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男人之间的决斗(1 / 2)

随着血莲逐瓣盛开,血池也逐渐枯竭。余火等人虽然又发动了几次攻击,但都无功而返,笼罩高台的护盾肯定不是刘幽所布,很可能是莫雨口中的另一个道人,只是不知为何,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对方。

最终,血池完全干涸,露出无数白骨,牺牲者不知几何。在这白骨之中,有一件明晃晃的黄色道袍,正是天师道弟子的服饰,原来他早已命丧此地。

刘幽看着血莲,脸上露出狂喜神色“哈哈哈,终于成功了!只要与血莲合二为一,我就能突破练气瓶颈,成为筑基修士!”

满池枯骨震惊了蓝雪,她剑指着刘幽,怒声问道“刘幽,为一己之私残杀无辜,丧尽天良!难道不怕遭天谴吗?”

这词儿好耳熟……苏嫣目光古怪地看一眼蓝雪,又看一眼余火,你俩真不愧是同门!

刘幽狞然一笑,说道“太一门的走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们这些名门大派霸占着最好的灵脉,拿着最好的法器,吃着最好的灵丹,怎么会知道我们散修的苦,谁管过我们散修的死活?”

刘幽手捧血莲,一脸激动“想我十岁修行,不依不靠,三十岁便修到练气十层,然后却在这瓶颈卡了整整十年!……哈哈哈哈哈,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了血莲,我就不用吃什么筑基丹了,也不用再看你们的脸色,我就要成为真正的筑基修士了!”

面对刘幽的疯狂,蓝雪几乎气到发抖,骂道“畜牲!你为一人私心,而杀千百人命,难道就一点都不羞愧吗?”

苏嫣再次侧目。

刘幽轻蔑一笑“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说罢,刘幽掐起法诀,再不理会三人,喷出一口精血在血莲之上,两者之间形成一道血气链接。

血莲无风自动,缓缓升起,露出赤光闪耀的莲藕,刘幽的眼中流露出无尽贪婪,大喝一声“千命之血,哀怨之魂,吾身合之,吾道合之!”

念罢,只见血莲红光狂闪,撞入刘幽体内。血莲消失的瞬间,笼罩高台的护盾也随之消失,原来这护盾一直是靠血莲维持。

“就是现在!”就在护盾消失的刹那,蓄势已久的余火立即出手,飞虹剑化为一条火蛇火蛇朝着刘幽疾扑而去。

一旁的蓝雪和苏嫣比余火稍慢半分,攻击紧随而至。因为刚才余火已经悄悄传音给他们——敌人憋大招的时候,就是出手的最佳时机!

冰锥、火蛇、粉雾,三股法力先后打在刘幽身上,激起绚烂光影,这三击蓄势已久,可称得上是他们目前的最大输出,成败在此一举!

光影散去,露出刘幽千疮百孔的身体,他的左半身熊熊燃烧,右半身却化为冰霜,包裹他的粉雾腐蚀着他的身体。

但刘幽却毫不在意,他施法一振,将火焰、冰霜和粉雾全都震开,他举起自己的双手,在眼前反复打量,惊叹说道“这就是筑基期的力量啊!”

丝丝血气从他的身体中涌出,不断修补着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他握了握拳,惊喜交加“他果然没有骗我,只要吸收精血,便可以长生不死!哈哈哈,长生不死!”

——怪物……

刘幽此时显露出的力量绝非普通的筑基修士,已经逼近了筑基后期的水准!

苏嫣幽幽地看了一眼余火,心中暗恼,自己就不该来趟这趟浑水!

蓝雪的心中第一次涌起无力之感,方才一击已经是她的全力,但是对方竟然眨眼间就可以恢复,这还怎么打?更何况暗中还有另一个敌人在虎视眈眈!

蓝雪第一次感觉手里的剑,好重。她看了眼余火,决心要冲出去缠住刘幽,让余火赶快逃走,毕竟自己是筑基修士,还有飞行法器,就算打不过也未必逃得了。

不料,蓝雪还未开口,就见余火冲到最前面,朗声问道“你说的‘他’是谁?”

与此同时,苏嫣和蓝雪却收到了余火的传音“你们俩快逃!”

蓝雪传音“我和他同为筑基,他奈何不了我!你先走!”

余火传音“我怕的不是刘幽,而是他的同党!对方既然能让他筑基,自己肯定至少也是筑基!你放心,我身上的衣服可是极品法器,区区筑基打不死我!”

余火这话纯粹是忽悠,他的太玄道袍虽能抵消筑基修为五击或金丹修为一击,但如果被一直连击,不能补充护盾的话,很快就会被破掉的。

刘幽答道“他是谁?这可不能告诉你。贫道答应了他要保守秘密的,贫道可是最讲信用的了。”

余火再问“哈,这有什么好藏的?都到这地步了,难道他还不打算出来见见吗?”

刘幽笑道“谁知道呢?也许他现在就在你们身后哦。”

蓝雪闻言,紧张地朝后一望,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此时,苏嫣的传音在二人脑海中响起“他在骗人,另一个人应该根本不在附近。”

蓝雪传音“你怎么知道?”

苏嫣传音“这是经验。如果你骗人骗的多了,自然很容易发现别人有没有骗你。”

蓝雪传音“哼,妖怪果然最爱骗人!”

余火传音“你们不要吵啦!如果敌人只有一个,那我们未必会输。”

苏嫣传音“你打算怎么做?他吸收了那么多人的精血,几乎是不死之躯!”

蓝雪传音“精血总有耗尽的时候!”

余火传音“不错,等下我创造机会,大家一起出手,压制住他,连控到死!”

蓝雪传音“好。”

苏嫣传音“连控是什么意思?”

余火传音“这不重要,领会精神!”

苏嫣传音“好吧~”

商定计策之后,余火摊着手,假装无奈地对刘幽说道“好吧,反正你也得到你想要的了,只要你不继续杀人,那我们也不是非跟你动手不可。”

刘幽狰狞一笑“怎么,你怕了?”

“怕?”余火眉毛一挑,指着蓝雪说,“我师姐好歹也是筑基修为,宝贝无数,要不是打不死你,你肯定不是她的对手。我只是不愿意在你身上白费力气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