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与沙雕粉丝的互动日常(1 / 2)

“情深深雨濛濛,

多少楼台烟雨中,

记得当初你侬我侬,

车如流水马如龙,

尽管狂风平地起,

美人如玉剑如虹……”

唐粟和许华华坐在观众席比较靠前的位置,看着舞台上绽放光芒的苏糖和徐梦莹,觉得甚是赏心悦目。

“她现在越来越成熟了。”

许华华小声说道:“我甚至觉得,她唱的不比徐梦莹差。”

唱的不比徐梦莹差?

唐粟扬了扬眉:“因为你不是专业的,所以没听出来而已,她们俩的差距其实还蛮大的,之所以觉得差不多,是因为这首歌没什么难度,如果换一首难度爆表的歌曲,你就能感受到她们之间的差距了。”

“是这样吗?”

许华华皱眉思索,片刻后,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唐粟,你给她们写这首歌的时候,是不是就这样想的啊?”

因为这首歌的难度比较低,所以,哪怕是苏糖和徐梦莹同时站在舞台上,也很难感受到什么差距。

“当然……不是。”

唐粟摇摇头:“之所以写这首歌,也只是觉得比较合适而已,没想这么多,而且,徐老师是令人尊敬的歌坛前辈,对我们也都挺好的,我犯不着这么算计……你别什么事情都朝着阴谋论的角度想啊,正常点。”

“切。”

许华华撇嘴,然后继续听歌,不再搭理他了。

唐粟摇摇头,也没再说什么。

他跟对方说的是实话,之所以把这首歌给苏糖和徐梦莹,是因为她们真的很适合这首歌。

当然,唐粟也很喜欢这首歌。

即便这首歌发布时间距离现在已经很久远了。

“真正的经典,并不会随着时代更迭而流逝,反而会如同美酒一样,越陈越香。”

唐粟心中感慨。

口水歌、流行歌什么的,每年都有一大堆,这些歌曲乍一听觉得很好听、很上头,但过两三个月就很麻木了,再过几个月,就恨不得将其扔进垃圾桶里。

但经典歌曲却不同,听腻了就先听别的换换口味,过段时间再听,非但不会觉得听腻,甚至还会觉得越听越好听,越听越有味道。

……

苏糖、徐梦莹参加的并不是什么音乐比赛,没什么比赛性质,只是单纯唱歌而已。

除了她们之外,还有很多实力派歌手上台演唱,大多都是一线、二线的歌手,成名已久,新生代则很少见,除了苏糖之外,就没见到第二个。

苏糖也不是受邀参加的,如果不是徐梦莹打算‘带新人’的话,节目组应该也不会邀请苏糖。

原因很简单,咖位不够、影响力不够、知名度不够。

上台的全都是老牌成名歌手,最弱的都得是二线级别,你一个刚出道才几个月,连一张专辑都没出过的新人,加在一起不觉得很格格不入吗?

当然——

是否格格不入,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苏糖参加了这档综艺节目。

即便她只是个新人,但跟这群顶尖歌手同台演唱后,也能无形中提升咖位,如果能多参加几次,并且舞台表现不输给那些老牌二线歌手的话,谁还会否认苏糖在音乐圈的地位?

“徐梦莹亲自带人,这是个不小的人情啊。”

唐粟笑呵呵的说道:“以后,她找我邀歌,我可跑不掉。”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徐梦莹是音乐圈顶尖的大咖,能跟她搞好关系,对两人以后在音乐圈的发展都有好处,可以走不少捷径。

……

过了几天。

苏糖、徐梦莹的新歌《情深深雨濛濛》正式上线。

上线当天,就不出意外的拿下了新歌榜第一,地位坚实不可动摇。

这让很多发新歌的歌手都感到绝望。

9月、10月过去了,好不容易等到徐梦莹、崔玉婷的新专辑落幕,然后赶忙发新歌,结果先是撞上张宁薇的《血腥爱情故事》,接着又被《情深深雨濛濛》空降打击,属实是有点惨。

“这天杀的唐粟。”

争榜的小歌手们气的想骂人。

《暗涌》、《血腥爱情故事》、《情深深雨濛濛》,连续三首歌全都是唐粟创作的,一点都不给他们留机会。

“为什么没有金牌音乐人或者一线歌手发布新歌啊?好歹也得打压一下这家伙的嚣张气焰。”

有歌手在小圈子里这样吐槽。

他们自己争不过唐粟,于是就希望有大佬空降,把唐粟给打下来。

同样是年轻人,那家伙还是他们的晚辈呢,凭什么这么秀?

然而——

唐粟击败的金牌音乐人还少吗?

一线歌手倒是没打败过,但谁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发歌呢?

徐梦莹的新专辑风头刚过去,两位一线歌手的专辑pk刚刚打完,整个音乐市场都有点疲倦,这个关键时期,哪怕是一线歌手发布新歌或者新专辑,也很难超过徐梦莹,注定要矮一头。

……

“微博上好多粉丝都问我什么时候发数字专辑呢。”

苏糖扬了扬手机,有点骄傲的说道。

“这有什么可骄傲的?”

唐粟瞥了她一眼,随口说道:“我还每次看到谁抖机灵,都问他啥时候出书呢……你别太当回事儿,这些粉丝也就是随便说说,你真要是发专辑,他们未必会支持。”

“你这就有点打击人了啊。”

苏糖有点不高兴了。

“你如果真想发专辑的话,我可以给你写歌。”

唐粟非常识趣儿的转移话题。

“不,暂时没这个想法。”

苏糖摇摇头,认真说道:“我现在的水平,还不足以发专辑呢,还是先沉淀一段时间再说吧……我想明年发专辑,明年六月底,你觉得怎么样?”

明天六月底……

“情歌专辑?纪念我们在一起的一周年吗?”

唐粟想了想,随口询问。

苏糖眼睛一亮:“居然被你猜到了,我们好有默契喔。”

“大概这就是心有灵犀吧。”

唐粟笑了笑。

倒不是他自作多情,而是源自于他对苏糖的了解。

小酥糖是个很在乎仪式感的女孩子,她非常喜欢一些看起来很特殊、很有意义的时间。

刚刚,如果她说‘明年夏天’或者‘六七月份’的话,唐粟可能还联想不到一周年,但她说的时间非常准确。

六月底。

这天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唐粟想到了他们在一起的那天。

“我觉得,六月初发布情歌专辑比较好,从六月的第一天到最后一天,这是我们一段关系的结束、一段关系的开始。”

唐粟看着对方的眼睛,轻声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

苏糖点头赞同:“那就六月初好了。”

半晌无话。

“那什么……”

苏糖迟疑了好久,小声询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合唱啊?情歌这种东西,如果全都是我一个人唱的话,总感觉缺了点什么,你觉得呢?”

“……”

唐粟一怔,思索片刻,轻轻点头:“你说的对,既然是情歌专辑,那肯定不可能全都是你一个人唱,肯定会有男女合唱的……要不然,我给你找个厉害的男歌手?”

“……”

苏糖沉默几秒,仿佛会说话的眼眸微微眯起……

下一秒,她一记飞踢,毫不留情。

“停停停,我还没说完呢。”

唐粟请求停战,连忙解释:“我明年想尝试一下唱歌,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咱们就可以一起唱歌了。”

“真的?”

苏糖眼睛一亮。

“当然……只是尝试一下。”

唐粟又补充道:“我工作挺忙的,不可能把太多的时间放在唱歌这件事上,就算有这个天赋,我也不会朝着歌手发展,最多就是给你当个搭档之类的。”

“那也行。”

苏糖点点头,倒是没觉得失望。

她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

小情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