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头疼的皇帝(2 / 2)

国公凶猛 浪子边城 3123 字 1个月前

乾文帝这才刚刚和严福说了自己的处理意见,大殿之外,便有小太监前来禀报,说是金甲卫百夫长方理求见。

按说一名百夫长是没有资格来面见皇帝的,但事出有因,方理也顾不得这许多了。总好过别人来汇报这件事情,把罪过都推在自已的身上要强吧。

“宣。”乾文帝刚刚从严福的口中得知方理就是押着忠成侯去天牢的百夫长,现听到对方觐见,自然是要见上一见的。甚至乾文帝还猜到,怕是现在的忠成侯已然死了。毕竟以武勇侯那些人做事的特点,怕是根本不会给对手以翻盘的机会。

想到忠成侯就这样死了,乾文帝心中也生出了一丝的悲哀之意。毕竟在他夺取皇位的过程之中,沈家兄弟还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尤其是沈云义的兄长前任忠国公沈云天,更是为了保护他直接战死沙场。

小太监退下,很快已经去了兵刃,去了金甲的方理便来到养心殿中。一见到乾文帝正高高在上的座着,距离尚还有二十步左右,这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口称,“百夫长方理见过陛下,小的有罪呀。”

以一名百夫长的身份,在皇帝的面前自然是没有称臣的资格,只能以小的来代表,这便一声小的有罪喊了出来。

方理的表现,并没有出乎乾文帝的意料。他以为这是武勇侯等人已经得手了,这便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阴着脸说道:“怎么回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忠成侯...忠成侯被人给救走了呀。”方理还是头也不敢抬,俯下身子,突然间哀痛般的说着。

原本方理还想过要怎么样的措词,来减少自己的罪责。可是一想到皇帝明察秋毫,倘若是自已要玩什么心计的话,又岂能是对手。遂决定实话实说,反正事出突然,换成谁怕是做这件事情也不会弄出什么好结果来。

方理低着头,把自已押送忠成侯前往刑部大牢过程中,先是遇到忠成侯亲兵救人,接着蛮人公主出现将人带走之事全数详实的讲了一遍。

“什么?”突然间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像那般的发展着,忠成侯不仅没有死,且蛮人公主也参与了进来,乾文帝这便惊得起了身,这一刻脸上生气的表情再不似作伪了。

事情的确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原本以为这一会忠成侯应该被一些人给杀掉了,那样一来的话,一个死人谁还会替其说话,死则死矣,即便是沈傲知晓了,也将无可奈何。

反之,想要替自己的叔父报仇,还只能信赖于自已的帮助。这对于皇帝更好的掌控这位少年将会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哪里又想到,半路杀出一个蛮人公主来,事情瞬间就变得复杂了许多。

蛮人好战,不事生产,似乎天生只知道去抢夺别人的劳动果实,还以此为荣。这样的一个国家也好、民族也罢,是具有一定威胁力的。毕竟谁贪上这样只知道打抢,而从不讲道理的对手都会有些头疼。

如果是以前,头疼也就头疼了。反正双方距离遥远,最多蛮人也就是威胁一下大乾的边境,由边军去应付便是。可是现在,大乾正要走在高速发展的车道上,还刚刚与蛮人通了商,眼看着可以借机补足大乾无马的一个劣势。而一旦有了足够的战马,就可以训练出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如此在面对那些心怀异心的藩王来,就更多了一些的胜算。

这样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和蛮人去交恶的。

国策是如此,便是乾文帝也不会轻易的去改变。那事情要怎么去办?

任由忠成侯逍遥在外吗?

那以忠成侯的聪慧,如何会看不出,今晚的事情,纵然他这个做皇帝的没有参与也是默许了的。那他会不会因此而恨自已?

重要的是,忠成侯可以影响到沈傲何种程度,会为会因为此人恨了自已,连带着沈傲也会恨自己呢?

当真如此,沈傲如果撂了挑子的话,谁能与蛮人通商,谁能从蛮地进来更多的战马?谁又能让大乾的经济更加昌隆,走向富国强兵之路呢?

一想及此,乾文帝就感觉到十分的头疼。在过一会,就忍不住开始骂着武勇侯等人的无用,竟然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弄得事情演变成如此的复杂。

“回去领二十军棍,退下去吧。”乾文帝扬了扬手,斥退了方理。这样的小人物自然不会放在他的眼中,若非是这一次方理带领之下,并没有让金甲卫与蛮人发生太大冲突的话,怕是还不会如此轻饶了他。当然,这也是蛮人公主做事情有分寸,没有下死手,不然的话,怕是乾文帝宁可抱着得罪蛮人,也要找俄雅丹讨一个公道和说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