,白衣青年走得毫不拖泥带水,丝毫没有留恋那座蕴含着通天之路的长城。

传说中这个大陆上有十二神灵遗留下来的奇迹,拥有着直达神灵的力量,比如能够操控气候的东风祭坛,聚焦星球之血的日之塔,也比如那代表了极致破坏力,甚至能够轰塌陷大陆架的元气炮……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座历经多年战争,仿佛毫无秘密可言,就这样轻描淡写摆放在众目睽睽之下,曾在异族与守卫军手中几次易手的长城,居然也是十二奇迹之一。

当然,明世隐除外,这个从姓名中便透露出诸多神秘的不知来历的男人,从很久以前便知道了长城的来历,但知道没有用,谁也不知道如何开启长城。

明世隐的导师当初曾占卜过,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就隐藏在长安城。

只是就目前来看,他一个人实在是势单力薄,他还需要谋划,需要布局——这一阶段很有可能将以数十年计。

“一切都是值得的,先利用花拉子模人的野心,使得西域乱象呈现,再慢慢谋划后事,建立起势力,这样才有可能达成师傅的夙愿。”

“也是我所愿。”

明世隐在心里这样说道。

长城内的院落里,一名有着一头如同蔷薇一般长发的少女重重地挥出了手中那柄仿佛比她人还要长的大剑,一声娇呵,剑若雷霆。

一股无形的森然立场蔓延开来,这个身材看似纤弱的身躯,陡然间爆发出了如同雌豹一般的爆发力。

一抹蔷薇色的流光自刀锋绽放,雕饰着瓣鳞花的古拙重剑若流星划破天空,重重斩落!

“苍破斩!”

她的对手,一个相貌与她大约有六七分相似,只是眉眼间显得更成熟三分的短发少女,抽身急退,两柄与那重剑仿佛成套,同样雕饰瓣鳞花的短剑交叉格挡,这一剑势大力沉,她一时间手上发麻,重压居然让她隐约有种难以承受之感。

咔嚓。

双剑赫然被重剑压倒在地,火星四射,蔷薇少女扬起笑脸“怎么样,姐?”

“妹,你赢了。”

短发少女挽起耳畔滑落的发丝线,笑道“只是出剑时为什么要喊出招式名?感觉很羞耻啊。”

蔷薇少女轻笑道“自家人切磋没必要在乎这些细节吧,再者说了,假如真有人会相信战场上敌手喊出的招式名,那我下次直接喊着苍破斩,趁他躲避时,就扔旋舞之华好了。”

短发少女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真聪明,比咱爹聪明多了,不过女孩子家家的以后还是少跟人打架。”

“是谁在说我啊!”

门外响起大嗓门与铁甲铿锵的声音,有着浓密胡须的花弧都尉大步走进院落。

“离着老远都能听到你在背后说爹坏话。”花弧笑道,“怎么,今天又被妹妹打败了?木兰,你这么对你姐可不好。”

花弧扭过头,去看蔷薇少女赧然的脸。

蔷薇少女小声道“我只出了八分力。”

短发少女上来帮花弧解铠甲“妹的剑道天赋比我好多了,一手重剑偏生使得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半年前我就已经不是她的对手了。不过也该治治她的性子了,女人一身悍勇,比男孩子都有男人味儿,以后怕是嫁出去了,也得被婆家嫌弃。”

蔷薇少女挑眉“天下男人,有几人能入我眼,女人又不是非要嫁出去,相夫教子。爹,以后我就跟你一块打仗,守卫这座长城,好教天下人知晓,女子未必不如男。”

花弧吹胡子瞪眼“说什么胡话呢,男女各有所长,我一大老爷们还不能跟你娘似的生孩子呢,非要在男子所长之处同男子相比,跟谁拗气呢?”

蔷薇少女哼了一声“就要让他们心服口服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