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这反转,有些大(求订阅!)(1 / 2)

何文远将信将疑,心里始终是不太踏实。

但何文慧很笃定,一口咬定就是厚墩子已经认命了,还拿出了多个纺织厂的工人举例子。

何文远没有办法,只能很扫兴的回到厚墩子家。

本以为何文慧能给她一些有用的证据,没想到并没有,让她有点失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厚墩子都没什么变化,对何文远和孩子都很好。

在亲戚朋友们面前,厚墩子多次跟何文远秀恩爱给大家看。

随着时间的推移的潜移默化,慢慢的,何文远开始放低戒心了,开始认同何文慧当初的说法。

也许厚墩子真的已经认命了,只想安安分分过日子,不想再折腾那些有的没的了吧?

这样也好,何文远终于可是松一口气了,不用每天都提心吊胆。

……

几个月后的一个节日,厚墩子提出带着何文远和孩子爬山野餐。

何文远不疑有他,几个月相处下来,厚墩子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一直都是好丈夫的形象。

因此,当厚墩子提出节日要去爬山时,她立马就买齐了物资,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终于,节日那天到了,厚墩子何文远一家三口去爬山,爬到山顶就进行野餐。

吃饱喝足又看遍了风景后,孩子说自己尿急,厚墩子给孩子指了一个地方,让孩子去那个地方解决。

孩子离开后,厚墩子对何文远说:“文远,那边的风景很不错,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好啊!”

何文远对厚墩子已经没有任何戒心了,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何文远不会想到,她这么一答应,她的这条小命就变得很危险。

那是一处比较险峻的断崖,从上往下看,风景确实不错,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把周围大大小小的山尽收眼底。

当何文远走到断崖边时,厚墩子终于就不装了,他的脸上流露出凶狠之色,用胳膊肘撞了何文远一下,把何文远撞了下去。

这可是一处断崖,何文远从这里摔下去,绝对不会有生还的可能了。

何文远掉下去后,厚墩子呸了一口:“呸!给我戴绿帽子,让我喜当爹。

真当我一点脾气都没有吗?这几个月一直隐忍对你好,就是为了做足戏给大家看。

现在在所有的亲戚朋友眼里,我和你都是恩爱夫妻的形象,你死了,谁会怀疑是我杀的呢?”

没错,从出来的那一天开始,厚墩子就在演戏,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摆出恩爱夫妻的样子。

他做了那么多,隐忍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天。

他这么一个小心眼,睚眦必报的人,何文远绿了他,他怎么可能不吭声呢?

他可不是什么老实人,不是什么善类。

以前当煤老板的时候,压死了工人,他就能拖着就拖着,能一分钱不赔就最好。

这么一个不把人命当命看待的吸血鬼,弄死何文远算什么?

孩子就算了,孩子他可以留着养。

如果没了孩子,他照样还得收养别的孩子,就不用费那力气了。

把何文远推下悬崖后,厚墩子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回去继续吃东西。

尿尿完回来的孩子问起妈妈在哪,厚墩子说道:“你妈去那边看风景了,你去找找她吧,跟她说那边风大,让她快点回来吃点东西我们就下山回家了,以后再来玩。”

孩子听了厚墩子的话,去找了一圈,都没能找到何文远的踪影,就回来跟厚墩子说。

“什么?妈妈不见了?怎么会呢?”

厚墩子一下子跳了起来,表情极为紧张,立马跑过去大喊何文远的名字。

这演技已经可是说十分精湛了。

也对,类似的场景,他已经在脑海里排演了五年多了,这些台词在心里面已经不知道默念了多少遍,演得好也正常。

厚墩子这一回行事特别谨慎,就算在几岁大的孩子面前都要演戏,争取做到天衣无缝。

厚墩子又紧张又着急的喊了一圈,也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何文远的人。

戏在孩子的面前演的差不多,厚墩子就带着孩子下山,回了家。

但是戏肯定得做全套嘛,在孩子面前的戏份已经演完了是没错,但他还得演给公安和身边的所有人看。

于是,厚墩子主动去报警了,说自己带老婆孩子爬山的时候,老婆说要去看风景就失踪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派出所的效率很快,毕竟关系到人命,他们很快就派出了警力去厚墩子爬的山找人。

报了警还不够,厚墩子拿出了许多钱,雇佣周围了邻里街坊,一次就雇佣了上百人。

厚墩子在这上百人面前痛哭流涕:“拜托大家了,帮帮忙吧!谁帮我把孩子的妈妈找回来,我一定给额外的赏钱。

该孩子还小,就只有几岁大,他可不能没有妈妈。

都是我该死,就知道吃,文远说要一个人走走看看的时候,我就该陪在她的身边。”

大家伙都被厚墩子痛哭流泪的的样子感动了,觉得厚墩子是一个好男人+好丈夫。

再加上大家又是收了厚墩子的钱,厚墩子都哭的这么伤心,他们不安慰一下就说不通了。

“厚墩子,哭什么呢?我们知道你跟文远很恩爱。

别哭了啊,文远她肯定不会有事的,兴许只是在山上迷路了。

我们人多,上百个人,还有十几个公安帮忙,肯定能在天黑之前把文远找回来。”

“是啊!文远肯定不会有事的,别哭了。

我去把我家的大黄牵过来,它的鼻子可灵了。

我家大黄一定可以帮你找到文远。”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开口安慰厚墩子。

就这样,大家就出发了,去寻找何文远。

一直找到天黑,都没能找到何文远的踪迹。

因为大家都觉得何文远有可能只是失踪了,所以把搜索的区域放在山上。

天黑了就不是很好找了,这年头还没有那么多的手电,做不到人手一个手电筒。

有一部分提出要不先回去,明天再来找。

厚墩子情绪失控,立马就发飙了:“失踪的又不是你的老婆,你说的那么轻松。

山里晚上得有多冷,还会打露水,又冷又潮,还没有东西吃。

文远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山里待一晚上,还能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