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金丹(1 / 2)

空旷的闭关室。

陈沐缓缓睁开眼睛。

这一次神游幽冥虽然没有遇到徘回的亡魂,但却意外的追朔到了那一片黑色血迹的一个汇合处,得到了一门不知等级的道法。

两个古老的文字,不但蕴含了这一门道术的威能和所有道蕴,更是彷佛道痕一般,直接就铭刻在了陈沐的心魂深处。

陈沐心神内敛,进入心灵深处时,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他心灵世界中的那一柄心剑的两侧,正漂浮着那两个古老的文字。

这文字烙印在心灵深处,也映照在心魂之上,使得陈沐感觉到自己的魂体似乎都在逐渐的变化,因这两个古老文字而慢慢的蜕变着。

“这就是上古真言么……”

陈沐喃喃低语一声。

这世界上,修炼体系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进的越来越好的,那些上古的修炼法门放到现在基本上都是淘汰的产物。

可这种‘上古真言’却不同,它们似乎就代表了天地道蕴本身,就是修士所追寻的方向,甚至一个文字就能化为一门强大的道术!

它们远远凌驾于寻常道术之上。

而且并非是知晓了念法和含义就能学会,据说只有古老的大能者,才能将上古真言作为传承流传下去。

其他修士,哪怕是真人,也无法传授上古真言,便如现在的陈沐,虽然已经能使用这门道术,却无法将其精要提取出来并传授他人。

除非陈沐能够完整的从自己的心魂中,将这两个上古真言剥离出来,才能传授给其他人,但现在的他连掌握都很勉强,更别说剥离。

并且。

陈沐隐约觉得,自己所获得的这两个上古真言,虽然与那些妖族所用的有些相似,但本质上却似乎又有所不同,彷佛更加的古老。

有了这两个上古真言之后,他的心魂明显更加凝实,隐约之间也更具一种强烈的威压,比起之前有了巨大的变化。

忽然。

陈沐想到了系统,于是唤出系统界面。

果不其然,系统界面上却是对他获得的这门道术有明确的描述。

姓名:陈沐

年龄:23

境界:虚丹

心魂:阴神lv47(+)

幽冥真言:鬼哭

魂点:14点

“幽冥真言么……”

陈沐很快发现了另一个变化,目露异色:“心魂等级提升了这么多?”

之前的他心魂等级才不过lv32,但获得了这一个幽冥真言之后,他的心魂等级直接就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下子变成了lv47!

显然这幽冥真言的份量,比陈沐预想的还要更大。

“只是两字真言就有这么大幅度的提升,若是能再得到十个八个,岂不是顷刻间就能提升到lv99。”

陈沐微微摇头。

想法很好,但他可是沿着那黑血日日追逐,耗费了数个月的时间,才终于找到了这么一处汇合地,得到两字真言。

要想再找到这么一个地方,恐怕又得耗费数月乃至半年,而且也未必还能再遇得到那种黑色幽光。

不过。

有了这么一次变化,陈沐接下来在幽冥的探索方向就会一直沿着黑色血迹往前了,无论能否再遇到,这种机缘显然是不能错过的。

感知着自己的心魂变化,以及体内酝酿的真元,陈沐知道自己的修行速度又加快了,最多再有三个月,他就能尝试凝结金丹。

“三个月……”

陈沐眼眸中闪过少许微光,然后缓缓闭上眼睛,开始潜修起来。

对如今的他来说,即使完全抛弃肉身修为也并无太大影响,因为他严格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完完全全的走上了上古魂修的道路了。

仅凭魂力便不逊于任何真人,甚至还掌握了两字真言,就算是那些上古魂修中的佼佼者,根基也几乎难有他这么浑厚。

……

短短三个月时间一晃而过。

这三个月里,道法的传承并未很快的传递开来,仍然仅限于武庙的宗师以及陈沐的几个弟子所有。

毕竟这么短的时间,那些武庙宗师自己都还未能完全悟透修士的传承,就更不用说将这道法再传授给他人了。

值得一提的是,宁嫱也开始修行道法。

她的体质疑似一种灵体,具体是哪一种陈沐暂时不知道名称。

过去宁嫱并不想习武,觉得自己多半也不适合习武,但如今经历了种种变化,又加上陈瑶多次骚扰,最后颇为无奈的试了一下。

结果似乎是身具灵体的缘故,她的修行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越过了蜕凡的前两个小境界。

换句话说,就是武道的八品。

而且以她目前的进度来看,再有几个月,更进一步也是轻轻松松,在陈沐认识的所有人中,几乎算得上是最契合修士传承的了。

陈沐偶尔关注一下陈瑶等人的修行进度,更多的时间还是闭关入定,期间只有一次神游遇到亡魂时,他外出了一趟。

那亡魂的执念又是放不下什么什么人。

对于这类等级不高的亡魂执念,陈沐已经懒得自己亲自去做,都是只吩咐给身边的陆诗韵或者李晨星等人,让他们去处置。

大元这三个月来也勉强算得上风平浪静,虽说仍然时不时有修士的消息传来,但这些修士都收敛了很多,只出没于各个险地绝地。

无人敢在大元境内肆意乱来。

毕竟外域的真人进不来,大元现在就只有陈沐这么一位真人,要是触怒了陈沐,被不管不顾的杀了,那就算是有滔天的背景也毫无意义。

这一日。

本是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但忽然有一个瞬间,整个京都所有的民众,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意识全都定格了一下。

只觉得心神一个恍忽,就看到整个天地似乎一下子暗澹了些许,所有一切的光,都汇聚往京都中央的某处。

唰,唰。

不少人反应过来后,都齐齐瞩目过去。

包括武庙深处,一些正在闭关的宗师乃至大宗师,也都齐齐睁开了眼睛,往那异变的方向看过去。

那里是司天台。

这一刻。

司天台内前所未有的寂静。

那些被囚禁于镇妖塔下,整日嘶吼不断的妖物,也几乎都在这一刻齐齐的匍匐于地,浑身颤抖。

天地间的光在逐渐的暗澹,连天穹上的那一轮曜日,在这一刻都彷佛昏暗下来,似乎连它的光也要在这一刻为之避让。

悄无声息间。

整个天地陷入一片昏暗。

所有的光都消失了,比起黑夜中最至暗的时刻还要更黑暗,纵然是那些肉体非凡的武者,在这一刻也几乎都是目不视物。

不过这黑暗并未持续多久,仅仅只是出现了一个刹那。

接着。

所有人就看到,从那无边的黑暗中,诞生了一点光辉,这光辉才一出现,就一下子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然后照耀了整个世间!

“那是什么……”

有人茫然开口。

虽然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但多半是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