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一竖一横(1 / 2)

刘幽无法接受余火毫发无损的事实,歇斯底里地喊道“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一点伤都没有!你凭什么!”

余火轻轻抬了抬下巴“都告诉你了我是元婴大神,现在相信了吧?识相的就放弃抵抗,乖乖投降,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休想!”刘幽大喝一声,卷起无数灰尘,径直往洞顶跃去,他被余火磨灭了信心,想要从蓝雪来时的洞口逃走。

不料,迎接他的竟是一柄晶莹飞剑,蓝雪看出了他的退意,所以提前封死了他的退路!

无处可逃的刘幽垂死挣扎,爆发出疯狂的战意“啊——我跟你们拼了!”

……一刻钟后。

刘幽趴在地上,蓝雪踩住他的背,苏嫣踩住他的头,余火笑眯眯地蹲在他的眼前,和和气气地问道“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刘幽不甘心啊!他的筑基修为只存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耗尽了,重新跌回了练气十层。他的野心还没有实现,他还没有人前显圣……他的眼睛通红,死死盯着余火,问道“都怪你们!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阻拦我!”

余火对他的疑惑很疑惑,说道“明明是你先残杀无辜百姓,然后我们才来的啊。”

刘幽骂道“一群蝼蚁的死活,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你多管闲事?!”

“这么说的话,你的死活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喽。”余火抬起头来,冲蓝雪和苏嫣说道“把这只蝼蚁踩死吧。”

“好呀~”苏嫣痛快答道,蓝雪虽然没有回答,但脚上也明显用力几分,踩得刘幽嗷嗷直叫,连忙喊道“啊——有关系!有关系!”

“这样才对嘛,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何必相互为难呢?”余火笑眯眯地问道,“说吧,你口中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刘幽眼中露出惶恐神色,“不行,我不能说,不然他会杀了我的!”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余火把脸一板,正经说道“你看,你如果说出来,他可能会杀了你;但你如果不说出来,我一定会杀你了。一个‘可能’,一个‘一定’,你选哪个?”

“他……他……”刘幽挣扎着,即将说出来,忽然眼中浮现一团黑气,迅速蔓延全身,整个人骤然膨胀起来。

余火等三人见状,连忙向后退避,只见刘幽已经涨成一个圆球,黑气具现成无数哭嚎的冤魂,地洞中霎时间鬼气森森。

血莲在吸收活人精血的同时,会把灵魂也一起吸入其中,刘幽将其吞噬之后,精血强化他的肉身,灵魂强化他的元神,使其双双突破到筑基境界。但如今他的精血已失,境界大跌,以致身魂失衡,被强行吸收的冤魂反噬,命在旦夕!

余火急喝一声“快说!他是谁!”

但此时的刘幽正在被万鬼分食,生不如死,哪里还能听到他说什么?四十载春秋,三十年求道生涯,在他的脑海中一一掠过,然后被无数冤魂撕成碎片,一声惨叫,刘幽的身体原地炸裂,化为飞灰,不复存在。

无数冤魂裹挟着刘幽的元神,归于九泉之下,一场人间惨剧,就此收场。

在刘幽陨落的地方,安然落下一本黑色薄册,和以前在竹山发现的那本一模一样,也不知用的是什么材质,竟然没有在爆炸中毁坏。

苏嫣见状,扑过去想将它拿到,却不想蓝雪先她一步,用飞剑将薄册带到自己身边。打开一看,里面记载的正是血莲的炼制之法。

苏嫣生气说道“喂,这是我先看到的!为什么要跟我抢?”

蓝雪瞥了她一眼,然后把黑色薄册收回了自己的储物戒,说道“此等邪物,你要它作甚?”

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但是意思很明显——难道你想学吗?

苏嫣非常不满“看看不行啊!”

“不行!”蓝雪断然拒绝,然后不再理她。

苏嫣被气得够呛,眼看就要出口成脏,余火连忙出来打圆场,说道,“大家都冷静一下,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还有一个敌人没有找到!”

苏嫣很生气“找什么找?我看他早就不在这里了。否则他刚才若是跟那个死道士联手,咱们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没准有万一呢?

万一对方受了伤,万一对方在闭关,万一……

余火苦口婆心,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终于成功转移矛盾,苏嫣虽还是愤愤不平,但暂时忍下,三人联手将安乐伯府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果如苏嫣所言,什么都没有发现。

茫茫人海,无处寻踪,此事只好暂时搁置。余火三人将王府中的侍卫、官吏全都关进了地牢,后面的事等报告师门之后,自然会通知楚国朝廷收拾,这些人是罪是罚,就不劳他们操心了。

三人出了王府,却见府外聚集着许多百姓,见到三人,便纷纷磕头跪拜,感谢仙人救回被抓的亲人,又铲除了安乐伯这个祸害。

在人群之中,余火还见到了之前在街上遇到的白发老太,他的儿子运气好活了下来,余火有些欣慰。但他随后想到,有更多的人却已经永远葬身在地洞之中,心中无限悲凉……

为一己之道,断千万人命,可乎?

安抚过府外百姓之后,余火三人破空而去,不再逗留。

苏嫣脚下的是一对翼状的飞行法器,只是不知品级。三人一路向北,往迷踪林飞去,余火和蓝雪准备接上莫雨,返回太一门复命,这也意味着要和苏嫣分道扬镳。

不知为何,余火一想到此,心中竟生出种种不舍,偷眼瞧了一下苏嫣,发现她竟然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交,道心迷乱,脚下飞虹剑猛然一颤,余火差点栽了下去。

蓝雪不解,问道“你受伤了?”

余火脸现绯红,支吾说道“没有……就是法力消耗的有点多。”

“嗯。”蓝雪点了点头,不疑有他。

飞在另一边的苏嫣却偷笑一声,啐道“嘻嘻,奶奶说的果然没错,人类的男人最会骗人。”

蓝雪白了她一眼,余火则不敢还嘴,脸上的绯红更深三分。

三人先前都有一些消耗,飞的比平时稍慢一些,约莫一刻半钟之后,来到迷踪林外,和现下林间却一片静谧,十分诡异,先前那些纸人和土人都不知去了哪里。

有苏嫣引路,三人很快就穿过迷阵,来到林间空地,但他们见到的,却是莫雨的尸体。一根尖锐的树枝穿透了他的心脏,夺走了他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