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牧苏的大冒险(1 / 2)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2134 字 2天前

关于“死海”之名已不可考据。可以确认的是并非由玩家命名,很早之前就在流传。

比如炽神称号生存本能的描述:猎人往往死于猎物之口。渔民终将没于死海深渊。

无论死海或深渊,都绝非形容盎然生机之地,也正如阴冷海风吹拂的眼前:压抑云翳笼罩铅灰色死海。

怀揣四片鱼鳃药剂乘坐着未来得及取名字的新木筏,牧苏逐渐与飘向第三岛屿的樱华等人渐行渐远。

牧苏摘下船长帽,翻着帽花按在胸前向远去的三条木筏告别。

远去同伴逐渐与木筏重叠,牧苏抬起腰肢,重新戴上船长帽,坐回微风推拥着简陋风帆的木筏,向北飘去。

木筏孤寂飘荡在死寂海面上。如果是望海崖的木船,也许游荡海洋的存在不会染指。

可惜不是。

这种时候,牧苏觉得展示一下个人面板是很合乎情理的。

昵称:牧苏

称号:上古邪神的侄子

属性值:血量105;理智值110:身体素质101

所持货币:188先令、36颗牙齿

所持道具:富江斧、魔法海螺、晦暗月光、再来一次、以头抢地、两只替身娃娃、四份噩梦、盗火之影本体、我看到你了、防风油灯、门闩、船长帽、一张皮革。

拥有技能:近战(普通的)序列99;意志(常见的)序列99;航海(普通的)序列99;建造(常见的)序列99;跳跃(普通的)技能等级:序列99。

谁能想象顺手牵羊来的红布也是道具,而且不是红布,甚至不是布料。

一张皮革

道具

常见的

猩红浸透了这块皮革,足够久的时间让它变成一块红布,长时间浸泡也许能还原它原本颜色。

材质奇怪的皮革,即使鞣制也不该像布一样轻薄柔软。

“这种描述一看就是人皮。”

牧苏嘟囔着前倾,将“红布”挂在木筏边缘的枝杈浸泡,海水会为懒惰的人清洗污渍的。

关押望闻问切的海底族群距离遥远,足够牧苏躺在木筏上打盹——尽管湿漉漉的木筏很不舒服。

牧苏在衣服上蹭干手掌,嗦了嗦苦咸食指,皱着脸举起感受风向,确定海风在让木筏往正确方向航行,放心地将船长帽扣在脸上,枕着双臂躺下——

航向正北的木筏荡起尾迹,掺杂的一丝殷红随波浪融化……

牧苏尚未知晓自己正成为漩涡的中心——另一种中心。

比起继续向前的千夜等人,远航拯救望闻问切的牧苏更被关注——牧苏不是第四轮锦标赛选手,无法进入官方直播,也没开启个人直播。

于是许多玩家涌入望闻问切的直播间,等待牧苏是否能够来到望闻问切面前,甚至赌彩财阀无孔不入地参与进来开盘。

时间推移,除却驻守感恩岛的玩家,前往第三座岛屿的千夜等人已经靠近目的地。

而不可知的牧苏仍在不可知的海域进行着不可知的梦境。

幸运的是,航线没有偏移。麻烦的是,什么找上了牧苏。

血污冲洗殆尽的皮革苍白地挂在枝杈,木筏之下深邃、晦暗的海洋忽然浮现充满不详的阴影,迅速扩大——

宁静海面翻涌,海浪掀翻木筏,狰狞利齿咬向惊醒的轮廓。

咔嚓——

木筏两端卡住合拢的可怖利齿,抓着桅杆的牧苏因此幸免于难。

惊魂未定的牧苏悬在腥臭巨嘴,比这更糟的是,伟大的牧苏船长的船长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