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月下妖狐(1 / 2)

笼罩竹山的紫色雾气渐渐向山顶涌去,形成一团紫色的漩涡,汇聚在道观后院的烟尘之中。

“嗷——”

紫雾被完全吞噬,烟尘中飞出一道巨大的紫色狐影,落在房檐之上,几乎将屋顶整个占据。它背靠星空明月,双目散发着血色妖光,身上的妖气更是凌厉疯狂。

它突破了练气瓶颈,达到了筑基境界!

苏嫣挥散面前烟尘,看着月下妖狐,痛心喊道“姐姐,你利用幻月珠强行破境,一旦走火入魔,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又如何?夫君已死,我又岂会独活!”妖狐凄厉地喊着,目光转向余火,充满滔天恨意,“是你杀了我夫君,我要你偿命!”

妖狐飞跃而来,快似离弦之箭,余火来根本不及调息,匆忙召唤双剑抵御,却不料哐啷两声脆响,妖狐的利爪折断了双剑,又重重拍在余火的胸膛!

“噗……”余火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狠狠撞在道观前厅墙上,撞出一个人形窟窿,生死不知。

妖狐正想趁势追击,忽觉脚下凝滞异常,只见一束黑发缚住了自己的后肢,正是苏嫣施法困住了她,朝她大声喊道“姐姐,不要再杀人了!否则戾气攻心,谁也救不了你!”

“不用你管!”妖狐一爪扯断黑发,冲到道观前厅,爪影翻飞,将整个前厅拆成碎片!

但是,它找遍四周,去没有看到余火的人影,愤怒喊着“臭道士,给我滚出来!我要杀了你!”

断壁残垣之下,有一块被乱石木板撑起的小小的空间,余火闭目盘膝坐在其中。

余火的法力完全内敛,与四周融为一处,所以才能躲过妖狐的探查。他将毕身法力聚于一心,忽而双目大张,眼中迸射出两团烈焰,以身为剑,破墟而出,集毕生之所学,凝于一剑之中!

荡气冲霄汉,拔剑挽狂澜!

赤焰巨剑从地下冲出,从下而上斩向妖狐,妖狐猝不及防,只得堪堪避开要害,但自己的左肩被巨剑斩过,留下一米多长的伤口,血流如瀑!

赤焰巨剑升到半空,轰然散尽,余火眼中露出惋惜神色,方才一剑已经耗尽了所有法力,却未能斩杀妖狐,如今他只能无力落下,坐以待毙!

“嗷——”

妖狐痛叫嘶嚎,眼中凶光大盛,不顾自己的伤口猛然跃起,想要将余火一口吞下,危急关头,一道红色倩影从空中一闪而逝,让妖狐扑了个空。

苏嫣狐口夺人,美救英雄,抱着余火落到院中,喊道“姐姐,收手吧!”

但是,此时的妖狐已经听不到她的话了,它身上的紫色妖气逐渐魔化,已经走火入魔,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只剩下无尽的杀戮欲望!

“嗷——”

妖狐长啸着向二人冲来,伤口洒出的妖血遍布道观,苏嫣带着余火左奔又逃,最终被逼到了角落之中,妖狐放出的滚滚魔气越发强烈,它的动作越来越快,下一击,就是苏嫣和余火的末日!

“死——”

妖狐口中的嘶喊不似人声,饱含无尽怨念,眼看便要得手之时,苏嫣和余火背后忽然出现一抹刺骨寒意,一柄晶莹飞剑自天外而来,转瞬而至,将妖狐一剑刺穿!

当时那妖狐的利爪距离苏嫣和余火还有01米,但它永远不可能再前进一步。在被飞剑刺穿的瞬间,妖狐的伤口便裹上了一层冰霜,冰霜速扩张,最终将它完全冻住,化为一尊冰雕。

砰——飞剑回旋,将冰雕击成粉碎,满天冰尘之中,露出一颗粉色宝珠,狐女的元神重新化作人形,从宝珠里飞出,来到那间小屋,透过窗楹,飘到床上,伸手牵住了已死男子的右手。

男子苍老的尸体之中,飞出一个年轻的灵魂,和狐女握在一起,他们手牵着手,相视一笑,一同消散在风中。

苏嫣放下余火,召回幻月珠,神情复杂地看着珠子,唇间发出细微的呢喃“姐姐……”

“狐妖,你也消失吧!”

天外传来清冷之声,飞剑随声而转,剑尖指向苏嫣,直刺而来。余火见状大惊,想都没想,拼尽全力护在苏嫣身前,喊道“不要!”

飞剑戛然而止,倒转飞回天上,落入一位蓝衣少女手中,她踏着一缕白纱,衣袂飘飘,乘风而来,翩然若仙。

她厉声斥道“让开!你背后的是一只狐妖,不是人!”

先前,狐女借助幻月珠施展的幻术超越了原本境界,即使是蓝衣少女也无法挣脱,所以不得不将自己冰封起来。但是狐女为了替夫报仇,以肉身强行融合幻月珠,破了自己的幻术,反而将蓝衣少女解放出来,她察觉到幻术解开之后,便立刻前来除妖。

原本,苏嫣把自己的妖气隐藏的极好,蓝衣少女并没有发现她是妖,直到她手持幻月珠,自身妖气和幻月珠产生共鸣之后,妖气便再也掩藏不住,被蓝衣少女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