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侠汇关中(52)(1 / 2)

寒剑江湖 涵婕 2114 字 13天前

众人都知飞虹先生曾与青冥派掌门交往,他这么一说,众人对闫胜的疑惑一扫而空。站在一边的董三桥最先诬陷闫胜为巫丹内奸,这时不免脸红低下头来。

可是没有人真正知道,闫胜这时内心是如何激动。

他回想数月前,青冥派如何被巫丹三十多人屠戮;而现在自己与李侗这等巫丹弟子对阵,却能相持到这种程度,实在意外得不敢相信。

“我师叔曾经跟我说过……”邢猎似感应到闫胜的不安,向他说:“‘世上所有人都不外两手两腿,都是这般打斗;可是人有了信心,等于多出第三只手。’”

闫胜听了不禁点头:“你这师叔真有趣……很想拜会他呢。”

“死掉了啦。”邢猎轻描淡写地说。他瞧瞧对面的习小岩,又冷笑着说:“那死老家伙倒说得轻松。什么‘都不外两手两腿’,他倒没想过,世上有人长了这么一条怪手呢。”

“邢大哥,我来帮你。”佟晶这时说着,已将一根白布条绑在邢猎额头,权且阻止流血,那白布一绑上去就已染红了。原来她见邢猎挂了彩,顺手用剑就将腰间那件巫丹掌门袍下摆割下一条来,给邢猎包扎。

“谢谢。”邢猎笑说,眼睛不离三个巫丹强敌,但没有半点紧张。

习小岩三人并没有趁邢猎包扎时乘机进攻虽然他们没有一个不是恨得马上在这“巫丹猎人”身上刺几个窟窿,但这股怒气,也不能淹没巫丹派武者的荣誉感。

佟晶很小心地将布条结得稳实要是打到半途掉下来,遮掩了邢大哥的视线,那可大大糟糕。她没能助战,至少也要在这儿尽点力。

此时楼下群众突然打破沉默,一片哄动。却非为了屋顶上的七人。

有人从“盈花馆”的大门出现。

只见巫丹弟子符元霸和唐谅,各自都将兵刃背着,两人四手抬着一把椅子,从大门走出来。

椅上,自然坐着一个人。

能得这两个霸气冲天的好手,如此恭敬抬出来的,世上还有谁?

姚连洲。

他乌亮的长发披散着,高坐于那摇晃的椅子上。一双细长的眼睛,透过面前发丝,睥睨门外众敌。

虽有头发半掩着,也可见他脸颊的灰色已然褪去了大半;双掌按住平放膝上的“单背剑”,十指亦再无颤抖,可知服了解药不久,已见功效。

紧随在椅子后的是殷小妍。比之先前背着书荞出来的时候,她此刻神情镇定得多,全因有了姚连洲和巫丹众弟子在旁。

最后出现的自然是范宗,身上的伤患都临时敷上了巫丹派的金创救急药,又得殷小妍包扎好,比之前又恢复了些元气。他那暗器高手独有的锐利眼神,在最后头向各方扫视,手里扣住瓷片和飞钉,防止有人乘机向仍然虚弱的掌门施袭。

街上众人里,有许多人还没有见过姚连洲的真面目,这时不禁都引颈注视这个自称“强中再无强中手”的巫丹掌门;待看见他身材普通,脸容俊秀,年纪又似颇轻,实在很是惊奇。

他们无从联想:这人就是近年把整个武林都颠翻,先灭青冥,后降峨嵋,再毁华山的凶星;也难以想象如习小岩、符元霸这等狠角色,都臣服在这个人的指挥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