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家(1 / 2)

余火伤的很重,一直昏迷不醒,蓝雪给他喂下太一门的疗伤圣药之后,便带上他和莫雨的尸体往太一山飞去。

一路上,她不停查看余火的身体,生怕他伤情恶化,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余火体内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缓缓修复着他的伤口。

余火的外伤在当天晚上便基本愈合,所受内伤在第二天清晨也几乎完全修复。到了第二天中午,他醒了过来。

余火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青天在上,大地在下,自己躺在白纱上,往东飞去,便知道自己正在回太一门的路上。他扭头看向蓝雪的背影,轻轻说道“师姐……”

蓝雪的倩影微震,她尽量压抑去自己的激动“你醒了?”

“嗯……”余火缓缓坐起,弱弱问道,“她……”

蓝雪的声音恢复了冰冷“走了。”

余火觉得气氛有些尴尬,说道“哦。”

她没有看他,余火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两人虽相距咫尺,却似乎隔着一条鸿沟。

一路无话。

那股神秘力量虽然修复了余火的伤势,却几乎耗光了他的法力。余火盘膝坐在白纱上,手握灵石开始恢复起来,直到第三日黎明时分,耗费了十余块灵石之后,才终于恢复了七七八八。

——真该留几颗气灵丹备用。

余火在心中默默想着,缓缓睁开眼睛,正看到朝阳跃出东海,金光洒落人间,不禁想起自己当初和蓝雪来太一门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清晨……

回到门中,余火抱着莫雨的尸体,跟着蓝雪来到天光大殿,将巴山之事一一禀报给玉灵真人。此次玉灵真人没有召集诸位长老议事,否则余火最后放走苏嫣的事情,一定会再次引起他们的争执。

收回了黑色薄册之后,玉灵真人夸赞余火为民除害,立下大功,竟一口气赐给他100颗气灵丹,让他好好修炼,早日突破到练气十层。

余火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没召集其他长老,师娘这是要赤果果的给自己开小灶啊!

——师娘,我不用努力了!

莫雨的尸体自然是要好好安葬,但当玉灵真人听到蓝雪重伤了余火的时候,师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罚蓝雪到思过崖思过三年,即使余火百般求情也不肯饶恕,而蓝雪却毫无怨言地领受了责罚。

巴山之事,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两日之后。

余火托池不良买了两坛上好的灵酒,自己做了四样精致的素菜,提着食盒,往启元峰而来,因为思过崖就在启元峰上。

——前有小师妹携酒探师兄,今有小师弟提饭慰师姐。

思过崖在启元峰北坡,不许弟子随意探视,所以余火只好乘着夜色悄然而来。他不敢御剑,而是一级一级跨过高高的石阶,直到二更时分,才终于登了上来。

这片不足百米的空地上,虽有绿草成荫,却无片砖寸瓦,只有一个小小山洞聊以遮风挡雨。蓝雪正盘膝坐在草坪上运功吐纳,星辉洒落,给她周身蒙上一层梦幻般的清光。

看到蓝雪,余火眼前一亮,笑道“师姐,你果然还没有睡!”

蓝雪没有睁眼,冷冷问道“你来做什么?”

不管她看不看得见,余火举了举手里的食盒,笑道“嘿嘿,我做了几道最拿手的小菜,还有两坛上好的灵酒,专程来向师姐赔罪!”

“赔罪?”蓝雪睁开了眼睛,露出一丝疑惑,“是我打伤了你,为什么你要赔罪?”

见她肯看自己,余火更高兴了,跑到蓝雪身前坐下,打开食盒,一边摆出酒菜碗筷一边说道“师姐也不是故意的嘛!当时那种情况,要是换了以前的我也会跟师姐一样的。反倒是因为我连累师姐被师叔责罚,我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蓝雪皱眉问道“以前?”

“对呀,”余火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比划道,“我以前见了妖怪,也是问都不问先砍一刀再说。”

余火此时严肃的样子在蓝雪看来有点憨憨,她脸上虽没有笑容,眼里却多出一丝笑意,问道“那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