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争执(1 / 2)

围墙内渐渐响起了脚步声。

吱啦,铁门被一只骨节粗大的手轻飘飘拉开。

“谁?”

李白下意识愣了一下,因为对面那个浓眉大眼,穿着破旧锁链甲与发黄罩衫的,不正是刚刚与他分别没多久的亚瑟吗!

“你怎么在这儿?”王恺无语道。

“剿除邪恶,净化污秽。”亚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顺带拿那一笔赏金,苦修不是自虐,总不能把自己饿死。”

王恺哑然。

“别在外面干站着了。”亚瑟让开身,示意王恺进去,“虽然和你不是一路人,但最起码我们曾并肩作战,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吧?”

王恺点点头“当然,我只是担心你一心想要把我捆到火刑架上。”

亚瑟嗤笑道“有谁敢光明正大把星家族的大少爷绑到火刑架上,你们海都异端的数量比东方的安条克还要多,不依旧屹立不倒吗?”

王恺没接这带刺儿的话茬,上下打量着这座破败的庄园,随口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到的时候这里就没有别人了吗?”

“嗯,不光这里,镇子上能走的基本上都走了。”亚瑟沉声道,“我是今天中午到的,之前打听消息的时候,我就已经从镇长那里听说你要来了。”

他一边推开门一边道“到底是大家族嫡长,接的是正规的教会雇佣,事前就有人过来把一切都打点好了吧。”

他语带讽刺“昨天又有两名佣兵死在镇上,没有全尸,我到那里的时候,只看到了两堆破碎的尸块,骨骼却不翼而飞。”

“很显然,这就是那个亡灵法师的手笔。”王恺皱眉道,“看来他已经开始摸索如何制造骷髅战士了。”

亚瑟点头道“的确是这样,这说明要么就是教会的情报有误,要么就是在我们来之前的这一段时间,他就突破到了篇章。”

王恺一阵嘬牙花子“这年头篇章级都快成大白菜了吗,怎么随便一个穷乡僻壤就能冒出这种怪物?”

亚瑟轻笑了一声,也没接这话茬,只是指了指还沾染了血迹的楼梯“这就是死者一家葬身的地方,据说当时横七八竖,十余条血肉模糊的尸体就沿着这道楼梯,阶阶铺垫。”

王恺沉默了片刻,没去想象那种如同地狱一般的景象。

“其实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人命并不值钱,可我觉得事实虽然是这样,但我们心里不能认为这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亚瑟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继续道。

“就为了等你到来,教会没有提前派人过来惩处做下如此罪孽的恶徒。”他冷冷道,“这又导致两条生命的死亡,或许之后还有更多。”

王恺微怔,有些语塞,半晌,才苦笑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亚瑟似乎一下子没了力气,苦笑道“我不该这么说你,我知道这不能怨你,只是感慨这个现实。我选择苦修,是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改变这一切,可现在似乎已经证明,这只是杯水车薪。”

王恺沉默了良久,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杯水车薪未必就意味着你做的是错的。”王恺轻声道,“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有一天你成为了顶尖立地的人物,比如传说,比如超智慧体……”

“到了那时,你的声音会大很多,也会有更多的人需要倾听你的声音;甚至于,他们不想听,也得听!”王恺的语气饱含煽动力,“到时,你就能改变这一切了。”

亚瑟思索了片刻,迟疑道“所以人们一旦强大起来,就会让一切都要随着自己的心意行事,把别人当作提线木偶吗?”

王恺皱眉“有错吗?”

亚瑟坚定点头“当然有错,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活法的权力,我们不能剥夺所有人的自由,这世界上假如只有一个声音,那么他绝对不会是上帝,而是撒旦。”

王恺摇头道“正因为你说的,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活法的权力,所以才有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恶棍和渣滓。”

亚瑟坦然道“所以我们清除掉这些渣滓就好了,这是作为一名圣骑士所应有之义,不然我早就脱下铠甲,披上牧师袍了。”

王恺凝视着他那双灿金色的双目,突然笑了起来。

“我原以为你只是个迂腐刻板的苦修士,可现在看来,我们倒像是同道中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