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狐女(1 / 2)

余火上到山顶之时,天已入夜。

竹山顶上有一座道观,已经破落了好些年月,但当余火看到它时,却并非想象中的残墙断瓦,反而十分干净,明显被人修葺过了……或者是被妖修葺过。

道观不大,推门而入便是前厅,厅中摆着供台,却不见一尊神像,空空如也……也对,这里现在是妖怪住的地方,凭什么要拜道门的神仙?

余火迈过观门,进入观中。

叮铃铃~

惊魂铃响了一声,却不见狐女踪影。

这狐女搞什么鬼,想玩捉迷藏么?余火暗自提高警惕,双手幻化出两把赤焰长剑,以备不测。

他的《离火诀》可以将火焰幻化为各种物体,修为越高,幻化物的威能也越高。据师父所言,若修行到金丹境界,还可以幻化活物,自行御敌。

余火如今只有练气七层,他最擅长幻化三类兵刃——刀、剑、鞭。

刀势威猛,以力服人,一刀两断;

剑势守正,滴水不漏,守护己身;

鞭势灵巧,变幻莫测,困敌无形。

如今敌势不明,余火持剑而立,以求万全。

忽而,观中琴声渐起,袅袅不绝,余火驻足聆听,有女子和琴而唱。

——青山何离离,长夜何凄凄。月下双泪垂,道是为君迷——

这词儿好像还可以,只是韵脚不太工整,当打油诗的话倒还可以勉强凑个字数。

余火不知那狐女在搞什么鬼,持剑绕过前厅,看到在后院之中端坐一紫衫女子,正如痴如醉地抚琴而歌,直到一曲终了,才抬起头来,其貌与苏嫣有三分相似,却更加妩媚妖娆。她轻皱眉头,欲说还休,让人我见犹怜,不忍拒绝她的一切要求。

不愧是狐女。

余火一开始亦有片刻失神,但那是因为她与苏嫣有三分相似的缘故。至于她的美丽、诱惑,余火心如止水,古井无波。

呵,狐女!

狐女眉目含情,幽幽说道“长夜漫漫,妾身独守空房,好生寂寞。官人可愿听我再弹唱一曲?”

余火本打算直接冲上去干个痛快,但转念一想,对方的修为高出自己,还有一件不知威能的法宝傍身,不如智取为上。

想到做到,计上心来,余火不屑说道“算了吧,你这歌词水平太低,实在是不堪入耳。不及我过去所听词曲之万一。”

“哦?”余火的话成功勾起了狐女的兴趣,她问,“不知官人说的是那首名曲?妾身倒是很想听听。”

余火沉吟片刻,移步念道“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听听人家这词儿!狐女当时就醉了,脑中瞬间联想到了那个画面,秋意正浓,自己孤独正站在小舟之上,随波荡漾。

余火再近数步,将双手藏到身后,继续念道“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好词!狐女想起了自己和情郎刚认识的时候,也是在借飞雁传书,借着月光偷看。

余火暗自将灵力凝结在手中的两把赤焰长剑,越发炽烈,念道“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狐女呆了,眼泪滴落下来,她和她的情郎一样,也是因为无法在一起而两地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