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烫!烫!烫!烫!烫!(1 / 2)

证道台上,三十七号擂台。

余火和中年道人互相行礼之后,对决开始。

不过,中年道人却没有着急出手,而是诚恳说道“唉,不能使用法器,我这一身本事就废了大半,道友可千万要手下留情啊。”

余火笑了“道友真是太谦虚了。”

“哪有,我说的句句都是真心话……”中年道人正说着,忽然抻头望向余火身后,惊呼一声,“咦?”

余火不知所以,转头望去,就在此时,中年道人眼中厉色一闪,朝余火飞扑而来。

——哈哈,小子,你上当了!

中年道人欺近余火身前,并指为刀,朝着余火的太阳穴狠狠斩下,想要一招将其打晕,不料余火却往后稍稍退了一步,堪堪躲过。

——巧合?还是早有防备?

——不管他,硬上!

中年道人打定主意,拈了个法诀,召唤出一团火焰轰向余火。在他的设想中,余火一定会躲开火焰,然后自己就趁他躲闪不及冲上去把他胖揍一顿。

但没想到的是,余火躲也不躲,火焰打在他脸上炸开了花,竟然轰的变成一片火海,将二人的身影彻底挡在里面!

看着火海,中年道人愣了片刻——我啥时候这么牛批了?

直到余火发起反击,他才连忙回神应对。中年道人拳脚功夫了得,本想一边用拳脚压制余火,一边试图调动火海围攻,却不料火海根本不听他的指挥,因为他根本不是他的火!

中年道人大惊,双手齐出,打出一片拳影,却不料余火操纵着火焰化成一面盾牌,中年道人的拳头落在上面,反而硌的自己生疼。

——这小子是高手!他一直在演戏!

终于明白自己被套路的中年道人,恨恨地看了余火一眼,决定先跟他拉开距离,离开火海再说,不然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不料就在他退去之时,身后的火海忽然实体化,变成一张火网,中年道人撞在上面,被烫的直冒青烟。

“啊——烫!烫!烫!烫!烫!”中年道人被烫的嗷嗷大叫,手底下失了章法,被余火贴身欺近,一个上勾拳打翻在地,然后便见余火骑在道人身上,一套六亲不认兲拳,把中年道人打的面目全非。

看到中年道人彻底失去了意识,余火终于停了下来,然后先把自己的衣服烧了几个破洞,再把中年道人衣服上的灰涂在自己身上,最后抹了一把中年道人被打出来的血,擦在自己的嘴角,惨叫一声,从火海中倒飞出来。

“啊——”

除了筑基修士之外,外面这些练气修士可看不到里面的内幕,他们只听到火海中传来打斗之声,然后就见余火狼狈地被人打飞出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小道士被打的真惨,你看他嘴角都被打出血了!

身为筑基修士的裁判当然知道实情,但不管怎么说,他和余火毕竟是同门,在外人面前不可能打自己人的脸。

最后,裁判眼神古怪地看着余火“艰难地”爬起来,宣布了他的胜利。

至于中年道人,则被人赶快抬下去疗伤了。

看着余火“一瘸一拐”地从擂台走出,周围的参赛者眼中冒出了光。

——都打残了,好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