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挖人了(1 / 1)

霍英被自家老爸狠狠收拾了一顿,确实老实了一会儿,就按捺不住的给宋菲菲打了视频电话。

宋菲菲那边正是凌晨,少女素来有早起锻炼的习惯,自然而然就接起了霍英的电话。

她还是一副青春靓丽的俏丽模样,扎着高马尾,穿一身米白色运动服,眼睛弯成月牙状:“恭喜你啊霍英,冰龙队终于拿到冠军了。”

霍英笑的见牙不见眼,忙不迭的点头,道:“你看我们比赛直播了吗?我那会儿帅不帅?”

“臭美!你有什么帅的?龙龙最帅!归海也帅!”宋菲菲故意笑道,“我看比赛时都没注意到你。”

“胡说,你肯定看见我了!毕竟我这么帅这么抢眼!你这还不承认!”霍英不满的嘟囔,继而又道,“我都多久没见你了,你也不知道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打你还故意气我,哼,我还特意给你做了冠军杯模型,你到底想不想要了?”

宋菲菲就笑,说:“才几天没见面好吧,再说了,你一天能给我打十几次视频电话,咱俩见没见区别不大好吧?”

霍英哼了哼,道:“反正你就没良心,我都得了冠军了,你也不说给我庆祝一下,还说没看见我,你就坏!”

这小语气逗的宋菲菲忍不住笑,戳着屏幕骂他:“你正经点,一天天的跟谁学的这小媳妇口气,看把你委屈的,干什么啊,还想要奖励啊?!”

“要啊要啊,你就是不给我买个宇宙飞船,你给我送朵狗尾巴花也成啊,”霍英打蛇随棍上的继续贫道,“你看人家现场的小姑娘们,举办方刚宣布了我们是冠军,那给我们送花的小姑娘们就乌泱乌泱的,你再看看你,你还是我们后援队领队呢,一点也不上心。”

“前领队!”

“就算前领队,也不能半点表示都没有吧?”霍英振振有词的说完,话锋又一转,道,“你要不表示也行,那起码得把最早知情权让给我!”

“什么?”

霍英在床上翻滚一圈,甜滋滋的笑着给她科普:“就最早知情权啊,就你回来后,得第一个告诉我,我必须是第一个见到你的,你,你明白吗?”

这话里的含义有些含蓄,但早有朦胧感觉的宋菲菲仿佛听懂了他的话外之意,有些羞涩又有些高兴的笑弯了眼睛,继而点头道:“行啊,等过年我回去第一个就通知你,到时候你来机场接我啊。”

“嗯嗯,为女王大人服务,不胜荣幸!”

宋菲菲笑骂道:“瞎贫嘴!”

顿了顿,面上露出些许担忧,道:“王教练那边……最近怎么样啊?”

乍然听见这一句问话,霍英都有些没反应过来,想了想才领会到这句话的意思,忙道:“什么怎么样?老王不是好好的吗?”

宋菲菲无奈道:“你们还真是忘性大啊?王教练为了你们把自己老婆都接到北京看病了,整天学校医院来回跑,你现在冠军拿了就不管了?”

霍英一听这个顿时愣住了。

“哎呦我去!你不说我还真差点忘了!老王可是真辛苦啊,得了,我现在就去医院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说完,他直接穿上鞋就走了。

……

晚上七点,市人民医院门口。

霍英急火火的下了出租车,刚要往里走,就瞅见医院前面的公交站台上下来一个人,正是李归海。

李归海背着单肩包,一脸的行色匆匆,被霍英拦住还呆了一瞬,问:“你,你怎么在这儿?”

霍英也诧异道:“你怎么回事儿?怎么也来了?”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点什么,异口同声道:“你也来看王教练?”

继而同时点点头,霍英道:“别站在这儿说了,咱赶紧进去看看什么情况……”

李归海将他从林雨瞳那里得到消息的事说了一遍,继而抿了抿嘴唇,有些愧疚又有些感动的道:“明明教练自己也一身麻烦,可他却还是在那个时候帮我……我这一辈子都欠教练这份人情。”

霍英一边跟李归海一起大步朝王翼妻子的病房走,一边道:“老王他不图你这个,归海儿,你听我的,别瞎想,好好打球,那才是真的报答他,不辜负他,不辜负你自己,这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说到这儿,他呸呸吐了两声,咕哝道,“都怪你,说这些怎么跟立FLAG一样,我们老王福大命大的,你别老勾着我说这些不吉利的!”

李归海被埋怨的无言以对,只好门头继续往前,刚拐过楼梯,就见王翼正背对着两人跟一个男人说话。

“……说实话,您能把阳光中学这样的不入流少年冰球队带到冠军的位置,所有人对很看好您的训练技巧和效果!我相信,我不是第一个找您的猎头,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可我敢保证,我们学校给您的条件绝对是最优越的!”

这是英才中学的一名领导,以前在冰球比赛场上打过两次照面,叫许锦泽,是个看起来十分斯文的读书人。

见王翼仍是在一旁冷淡的站着,许锦泽不由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继续道:“贵夫人现在一直在医院调理,费用恐怕不低,之后也需要各种条理,我找医生打听了,这笔钱不是小数目,而我们了解了王先生家的实际情况,校长特意做出指示,只要王先生愿意到我们学校担任冰球教练,我们学校愿意让王先生预领薪资,并给王先生最大的便利。”

王翼似乎终于来了点兴趣,他追问道:“比如?”

许锦泽道:“比如最好的医疗条件,比如给您夫人更加优越的住院条件,单人病房和专业看护。”

王翼沉默了下,道:“这条件并不优越。”

“对您来说,这条件确实算不上顶级,”许锦泽说,“但我们学校给您的薪资却绝对的远超您在阳光中学的薪资。”

他伸出指头比划了下,满脸都是对己方条件的自信。

王翼也看清了他比划的薪资,确实要比阳光中学给的薪资多一倍。

有点心动。

他想了想,问道:“你们是挖了我一个人,还是所有比赛中表现优异团队的教练你们都挖了?”

许锦泽自信的表情一僵,继而温和的笑了下,道:“我们学校虽然求贤若渴,但我们校长也不是没眼光不挑人,所以自然只是想邀请您来我们学校做教练。”

王翼也回应似的笑了下,正要说话,就听身后传来霍英的声音:“王教练!”

王翼回头去看,正见霍英与李归海搭伴而来,不片刻就站在了他面前。

霍英道:“我听说师母还在医院,我跟归海儿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李归海也道:“对啊,王教练,师母她还好吗?听说是急性肠胃炎,现在怎么样了?严不严重啊?”

王翼笑道:“没什么,小毛病,已经差不多了,过两天就能出院,就是医生说她身体还有些虚,最好再住院观察一阵,顺便调理调理。”

“那我们就放心啦,”霍英松了一口气,继续瞎扯淡道,“那会儿归海儿非要来看看,我早跟他说师母吉人天相不会有啥大碍的,他非不听,我这才跟着他跑一趟。”

王翼伸手就敲了他一下,道:“那可真是难为你了啊!”

“不难为不难为,我就喜欢给王教练您跑腿,嘿嘿,您这会有什么吩咐没?吃饭了没?要不我和归海去给您和师母买点吃的?”

王翼似笑非笑斜睨了他一眼,道:“不用。”

见他还要张口,就不轻不重的道:“你师母在里面,你俩去陪她说说话。”

那个西装革履的猎头还在旁边虎视眈眈,霍英哪里肯偃旗息鼓,当即还要拉着王翼继续闲扯,却被李归海悄悄拉了一下,再见着王翼略微严肃的脸,这才悻悻然闭了嘴。

李归海沉静道:“那我们先去陪师母说话,王教练你们先聊。”

说着就拉着霍英一起进了病房。

病房门悄然关上,王翼这才朝着许锦泽道:“不好意思……我们继续来说。”

许锦泽宽和的笑了下,道:“没什么,我要说的其实也都说完了,目前跟您说的也都是我学校能开出的基础条件,如果您能来我们学校,条件还可以再谈。”

医院病房的门并不隔音,霍英等人的声音隐隐从里面传出。

许锦泽道:“学生就像麦苗,收了一茬还有一茬,可生活不是,您需要生活,准确来说,您需要钱来让您和妻子在北京生活的更好。”

顿了顿,他真诚的看着王翼:“我们都不是圣人,有些莫须有的东西并不是那么重要,该放弃的还是要放弃的,您说呢?”

王翼点头道:“您说的对。”

“那您的答复是?”

王翼沉吟了下,道:“这毕竟是个大事,不如给我几天时间考虑一下,怎么样?”

许锦泽道:“那您需要几天?”

“两天吧,”王翼说,“两天后我给你们答复。”

虽然没有得到王翼肯定的答复,但没有被当面拒绝,许锦泽已经十分心满意足,当即含笑说等王翼消息,就离开了医院。

王翼站在医院走廊上,心头思绪翻涌,感觉这个抉择十分难下。

许锦泽说的对,谁都不是圣人,谁都需要生活,那他们所能提供的两倍薪资就无比诱人了。

这一刻,他想着在病房里的妻子,想着生活的压力,不可抵挡的……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