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太过聪明的女人(1 / 2)

方正皱起眉头,办公室外蒋夕瑶还是在跟大家说软件的一些问题。

刚刚先知预感的画面只有一瞬间,方正也只模糊的看到了某人躺在病床上的身影。

可是,在那个画面里,自己的手里为何..有两瓶打洛分弥?

男人鬼使神差的走到沙发上,将蒋夕瑶的手提包打开,手提包里放着蒋夕瑶一些私人的物品。

口红,钱包,粉底,还有备用的手机,表面上并无什么奇怪的东西。

方正把手伸到最里面,找到那瓶被藏在最底下的打洛分弥,可是就在方正的手碰到药瓶的一瞬间。

男人愣住了。

如羽毛般轻盈的小药瓶,在被方正握住后发出胶囊与瓶身碰撞的特殊声音。

方正身体浮现一抹冷意。

他将药瓶拿出来,拧开,里面还有十几片。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因为这两天蒋夕瑶并未天天服用这东西,两三天才服下一粒而已。

方正每天都在偷偷检查蒋夕瑶的服药量,这都是他用雄鹰之眼亲眼看到的。

可是就在男人用手打开瓶盖后,他忽然将里面的胶囊拿出来,掰开胶囊,里面是一些白色的颗粒,方正抿了一点在舌尖,甜味在舌尖弥漫散开。

方正皱眉,他忽然瞳孔缩小,最后猛地转头看向还在讲解跑腿软件的软件的蒋夕瑶。

因为胶囊里的白色颗粒不是别的,正是超市里随处可见用来调味的白砂糖。

“夕瑶..”

几乎是同一时间,走廊中央,那姿态端庄的女人正在讲课的蒋夕瑶鼻下忽然流出一道鲜血。

小米作为秘书,因为一直在盯着蒋夕瑶演讲,所以也是第一时间发现的。

小秘书惊讶道:“蒋总!你流鼻血了!”

蒋夕瑶甚至都没感觉到鼻腔里的血腥味,也没听到小米的声音,直到听课的员工们们三三两两的抬起手:

“蒋总!您流鼻血了!”

蒋夕瑶这才用手擦了一下人中,鲜红的血液沾染在指尖。

有的员工想给蒋夕瑶递给几张纸巾。

“夕瑶!”

可是在这一刻,女人盯着指尖的血液,忽然感觉眼前有些发黑,耳畔嗡鸣。

她皱着眉,在即将昏倒的一刻转头看到向着自己跑来的方正。

闭着眼睛,身体向着一旁无力的倒去。

救护车穿越城市道路的声音无论什么时候都显得那么刺耳。

夏季阴雨绵绵,偶尔的又落下了悉悉索索的雨水。

就在刚刚,在救护车上,女医生从蒋夕瑶的身上又找到了新的一瓶打洛分弥,里面仅仅只剩下一颗。

而这瓶药是在蒋夕瑶的脖下,也就是女人上身的内衣里面发现的。

救护车去到医院后,医生对蒋夕瑶进行紧急洗胃。

当时在办公室里整理病人资料的史密斯,忽然被一个小护士急促的敲了敲门。

他别用口的国语还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小护士焦急道:“史密斯医生!不好了!蒋小姐去了急救室!方先生,方先生说想要见您!”

“蒋小姐去了急救室?!”

史密斯站起身。

“是啊,您..”

“带我过去看看!”

史密斯放下手头的工作,焦急的跟着小秘书去到急救室外。

红色的急救灯亮起,方正跟小米小龙站在那,前者手里拿着快要两瓶一模一样的打洛分弥。

蒋夕瑶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知是已经猜到了方正的能力,还是误打误撞的迷惑的方正的能力。

但无论如何,蒋夕瑶似乎是十分清楚,方正的雄鹰之眼没法看到奇怪事物里的奇怪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