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忽悠模式(求订阅!)(1 / 2)

“姐,你说的都是认真的吗?二姐真是厚墩子那个畜生害死的?”

冲动易怒的何文涛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可恶的厚墩子,这厮演技怎么这么好呢?刚刚都把他给忽悠瘸了。

要不是何文慧这么一说,他跟何文达都被厚墩子表演出来的样子给欺骗了。

“有很大的概率就是他干的。一个身体健康的成年人,怎么可能那么不小心,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呢?

厚墩子是怎么说的呢?他说当时文远提出要四处看看风景,他没有跟着,文远就失踪了。

你们想想,文远是喜欢看风景的人吗?以她的性格,到了山上会到处跑?

另外,听说节日去爬山,这个主意可是厚墩子出的。”

何文慧很冷静,给何文涛兄弟好好分析了一下情况。

何文远是一个爱慕虚荣贪图富贵安逸的人,她对什么大山风景可不敢兴趣。

她就喜欢享受高质量的生活,每天穿金戴银显摆给大家看,让大家羡慕。

这才是何文远的真实爱好。

去爬山是厚墩子提出的,然后何文远就失踪了,事后第一个报警的是厚墩子,这不是很可疑吗?

什么词都让厚墩子给说遍了。

何文涛兄弟琢磨了一下,气得脸色涨红。

“这个该死的厚墩子,简直就不是一个人,就是一个禽兽畜生。

二姐给他生了一个孩子,又给他守了五年的活寡,他一回来就把二姐杀害了。

姐,你刚刚在病房里为什么没有揭穿他呢?让我们兄弟把他打死算了。”

何文涛咬牙切齿骂道。

“人家家里有一座煤矿,现在自己不干了,让外人承包,一年拿到的钱就是我们一辈子都赚不到的数目。

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斗呢?我说了,他也不会承认。

你们动手了,吃亏的就是你们。

他本来就伤得重,你们动他一下,他回头找点关系,把你们关几年信不信?

另外,有一点你们说错了,文远生的孩子不是厚墩子的种,这很有可能就是厚墩子杀害文远的主要原因。”

何文远还在,何文慧有必要帮何文远保守一下秘密。

现在何文远都已经死了,有极大的可能就是被厚墩子害死的。

为了让两个弟弟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她就没必要再藏藏掖掖了。

何文慧这心里面也害怕。

让何文远怀孕去厚墩子家享受荣华富贵,这个主意可是她出的。

厚墩子都已经恨何文远恨到要把人弄死的地步了,正所谓恨屋及乌,兴许过一段时间,等何文远死的风头过去了,厚墩子还会打压报复她们姐弟三人,她怎么可能不害怕呢?

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两个弟弟,就是想让他们对厚墩子心怀警惕,省得被人家坑死了都不知道咋回事。

另外也有姐弟三人抱团,让厚墩子知道她们不好惹的意思。

“姐,我这就回去找那个畜生,我把他弄死了,为二姐报仇!”

何文涛一脸怒色,紧紧攥着拳头,说完这话就往回走。

“文达,拉住他。”

何文慧喊道。

何文达很听话,把何文涛拽住:“哥,你先不要冲动,姐不是说了吗?不能冲动。

咱们问话厚墩子是不会承认的,你把他打死又能怎样呢?你想要坐牢吗?”

何文涛并没有把何文达说的话听进去,试图挣脱何文达的控制,一个人去找厚墩子报仇。

何文慧恼了,当场把何文涛臭骂了一顿。

何文慧真的发起火来,何文涛的心里还是有几分敬畏的。

毕竟他们几个兄弟姐妹都是于秋花和何文慧拉扯长大的。

何文慧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于秋花眼睛没瞎,他们兄弟都还小之前,于秋花外出工作了,是何文慧扮演了母亲的角色,把他们兄弟带大。

因此,哪怕何文涛并没有听进去,他也得顺从何文慧的意思,乖乖跟着何文慧何文达回家。

与此同时,伤痕累累的厚墩子已经从病床上爬起来了,站在病房的窗户边上,看着何文远姐弟三人的身影在医院的大门口消息。

慢慢的,厚墩子的表情变得阴冷起来,低声骂了一句:“三个傻子,下次就该轮到你们了。”

厚墩子极为得意,也很看不上何文慧姐弟三人。

三个人都已经被他精湛的演技忽悠瘸了,完全不会把何文远的死联系到他的身上。

接下来,厚墩子打算酝酿一个更大的阴谋,把何文慧姐弟三人一次性全部解决。

何文远靠着一个野种母凭子贵,从他家里拿了不少钱和好东西回何家,这让本来就吝啬的他特别不爽!

这几个来,他为了跟何文远扮演恩爱夫妻,又亲手给何家送了不少值钱的东西。

他家的钱可不是这么好拿的,既然何家仗着何文远从他家摄取养分享了这么多年的福,就应该做好被他报复的准备。

厚墩子有疯狂的计划,何文涛也不吃吃干饭的。

要知道,在电视剧里,大黄猫对何文远下手了,何文涛就直接把大黄猫干掉了。

厚墩子杀害了何文远,何文涛能做出什么举动可想而知!一定会比电视剧里要更加偏激!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何文涛跟着何文慧何文达回到家里后就一言不发!

厚墩子把何文远杀害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他一定要让厚墩子付出血的代价。

……

晚上,于秋花何文慧何文达都睡下后,何文涛悄悄来到厨房,把平时家里切菜砍骨头的菜刀取了下来,用手摸了摸刀锋。

前两天他才磨了这把菜刀,可以说很锋利了。

何文涛找了件破烂的衣服,把这把菜刀包起来,阴沉着脸,起步出了家门。

没错,他要单枪匹马去找厚墩子报仇了,直接去医院,就是这么莽!

何文涛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他还带了几个水果,以防在医院里碰到了晚上值班的医生护士,可以说是来陪厚墩子的。

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走了大概二十分钟,何文涛终于到了医院。

他白天就已经来过了,所以很顺利就找到厚墩子的病房来了。

在走廊里遇到了一个医生和护士,但他们都见过何文涛,所以并没有怀疑什么。

咚咚咚。

三声清脆的敲门声从外面响起。

虽说已经是深夜,但病房里的厚墩子并没有睡着。

从那天他亲手把何文远推下断崖开始,他晚上就没有睡过好觉了。

因为做贼心虚,再加上有点迷信,总感觉何文远会回来找他。

这次和以前的工人差别很大,工人被压死了,他不给赔钱,那是因为他没见过工人死去的样子,他一个老板,都躲在幕后,让下面的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