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二五仔(1 / 2)

话分两头,且说枯木长老这个二五仔叛变之后,场间修士们纷纷骇然,等到第三名元婴敌人出现之后,他们看向清微门弟子们的眼光里更是充满了怀疑神色,因为那第三名敌人,正是从一名清微门弟子体内冲出的血雾所化!

在此刻的证道台中,余火等七名修士,更是将清微门的练气弟子团团围住。

这名弟子名叫易草,是清微门唯一晋级八强的弟子,而其余七人,是太一门的余火和齐平,玄真门的方启和云霞,剩下三人则分别是楚国境内中等宗门的弟子,但他们身上都揣着威力不凡的极品法器。

能撑到八强的,都是挂比。

原本,余火对玄真门的两名弟子很有意见,尤其是那个方启,就是他教唆石桀要打太一门的脸,还打断了池不良师兄全身的骨头。

但事有轻重缓急,如今清微门的长老成了叛徒,这些内部矛盾只好先放一放。

方启眉目舒朗,身穿白色大褂,手拿绘字折扇,不像道士而像个书生。他率先开口说道“这位道友,贵派长老竟然叛投秦国,这让我们很难办啊。”

易草生着一头奇异的绿发,他虽然被七人重重包围,心中却也没有特别慌乱。给他冲击更大的,还是枯木长老叛变的事情。

易草冷冷说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方启轻摇折扇,问道“贵派长老叛变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就一点都没有察觉么?”

易草冷笑一声“哼,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练气弟子,怎么可能管得了长老的事?”

方启还欲说些什么,一旁的余火忽然插口说道“我相信他并不知情,叛变这么大的事情,知道的人当然越少越好。他只是一个练气修士,左右不了大局,恐怕也和我们一样是被蒙在鼓里。”

易草向他投去感激的眼神,而方启却面露不满,说道“哦?以你的意思,他是无辜的,不会变成那样?”

说完,方启朝高台上正与洛缘长老战在一处第三名敌人努了努嘴。

“我不确定。我只是说他应该并不知情,但并没有说他没有被敌人控制。”余火解释说道,“刚才的情形你们也看到了,那第三个敌人出现之后,那名清微门弟子便立刻丧命,由此推断,他应该是无意中被敌人附了身,自己并不知情。”

方启摇了摇头,不同意他的说法“也许他就是自愿的呢?”

“人都有求生的本能,我只是以此推论罢了。”余火说着,转向易草,问道,“你想死吗?”

易草断然说道“当然不想!”

余火点了点头,指着他说道“你看看,他不想死吧。”

方启嗤笑一声“口说无凭,我凭什么相信他?就算他自己真的不知情,我又怎么确定他没有被附身?”

余火摊了摊手“这个我也没法证明。”

方启一愣,接着有些生气“那你说这么多废话?”

余火道“这怎么能是废话呢?我这是在分析事实啊!而且,我虽然不能证明他有没有被附身,但是我有办法预防这种情况。”

听到这里,一直沉默的齐平来了兴趣,问道“什么办法?”

余火转头看向方启,真诚地说道“这位道友,为了你的清白着想,还请你交出法器,让我们给你下个禁制,怎么样?”

——绕了一圈,原来是想让自己主动投降啊!

易草终于听明白了,对余火的那点感激立刻无影无踪,一脸警惕地说道“说来说去,原来你还是不相信我!”

余火严肃说道“道友言过了!信任是相互的,你要想让我们相信你,就得先相信我们呐。”

易草喝道“那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余火答道“因为我们的信誉要比你好呀。你看,你们的长老叛变了,我们的长老没有;你的同门被附身,我们的同门没有,所以,你凭什么不相信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