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幸存者女人(1 / 2)

豪华大厅。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一只弱鸡干掉了监狱的死刑犯?”

“哦,我敬爱的诸神啊,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一个显然是凑人数的家伙,居然杀了那个魁梧的囚犯,这场游戏到底怎么了?”

“假赛,这一定是假赛,那个家伙绝对在扮猪吃老虎!”

“这弱鸡到底是谁的人,站出来让我看看!”

“前面不都说了吗,那弱鸡就是拿来凑人数的,觉醒仪式需要1000人,那少年很显然是抓过来的弃子!”

“这……”

因为陆元干掉了代号455的死刑犯,在这群贵族之间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

毕竟在他们原本的预料中,这很显然是一场强弱不等,实力悬殊的较量。

结果没想到,结果居然是看起来弱势一方的陆元赢了。

所幸贵族们虽意外,但他们并没有押注钱财,这也不是赌局。

大厅内,不仅是四周的贵族炸锅了,连中心的主事人一伙,也都被陆元与死刑犯455的战斗吸引了。

“好机灵的少年,明明身体属性弱于对方,最后活下来的却是他!”

主事人看着屏幕中,正瘫坐在地上的陆元,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你们几个,从刚才的战斗中看出了什么吗?”

他决定要考一考身边的小辈们,遂而指着陆元,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哼,两个底层人的战斗,有什么好看的!”

一个贵族少爷冷哼了哼,满脸不屑。

不止是他,身边的其他少年少女,也都面露无趣,好似对陆元和死刑犯的战斗缺乏兴趣。

他们的态度让主事人微微一愣。

这不是他想要的效果,他还想着这几个家族的未来栋梁能够用心分析一波,自己再补充一下,提点意见呢。

合着你们都没看啊,这叫我怎么装逼?

“叔叔,我觉得这个少年很有胆量,同时足够冷静,能够在那么有限的时间内作出最优解,他一定是个胆大心细之人!”

这才对嘛!

主事人压抑着心中的一丝窃喜,看向了回答问题的侄女。

“黛芙妮,那你和我说说,他有多细……嗯,是刚才战斗中的细节方面。”

名叫黛芙妮的贵族少女,穿着红色的丝质长裙,留着栗色卷发,面带微笑,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鲜嫩玫瑰。

“好吧,既然叔叔都这么要求了……”

见亲爱的叔叔询问,她端起装满美酒的高脚杯,轻抿一口后点了点头。

“首先,那少年和死刑犯的体质悬殊,无论是力量还是体质属性,二人都有绝对的差距,所以一旦陷入近身战,死刑犯将拥有绝对的优势!”

“换做是我的话,一定会利用死刑犯双脚被锁链缠住,身体敏捷性不高的弱点,用速度与对方周旋。”

少女眉头轻微皱了皱,好像在思考这个方案的可能性。

“我应该会绕着对方转上几百圈,同时故意凑近一些,吸引死刑犯的攻击,以此来消耗他的体力。但这么做的话,必须要时刻保持冷静,因为自己一旦被击中哪怕一下,那么游戏就结束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少年偏偏没有这么做,他舍弃了自己的优势,甚至于他还利用了对方!”

“哦,再说说,我对你的回答很有兴趣!”

主事人来了兴致,侄女的回答让他都有了一丝好奇。

同时他在心中暗道,这少年居然能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还能想到这么多?

对方一看就是凑数用的,能有这种脑子?

“好的,叔叔!”

黛芙妮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表现的机会,但还是故作矜持般露出微笑。

毕竟眼前的叔叔可是家族的觉醒者,家族内的真正嫡系,自己在对方面前要好好表现,但也不能太过。

“首先,那个少年没有在一开始选择逃跑,说明他已经有了战胜对手的把握。其次,他在第一轮交锋中,看上去是依靠身体下蹲避开了死刑犯的第一拳,然后利用爆发力反击。其实他的目的是借助躲避的动作掩护,让自己获得地上的武器,也就是那颗砸中对方眼睛的石头。”

少女说到这里,深吸了一口气,最后道:“接下来是最关键的一步,他在被死刑犯抓住的时候表现得临危不乱,还故意用话语分散对方的注意力,其实这么做都是为了降低死刑犯的注意力!”

“那个少年,显然是故意被死刑犯抓住,以此拉近二人之间的距离。而且死刑犯抓住他,就丧失了一条手臂的自由,反而失去了自己的优势。”

“叔叔你也看到了,那少年丢出石头的速度非常快,既快,又准又稳。显然他在出手的瞬间,依旧保持着冷静。而石头也如他所设想的那般,最后废掉了死刑犯的一只眼睛!”

“在强烈的痛楚下,死刑犯失去了继续战斗的能力,而少年最后不忘补刀,第二击直接毙命,结束了战斗!”

说完之后,少女终于平复了情绪,同时露出一副“我的回答就是这样,请老师点评一下”的虚心请教态度。

“嗯,分析的不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主事人脸上没有丝毫变化,好似早有预料般的回应了一句。

但其实他心中,对少年的表现也感到惊愕。

这小子居然在一场遭遇战中想到了这么多,倒是一个人才啊。

如果拉拢进家族,说不定就是一个好使唤的机灵手下。

不过,这显然已经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