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出北冥 > 第九百八十八章 困龙将出,天下何为
    袁雪距离秋水剑仅有数米距离。

    就算她不使用魂御剑术,只要走上两步,依然能够将秋水剑握住,如今超脱凡俗的她仅需片刻,便能够真身降临凌霄峰,直面那一切祸患的根源。

    无论是作为人间的仙人还是北冥府的名义客卿,她都应当如此行事。

    但她一直没有这么做,因为北冥修对她的叮嘱,也因为她知晓自己的来路牵涉极大,而且早已被东方鑫盯上。

    纵然她已经是仙阶强者,而且还掌握着玄黄鉴复制一切的力量,也不认为自己会是掌控天脉之泉的东方鑫的对手,便是之前在云巅下方遭遇过的白梧心,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其战胜。

    再精妙的模仿以及复制,终究不是本尊。

    就像她本身的境界修为与剑道修为已经都超过了北冥修,但若是压制境界与北冥修一战,她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压过北冥修,哪怕在她晋入仙阶之后,她已真正掌握了北冥修所会的一切,并且能够比他做的更好。

    只是作为人间的一份子,她终究无法说服自己继续等待下去,而在因为北冥修的嘱托,照应袁雪一二的素兰亭,也有着加入战局的打算。

    她心中的天人交战已然持续良久,而这营帐之内的情况也随着胡胜熊的到来出现了变化,

    凤五玄越过营地之时,只是粗略的看了那座营帐之内,但也将里面的情境看了个七八成。

    袁雪既在,胡胜熊亦在,他便放心的继续引路,至于素兰亭,他往凌霄峰上扫了一眼,已然看到了那融入协作之中的宜兰山主,人界妖域以双刀作为武器的修行者并不多,双刀一红一绿相衬的更是只此一家,想不醒目实在有些困难。

    素兰亭不在,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只是袁雪既然没有出战,那么只能是胡胜熊的行为造就了现在的结果,而胡胜熊自当年来到北冥府后越来越慵懒,尤其懒得动脑,真正的主意肯定不是他想的,具体内容应当就藏在那片雪松叶中,至于究竟是什么个情况,他便不去管了。

    而凤五玄没有真正观察到的是,袁雪的手保持着握剑的姿势,只要她一动念将秋水召回,应当便能直接斩出无比漂亮的一剑,再现破境之时那斩裂云巅的宏大场景,或许都不在话下。

    她的目光也没有关注已然显露原形,安然躺在一旁,似是已经开始休憩的胡胜熊,而是直直盯紧了凌霄峰上那被无数人围牢的伟岸人影,眼神之中,似有万道剑意流露,锐利的足以杀人。

    这副姿态与其说是静观其变,不如说是已然蓄势待发。

    沧浪剑法的一大精要之处便是剑势的凝聚,袁雪在这一点上做的要比北冥修更好。

    她此刻已如同一把完全出鞘的绝世神兵,只待真正斩出的那一刻,将一切锋芒都给展露。

    而她的目的实际上非常单纯,与在场的绝大多数天道联盟修行者相同。

    斩杀东方鑫。

    不惜一切代价。

    ……

    凌霄峰上,无数天道联盟修行者立于风雪之中,若是从半空看下,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影,能够非常直观的感受到人界妖域高阶修行界的强盛,只是这份强盛实际上已是人间最强修行者的汇集,或许在之后的几十年内,都难以出现这等群英荟萃之景。

    凡俗之中的修行者们循着某种站位,将凌霄峰山上的雪原完全占据,自有阵意流露,而所有凡俗修行者灵力汇聚的核心,则为半山腰的墨源调动。尚且青涩的墨源或许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

    在这场最终决战中起到如此大的作用,甚至于消灭东方鑫的成败都系在他的身上。

    这是一座整合所有凡俗修行者灵力的大阵,百川汇海般凝聚的灵力萦绕在凌霄峰的各处,仿佛能够将这座已有千年以上历史的仙山在顷刻之间彻底压垮。

    而在这由人构成的大阵之中,尚有无数宝剑形成的另一座大阵,与之相得益彰,融汇一处。

    大锁龙阵以万剑碑为核心,沧浪剑阵的诸多宝剑构造形成,有震锁真龙之能。

    这两座大阵都是墨梅山庄阵法智慧的结晶,针对的都只是一个人,也并没有人认为这是小题大做。

    那个人叫东方鑫,是圣阁的仙尊,这两个事实已能阐明一切。

    ……

    实际上,现在锁定东方鑫的,远远不止这两座大阵。

    无数符咒遮蔽长空,再聚万符大阵,七星坛似压于凌霄峰上,气势逼人。

    在符阵之中,一轮璀璨大日如挂中天,圣洁光辉与金色圣火辉映,并未有杀意显露,却几乎足以将任何沐浴在光辉与圣火之中的存在压制的无法生出任何斗志。

    荀昊与苏义,这两名本与圣阁都有着纠缠,如今却都以毁灭如今的圣阁为目标行事的仙阶强者都爆发一身修为,将一切威能都对准了东方鑫。

    尧崇的目光紧盯着万剑碑,似乎能够从剑碑之上剑意的律动查探到大锁龙阵的情况,此刻的他仿佛一柄藏锋于内的利剑,或许表面上不露锋芒,但当东方鑫有脱困迹象之时,他必然会斩出他蓄势已久的,最强大的一剑。

    相比于墨源的正襟危坐,尧崇的全神贯注,高阳嵩似是漫不经心的望着远方,负手身后,完全不像是准备倾尽全力战斗的模样。

    他当然不会不动手,无论是从无岸剑峰弟子还是人界人君的立场出发,东方鑫都是他毫无疑问的死敌。

    沧浪剑法的剑势,在战前亦可蓄积,此刻的他便在蓄势,同时也在感受着人界的力量。

    这份力量曾经助他斩杀圣阁仙人夏侯洛山,挽狂澜于既倒,也曾助他一举登临仙阶,得以与白梧心堂堂正正一战。论起对信仰之力的运用,尧崇同样接受着一方百姓敬仰,甚至收到敬仰的程度比他还要强上不少,在他面前也得往后稍稍。

    怀中的传国玉玺微微滚烫,高阳嵩能够清晰感受到人界的声音。

    无数百姓在心中祈祷。

    他们没有修行者的力量,其中的相当一部分连当一个人界普通士兵都比较勉强,但他们依然动用着自己微弱的力量,替前线的战士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官府从来需要催一下的税收,今年已没了差役的用武之地。

    比如从人界内陆绵延到边境走廊的,无数物资长远的运输线,而这道现在由人界与妖域曾经不知道摩擦冲突过多少次的边境守军共同维护。

    又比如在各个城镇的茶楼市集之中,总有人唾沫横飞的讲述或假或半假的与圣阁战斗的评书,并与听众一同对圣阁吐着唾沫。

    人界与东方鑫已势不两立。

    在这份强烈的对立意愿之下,高阳嵩的力量也达到了巅峰。

    他等候着东方鑫的脱困,然后将人界与自己的愤怒尽数灌注在龙渊上,再斫到这杀千刀的家伙身上。

    加上已然蓄势待发的袁雪,以及握紧平天棍穿行雪域,随时可能将那一棍扫出的余昌平,人间目前身处凌霄峰的所有仙人,都已做好了全力出手的准备。

    事实上,就算是

    目前已经演变成“收押”凌霄峰原住民的天道联盟营地之中,也有着许多对东方鑫的谩骂与斥责。

    在身处凌霄峰时,东方鑫如同一座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稍有不慎便会被其压得粉身碎骨,如今凌霄峰已然几乎完全被天道联盟攻陷,他们也得以在这片临时营地之中得到片刻安宁,完全没了先前先离狼窟,后入虎口的想法,与天道盟的看守熟络之后,话语与行为都逐渐放肆起来。

    他们对于东方鑫有敬畏,但更多的是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无比浓郁的畏惧,在他们看来,东方鑫毁了他们的生活,毁了这座他们祖祖辈辈生活了千年的圣山,以前身处压迫之下战战兢兢,现在难得有了片刻安宁,哪能不畅所欲言,大骂特骂?

    他们之中,有人因为头上的大山被移去而放松,有人在心中默默祝福仙尊早登极乐,有人开始茫然思索离开凌霄峰后的未来,有人只是一昧宣泄,似是要将这几年受到的压迫全部爆发出来……

    诚然,他们之中的一大部分都没有去与东方鑫拼一拼的勇气,但也有着那么一小撮,已经开始与天道盟成员交涉,表露自己想要出一份力的意愿。

    总而言之,便是一句话。

    他们希望东方鑫死。

    越快越好,越惨越好。

    不然,死的就是他们。

    不论是肉体,还是精神。

    ……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现在的东方鑫都已是整个天下的众矢之的。

    仙人,凡俗修行者,人界妖域的平民百姓,甚至于凌霄峰的本地居民,都表露出强烈的,诛杀东方鑫的意愿。

    但无论想的有多么强烈,多么美满,想要将想象变为现实,从来都需要付诸行动。

    东方鑫睁开双眼,眼神一片漠然,不带任何情感。

    真要说其中意味的话,只有对于世间万事万物的蔑视。

    他有亲人,有师长,也有朋友,或者说,曾经有。

    他的儿子正在那座残破的阁楼中与天道联盟修者冲突,纵然已经落入他的套中,也始终控制着不伤到那些愚昧的家伙。

    他的挚爱应当已经对他完全失望。

    他的师傅司马无花被他亲手葬杀,如今这道寄居万卷藏的凶魂,他不打算留下。

    他最好的朋友,似乎是保证了他最大敌人成长到现在这等地步的罪魁祸首。

    他背叛了整个世界,整个世界也都在背叛他。

    现在的他与整个世界对立,已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只是现在的他,也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失去的已无法追回,更何况本就都是他做的事。

    他从不后悔,而现在的他,只在乎自己现在所拥有的。

    那绝对的,能够主宰一切的力量。

    一切的阻碍,都将在这力量面前颤栗,土崩瓦解。

    东方鑫缓缓起身。

    满山群剑开始震动,无数灵力波动随之爆发。这一刻,整个世界的锋芒都对准了那个背叛了一切的主宰者。

    东方鑫泰然已受。

    上一个领受这举世征伐的,是至今依然能令小儿止啼的绝世凶神,剑魔。

    他不认为自己比剑魔差。

    剑魔凶威遮蔽天下,终究为天下所杀。

    他不一样。

    他早已没有回头路,也不想走回头路。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当他压垮整片天下,他,就是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