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一章 美得异乎寻常(1 / 2)

沈梅棠 付艺琳 4192 字 9天前

室内几人正说着话,锦青姑姑引领着宫人侍者十几人入得室内,前来为棠主娘娘量体定衣,沈梅娇等人大喜,激动异常。

稍刻,见姑姑与宫人等量尺罢,与棠主娘娘礼过躬身欲退之时,沈梅娇、沈梅霞等人上前与姑姑问道,我等可有量身定做衣裳啊?

一位姑姑欲其等且回住处等候,自会有宫人前去量制。沈梅娇、沈梅霞等人喜出望外,随着姑姑的身后,出得门来,自行回去等候。

灰兰跟玳瑁是喜滋滋地忙碌着,门口处站立着的四个小宫女也是七嘴八舌地小声音议论开了:太子妃衣裳的颜色,面料的讲究以及金银线用量的多少才合适。册立太子妃在哪一天,将会有多么的庄重跟热闹,皇族人等皆得全到等等。

正说着话,忽又见一行尚衣监的宫人入得门来,送来衣、绸、缎、巾、裘皮、饰品等物,为首的副总管太监,面上堆满了笑,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上前恭喜贺喜棠主娘娘。

虽然,匆忙间没有什么准备,但是,棠主娘娘出手大方,皆有赏赐。副总管太监与宫人等笑着而来,高高兴兴而归。

太子乐得哈哈大笑,满面红光的从外面而来,看得出,他是由心而外的高兴。

二话不说,当着众人的面儿,太子突然抱起棠主娘娘在地当间转着大圈,任凭棠主娘娘红着脸喊着:快放我下来,放下来!他就是哈哈的大笑,就是不放下!

众人等自是看出太子由心而外的喜悦,对他有些唐突的举动有些个吃惊,面面相觑的看着,或多或少的又憋不住的想笑!

“我的妃,我的妻。”太子认真道,“我要亲自张罗去,让万民都知道沈梅棠是我的妻。”

“哦,这件事情不劳太子殿下劳心,由专门办此事的总管负责。”锦青姑姑插言道。

很显然,手中忙碌着事务从外而入,锦青姑姑只听到了半截话:“太子殿下完全不必劳神。”

‘噗嗤’室内人都笑了起来,锦青姑姑好像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儿,忙又激灵的改口道:“当然,太子殿下若亲自张罗此事,那是再好不过了。”

“呵呵....”太子一笑,转身拉着棠主娘娘的手,坐在桌前,笑道:“我都不敢相像,当你穿上华服,打扮起来,那是会有多么的优美动人!”

“太子过奖了。”棠主娘娘道。她微微红了脸。

灰兰喜滋滋地端上香茶,太子饮了一碗道:“好茶,饮一碗顿觉神清气爽。”

“咯咯咯......”众人皆笑,喜庆欢颜。

少刻,太子又饮了一碗茶,以手帕擦了擦洒落在手指的茶水,对棠主娘娘道:“宫里可有了忙的,我忙完手头上的事,去各处看看,稍晚些就回来陪你用晚膳。”

话不待说完,太子起身而出,众人恭送。

午时,阳光明媚,沈梅棠走出室外。

随处可见宫人侍者们忙碌着的身影,各处皆张灯结彩装扮一新,喜气洋洋。

正站在一处小园前,看着宫人们将五颜六色有花球装点在树枝上,可爱又好看,忽见温婉从一处走来,灰兰玳瑁的心一沉。

一块云将阳光遮挡,有风把刚刚挂在树枝上的花团吹落,恰刮至温婉的脚下。

她好像是来不及收住脚步,一脚踩在花团之上,急忙又拾起了花团,用力的想恢复原状......,动作有些夸张,不一时,一个宫人跑过去,接过来花团,低着头慢慢的走回。

“看见了棠主娘娘,急着走过来,那花团自行跑到脚下碍事,无意间碰到脚尖上,软得竟然无法恢复原形,宫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呵呵!”温婉说道。

灰兰跟玳瑁心里燃烧着怒火,瞪眼睛看着温婉,明显的就是故意,当谁看不出来吗?

“哦,婉主,也是出来转转。”沈梅棠道,“粗略的估计,一个花团至少要用几十朵、百朵的花制作而成,费力程度不次于婉主绣花。”

“早起有宫人前来量衣,听闻第一个到的是棠主娘娘这里,恭喜贺喜棠主娘娘。”温婉打岔道。

“同喜。”沈梅棠道。

仰头看着天空,那一片大块的灰云将阳光遮挡,感觉有些个凉,遂接着说道:“昨个儿落雪时出来转,着凉了,头有些晕晕的。这会儿,不易在外面停留时间过长,这就回去了。”

温婉自是觉出棠主娘娘不想搭理她,躬身礼了一下看着棠主娘娘的身影走向别处。近来无论她到何处,众多的人等全都躲着她,就跟见了瘟神一般无二,让她尴尬不已。

身后寥寥跟着的几个佳丽屈指可数,在也不是初入宫中之时,前呼后拥之景,这让她感觉到了被孤立,心里也不得劲儿。站在原地思量了一会儿,调头奔着方嫣红住处而去。

......

喜滋滋忙碌着的日子过得飞快,用过晚膳罢,锦青姑姑跟灰兰还有玳瑁说着明日里册立太子妃需要注意的细节之事,还有一件重事就是贵妃的生辰,二件大事放在一起,半点儿也马虎不得。

接连有宫中人等与佳丽前来棠主娘娘这里恭贺,不言而喻,从定制衣裳的等级上就能看出谁为太子妃。

海棠阁从秋日棠主娘娘入住之时的门可罗雀,至初冬的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送走一波又一波的人等,灰兰跟玳瑁的笑僵在脸上,高兴就得笑。

这会儿,灰兰跟玳瑁为棠主娘娘试着新衣华服,虽然累了一天,腰都直不起来,但看着身着华服,光人的太子妃娘娘,两人是非常的得意,得意得脸都红了,心里是甜滋滋的。

想着万人瞩目,太子妃娘娘倾世的容颜,册立罢,太子妃娘娘将是准皇后,这皇城的女主人,灰兰跟玳瑁小心翼翼的伺候着,是乐不可支。

“真太好看了,二小姐,”玳瑁发着愣的看着沈梅棠,嘴里说着,眼睛中因激动而闪烁着泪花,“二小姐倾世的容颜在加上这套华服,真是美得不可方物,美绝了,不知道,会看傻多少人啊?”

“莫胡言,玳瑁,”沈梅棠对着镜子道,“快帮我看看,腰间的束带可系得好?还有衣后领处可弄好了,莫露出里边的衣裳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