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战劲(1 / 2)

刘知一冷冷地看着跑到他跟前的扇乐五人,问道:“追我做什么?”

“做什么?揍你啊,不然呢?追上来给你问个好?”扇乐走在最前面,将手指掰得“啪啪”响。

“你好!”刘知一淡淡地说道。

“好个锤子!”扇乐话里夹杂着骂娘,说道:“别给老子装蒜!老子就是来收拾你的!”

“那你们还等什么?”

申何求走上前来,开口道:“先礼后兵懂不懂?先问问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小冥帮?”

刘知一像是想了想,道:“哦!加入小冥帮,有什么好处?”

众人一愣,脸上都有些意外的样子。

“没什么好处!”扇乐恶狠狠地说道,“而且以后都得听我们的,不允许再和方梧桐说话;还有我们五个的检讨,也得由你来写!”

“啊!”刘知一右手握拳砸在左掌上,恍然大悟般说道,“加入小冥帮没什么好处,那你们可都是些大智慧啊!”

扇乐气得不轻,大声骂娘,就要动手,申何求拦了下来,看着刘知一说道:“换个地方吧,咱也别在这儿挡道。前面竹林里有个破宅子,没人住的,咱们到那里去解决。”

刘知一心知躲不过,便离了官道,往前面的竹林走去。

到破宅子前的一块空地上,远远看到了五匹马栓在远处,看来刚才那伙少年在附近。

突然,扇乐朝着走在前面的刘知一踹了过去,刘知一似乎早有预判,一步跨出,躲开了这一脚。

扇乐偷袭没成,正懊恼,又听刘知一说道:“等等!既然你想揍我,不如咱们单挑,输了,我任你们打。赢了,我就走,其他人也别拦我!”

扇乐一脸不屑,笑道:“那,来啊!”

刘知一稍稍后退一步,也道:“来啊!”

申何求等人对扇乐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因此往后退开了一些。

扇乐脸上笑容一收,往前一步跨出,紧跟着右脚一个侧踢,踢向刘知一的头部,使得是一招“不偏不倚”,脚上环绕着的那一圈圈水色波纹,在空气中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一踢,是第三层义武腿该有的声势。

脚上附着的内劲,不容小觑。

看到扇乐丝毫没有试探的意思,一出手就是狠招,刘知一选择了避其锋芒,施展起越武步,右脚一蹬,飞速往左后方撤去,堪堪避开了这一脚。

扇乐一击不中,转过身来又使出一招“义薄云天”,一个鞭腿扫向刘知一的面门。

刘知一再次一个横跨,轻松躲了过去。

腿法照着上半身攻击,杀伤力虽然大,但其实也更好应对。

扇乐骂娘道:“你再躲!”一边骂,一边连续三个蹬腿,分别蹬向刘知一的腹部、膝盖和腿部,似乎是牺牲了一些力道,一脚比一脚的速度更快。

看得出来扇乐也收起了几分轻视,但刘知一还是依靠着越武步,全部闪了开去!

扇乐涨红了脸,停下来指着刘知一的鼻子骂道:“你再躲,就别怪我们一起上了!”

刘知一轻轻地调匀呼吸,道:“啊?你追不上啊?行,我让让你!”

这句话让扇乐气得不行,他也想不明白,自己的越武步好歹也修炼到了第二层,怎么就没这小子灵活呢?

或许真如夫子们说的,对一门武学的要义掌握得越好,造诣就必然会更高,如果只从技巧的角度来看,刘知一的国武八学的层次,确实是碾压自己的。

想到这里,扇乐缓缓走向刘知一,指着刘知一说道:“我一直都觉得,你不算个男人,要么就是不还手,要么就是靠别人帮,要么就是躲,你这样的缩头……”

话没说完,扇乐却突然一记撩阴腿,照着刘知一的裆部狠狠踢去。

这一脚上附着的内力,比前面那几脚还要多了几分。

看得出来,扇乐是恼羞成怒了。

幸而,刘知一早有防备,扇乐素有“断子绝孙剑”的美名,哪怕是在学府武课的切磋里,扇乐的“忠武剑”都是以“贱”闻名的。

刘知一往后一退,重心下沉,左掌压向扇乐的脚踝,右手使出了一记直拳,乃是勇武拳之中的“大勇若怯”。

手脚相撞,刘知一只觉得自己的左掌像是被一条钢鞭扫中,钻心的疼痛传来,但也算是勉强接下了这一脚。而右拳则打中了扇乐的胸口,将其击退了几步。

扇乐站定,忍不住惊呼:“怎么可能!”

修武者踏入武道第一境过后,一般来说,任何招式都会附带上一定的内劲,不仅可以大幅提高招式的强度,也能利用内劲去对招式做更多细致的处理。

但内劲汹涌澎湃的一记“冥绝脚”,却被没使用内力的刘知一徒手接住。

刘知一的肉身,得强悍到什么地步呢?

将这一幕看到眼里的“小冥帮”四人,也无法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