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血光之灾(求收求票)(1 / 2)

黑袍道士名叫刘幽,无门无派一散修,如今已年近五十。他的资质着实不错,在四十岁的时候修炼到了练气十层,然后在这个瓶颈一直卡到了今天。

刘幽十分想要一颗筑基丹,他相信以自己的资质,绝对能跨过筑基那道门槛。只是,就连那些名门大派之中,筑基丹都供不应求,何况他一个散修?

刘幽心有不甘,周游天下,想要寻找他的机缘,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在巴山城找到了晋升筑基的希望。

所以,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来打扰他。

他昨夜没能劝走那两名外来的道士,但是不要紧,他今天在安乐伯府准备了自己最厉害的阵法,这是一位高人教给他的,威力极大,刘幽对它充满了信心。

…………三秒之后。

刘幽扑在地上,下半身被冰块冻的严严实实,余火骑在他背上,一拳拳毫不留情,一遍不停发问“谁有血光之灾?谁有血光之灾?谁有血光之灾?”

头破血流的刘幽,终于认清了现实。

刘幽连声叫道“我有血光之灾!我有血光之灾!我有血光之灾!”

他的阵法确实牛批,练气期内几乎无敌,奈何蓝雪是筑基。

“知道就好!”余火冷哼一声,一个爆栗打在他的脑门“说,先前在那间废弃小屋,是不是你暗算我们?”

刘幽两眼茫然“什么废弃小屋?贫道不知道呀。”

“还装!还装!还装!”余火连敲三个爆栗,敲的刘幽嗷嗷直叫,头上明显鼓起几个大包。他嗷嗷叫着,“哎呦~真没骗你,骗你我是狗!我真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小屋!”

对方打死不认,余火气极反笑,说道“嘴硬是吧?那就让你再尝尝我的厉害!”

说罢,余火双手幻化出两把火剑,缓缓逼近刘幽的脸,邪恶笑道“这么好的脸蛋,我是在上面写个“水”字,还是干脆写本书呢。”

火光倒映在刘幽的眼中,吓得他口不择言,大声呼救“不要!不要!哑麦!救命啊!”

一直冷眼旁观的蓝雪忽然开口道“不是他。”

“嗯?”余火的火剑停了下来,他抬头望向蓝雪,想要听听她的解释。

蓝雪说道“他修为太低。”

“哦。”余火了然,收回火剑,但并未起身,而是问刘幽道,“说,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付我们?”

刘幽流下了屈辱的泪水“谁想对付你们了?我这法阵是用来对付妖怪的!”

——巴山城有妖怪?那为何我的惊魂铃没有响?

余火问道“什么妖怪?”

刘幽委屈巴巴的说“不知道,贫道虽然数次与她交手,但她一直没有现出真身。”

余火沉默片刻后,又问“那你昨晚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因为……”刘幽的眼珠骨碌碌乱转,磨磨唧唧崩不出个屁来,余火见状,作势要打,刘幽连忙说道,“那妖怪的内丹很特殊!听说只要吞服炼化那妖怪的内丹,就有机会突破到筑基期!”

原来他是想独吞妖丹,那他的动机行动倒是可以解释了——不对,还有漏洞!

余火厉声喝道“你说谎!你连是什么妖怪都不知道,如何知道他的内丹能助你筑基?”

到了这一步,刘幽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他说道“是一位高人教我的!他告诉我巴山县的妖怪内丹能帮我筑基!”

余火追问“那个高人是谁?”

刘幽“我不知道!”

余火“胡说!你怎么不知?”

刘幽“我真不知道!当时我正在山中寻找草药,意外坠崖,在崖底发现的他。当时他身受重伤,我就把自己最好的疗伤灵药给他服用,救了他一命,然后他作为报答告诉了我这个消息,再之后就飞走了,没有留下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