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师徒(1 / 2)

漫漫修仙路,一步一登天。

在修行界,能够五百岁凝成元婴的,不能说没有,但是少,很少,非常少,其稀少程度大概相当于厮混青楼八十年,到死还是童身的奇男子。

弯的不算。

玉道人算一位,其他人可能也有,但余火没听说过。

要想在五百年内凝成元婴,天资、奇遇、氪药,三位一体,少了哪个都做不到。

所以,玉道人才希望余火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修道上,还不如快快乐乐地游戏人间,活出精彩充实的一生。

五百年也不算短了,前世有句歌唱得好——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这还不够么?

余火看着师父,他没有说“我能行”,他说的是:“我想试试。”

这个答案并没有出乎玉道人的意料,见到余火的时候便猜到了他的选择。若是道心不坚,又岂会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到此处?

玉道人轻轻抚摸着余火的头顶,问道:“为什么呢?”

余火笑了:“我和师父一样,也想到天上去看看。”

玉道人温和说道:“也许你会失望的,天上人间,可能没有什么不同。”

余火摇了摇头:“也许我看过了会失望,但如果不去看看的话,我一定会更失望。”

这一次,玉道人笑了。

余火是他最喜爱的徒弟,他从来没有对余火提出什么期许,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徒儿的本来就心比天高……

虽只是一缕残魂,但余火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他们师徒二人说了很多话,根据玉道人的自述,他是在十五年前被留在这里的,对之后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余火便将后来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提及他在十三年前渡劫未成,身死道消的时候,余火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玉道人自己却毫无悲伤神色,反而安慰他说道:“天道轮回,生死有命,无缘终要分别,有缘自会重逢,一切顺其自然就好,无需悲伤。”

后来,余火问了玉道人很多问题:为何他会在此等待自己?这座宫殿是被何人所烧?里面的仙人去了哪里?

这才知道,原来这座宫殿是玉道人烧的!

此事说来话长,姑且长话短说。

药神谷的确是上界仙人隐居的地方,这座宫殿就是仙人的宫殿。

仙人降世之后,身体会受到界面之力的排斥,通俗一点就是水土不服。

如果不能及时返回仙界,他们的身体就会逐渐崩坏,最终死去。所以,居住在这里的仙人为了延缓自己的死亡,就抓了许多人兽妖魔鬼怪进行罪恶的科学实验,药神谷就是他的药园子,谷中朱鸟则是他的保镖,以免他被外人打扰。

但是,玉道人早就看这位仙人不顺眼,所以就在自己准备渡劫飞升的前两年,专门跑来把仙人胖揍一顿,仙人打不过他就跑路了。

在看过仙人的各种“实验”之后,玉道人觉得更加恶心,于是一把火烧了这座宫殿。

玉道人说的风轻云淡,余火却听的眼冒小心心。

——不愧是我的师父,看仙人不顺眼就胖揍一顿,连家都给人烧了!

——话说回来,这位仙人水土不服的情况也着实严重了一些,真是犬落平阳被虎骑呀。

至于为什么会等余火,是因为玉道人知道,如果余火执意要修行《离火诀》的话,就一定会在练气期来到这里,寻找《离火诀》的后续功法。

说到这里,余火不禁问道:“师父……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玉道人说:“那就别讲了。”

余火瞄了他一眼:“可是,不讲出来的话,我心里又一直憋得慌。”

玉道人白了他一眼:“那你还问我做什么?这不是白费口水么?既然你下定决心要在五百年内突破到元婴境界,那就要争分夺秒,抓紧时间,像这种话就不要翻来覆去的说,不光你说的累,我听着也很疲惫呢。”

余火默默地低下了头——不愧是我师父,连费口水都是我师父!

玉道人敲了敲他的头顶:“低头做什么?想问就问呐。”

余火斟酌了一下措辞,小意问道:“师父……您之前说《离火诀》是您自创的,没有后续功法,但是师娘却说它是仙人追杀的那个魔头留下的……我到底该信谁的呀?”

咚——

一个爆栗狠狠敲在余火的头顶,玉道人愤愤说道:“谁是你师娘?”

——糟糕,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余火捂着头顶,不敢言玉道人的眼睛,盯着地面说道:“那个……就是玉灵师叔啊……你们不是一对么……”

咚——

又是一个爆栗,玉道人生气说道:“我和师妹是纯洁的同门友谊,你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胡说!”

余火双手捂着两个大包,委屈说道:“可是,师娘……不不不,师叔明明很喜欢您呀,而且您们一个火凤之体,一个冰凰之体,根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女追男,隔层纱,更何况师娘那么漂亮,我就不信师父您挺得住!

这一次,玉道人没有再给他一个爆栗,而是给他举了个例子:“般配就要在一起吗?我问问你,凡人信仰的月老身边,有一对金童玉女,天天给人牵红线,他们两个怎么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