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圣光,那个敌人值得一战(1 / 2)

时年,正值大唐西拓西域动荡,列国纷争,战火频仍,归根到底其实还是大唐帝国的开拓,逮着一帮西域小国的狗头爆锤。

昔日强盛的草原之豪雄北夷人,已经分裂成了大小三个部族,北蒙古,南突厥与东匈奴,三部单于可汗互有攻伐,仇恨深重。

故此,北夷人在这场动荡中,全无进取之可能,甚至还需向北迁移,不敢卷入战乱,更不敢肆意劫掠唐国边地市镇。

游牧民族有三大特点,其一欺软怕硬,你弱我便劫掠你边境,你强我便俯首称臣;其二全民皆兵,游牧民皆可控马挽弓,是天生的轻骑;其三则是来去如风,因游牧民无不动产,逐水草而居,故与从来不愿背井离乡的华夏之民迥异。

也因此,哪怕如今北夷羸弱至斯,仍旧能苟延残喘下来,它就像一匹野狼,在黑暗中瞪着幽绿色的眼眸,等待着敌人由盛转衰的那一刻。

大唐经略西域,最先动作的其实是大食人也就是勇士之地人口中的“萨拉森人”,大食人对西域的渗透一向严重,三十六国中臣服其者三有其一,自然不会坐视大唐将它的仆从国一一征服,故征集十万大军,在大将阿布·穆萨的带领下向东方进发。

大食战马无双,冶铁技术先进,故手持弯刀的阿拉伯骑兵来去如风,在战场上甚至能与勇士之地那些骑士团相抗衡。

唐国骑兵同样强悍,仅在马匹上稍逊一筹,且步兵更强,陌刀步兵列阵而出则“如墙而进”,弩机击发,更矢若云垂。

而且唐国当初收编的长城守卫军对西域地势更是十分了解,故此唐军大将高仙芝灭绝北齐国后,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挥师与大食军队对峙于恒罗斯。

今时,唐军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前路又有王者峡谷的守军牵制大食人,战报传到长安,满朝文武皆不认为此战有输的可能。

唐皇李治钦命高仙芝为安西大都督,领边军两万,仆从军及雇佣军两万,并长城守卫军五千征讨大食。

夜色渐深,本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天色,现在连唯一的那么一点月光都彻底被仍旧未散的乌云给遮蔽了。

王恺三人围着一张小桌子坐在一块,亚瑟穿得跟个罐头似的,他确信铠甲里面的亚瑟就跟蒸笼里的馒头似的,估计已经快熟了,

他们在打塔罗牌。

黑灯瞎火,三人连盏灯都没点,好在三人眼神都倍儿好,黑暗中好似亮起六颗小灯,王恺与露娜皆是如出一辙的淡蓝色,亚瑟则是灿金色。

这足以证明,亚瑟的血统其实也不平凡,之所以如此落魄,恐怕还真是因为苦修的缘故。

王恺这次选择的是北方蛮族战士的职业,露娜选择的则是教会的圣骑士,倒是亚瑟这个正牌圣骑随机到了阿萨辛刺客这个职业。

信仰的差别令亚瑟打得别提有多别扭了。

“我赢了。”王恺丢出手牌,一张黑暗手牌“亡灵天灾”直接突脸,把俩人统统干趴下了。

亚瑟坚称赌博是堕落的,可耻的行为,所以他们这把没有彩头,只是单纯地打牌,三人塔罗牌玩法类似于斗地主,三人互为敌人,可以选择以自己的手牌攻击哪方对手。

露娜玩牌时间最长,但她是最菜的

她有些委屈地把手牌一丢,倒也没太难过,毕竟她这把的手牌本来就不好,几乎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稳跪的那种。

亚瑟突然神情一板,压低声音道“我嗅到了黑暗的气息,它们来了。”

“它们?”

“没错,不止一头。”

大白压低了身子,弓起背,发出了充满威胁性的吠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