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4:生死十二倍力量!(1 / 2)

原来,谢眺就是泥菩萨批语中所言的南方不该存世之人。

原来批语指示,便是谢眺将可能在此时出手援助雄霸影响战局,他若是在此之前遭遇魔师庞斑,必然能想通这一点,自然也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干掉对方,提前将威胁扼杀在萌芽当中。

然而此时才遭遇到对方,此时才想到这些,已然是迟了。

伴随魔师庞斑双眼中迸发的那股蕴含元神魔种力量的精神异力骤然袭来,江大力只觉体内的魔性与魔气都在这一刻如火上浇油般被燃爆,登时双眼中紫芒急剧扩散,代表理智与冷静的黑收缩成针尖大小,面目狰狞狂态毕露。

嗡嗡嗡!

就在这一刹,大力火麟刀于3级通灵状态下感应到威胁,自行护主,刀柄之上的破境珠嗡鸣旋转,释放出妖异黄芒将魔师庞斑袭来的元神力量登时吞噬消解了部分。

而在这同时,江大力脖颈上悬挂的慧恩禅珠亦是释放出一圈佛光禅意,精心凝神,助其死守得脑海最后一分清明。

破境珠内,天僧的元神力量在察觉到谢眺的元神气息之刻,及时掠出,“阿弥陀佛!未曾想江施主这么快就遭遇了谢眺这个魔头。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希望贫僧的牺牲,能为江施主你争取到机会,须知......人无善恶,善恶存乎尔心。”

一抹明黄光华,在江大力应允之下骤然飞出破境珠内。

隐约之间,可见那明黄光华当中,一位须眉俱白,一派高僧之相的天僧一闪而去,双手合什,挡在魔师庞斑与江大力双眼之前。

“天僧!”

魔师庞斑双目深处那抹邪意元神剧烈波动起来,所释放出的精神异力,登时在天僧元神力量的吸引下完全集中过去,释放出嘈杂而憎恶的诸多讯息,似是谢眺这邪帝的元神在遭遇了天僧这位生平宿敌后,也立时不平静起来。

“谢眺!你吞噬了地尼,亦等于吞噬了贫僧的一切爱欲情仇,你与贫僧之间,终究有个因果了断。”

天僧元神骤然爆出璀璨光华,宛如一朵烟花盛放直奔魔师庞斑而去,发出了这分神生命中最后一声悠久深远,宛如充满禅意的铜钟之声般的大喝,浩瀚宏大,发人深省。

“咄!!”

一股神行机圆的禅意,豁地扩张开来,瞬间笼罩庞斑。

“本师非是邪帝,不沾和尚你之因果!”

庞斑冷哼一声,果断压制谢眺元神,面庞冷酷,内力透足传导在地,雄伟身躯登时掠出,一拳如旋转流星般击出。

有天僧元神这一瞬间的干扰,江大力顿时抓住了一霎机会借助慧恩禅珠的力量稳固心境,迅速稳定魔性。

但他心神不过刚刚稳定,就已察觉到强烈危机,眼侧亮起一片刺眼的光芒,雄霸身形宛如鬼魅般杀到,一股可怕的神力波动,骤然自其手掌迅速延伸出尖刺的神石手套上爆发。

无匹凛冽的冰寒气息瞬间铺天盖地覆盖而来,像尖刀,又像棍棒,道道冰花雪纹,宛如一块用银丝刺绣成的碎花布。

千钧一发之际,江大力在魔的感官下迅速做出最优判断,艰难的侧过脑袋,硕大的尖刺拳头登时擦过额头,恐怖的力量将他堪比3品神兵的皮肤都撕裂开沟壑,瞬间脑袋包括上半身冻结了一层冰霜。

他只来得及迅速夹刀将双掌交合一起,一股刺目的金光气墙自十指指缝间爆出。

战神图录固若金汤!

兵不刃血锁关!

嘭!!!

雄霸另一拳已像是一把巨大的冰锤,狠击中他体外刚刚浮现的金色气墙,大量强沛气劲凝聚的冰溜子像水晶短剑似的伴随神石而延伸。

金色气墙瞬间被突刺得向内凹陷。

一股强猛得可怕的压迫力顿时爆发,江大力呼吸皆窒,感觉两只手臂像是突然有两座山吊住,蛮横拉扯,合十的双手亦被这股强猛的力量强行震开了一道缝隙,金色气墙顿时爆开。

铛地一声,固若金汤首次在战斗中防御失败,江大力双脚迅速蹬地,在防御失败的刹那借力后撤,避开神石穿心的下场,向后冲击过去。

轰隆隆

背后的建筑墙壁被他冲撞得爆炸摧毁。

破碎的巨大土块,在狂风中翻滚,碰撞。

在这种恐怖的交手当中,哪怕修建得再好的建筑,都已跟豆腐没什么区别。

嗖!!

他脚掌才刚落地,雄霸便已是施展风神腿如一道模糊的幻影,逆着空气形成的激波,迅疾冲来,双掌间强猛的元气激荡,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因为此时此刻,非但江大力自己知道,便是雄霸也非常清楚,他的元气已是见底。

吸功大法对天地之力的吸收再怎么强,在被雄霸这个天命眷顾之人对天地之力进行压制后,所能吸收的天地之力也非常有限。

再加之江大力本身的元气恢复速度与元气雄浑程度完全不及雄霸,战斗到此时此刻,几乎已是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