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命诚可贵,灵石价更高(1 / 2)

竹山高不过两百,今日竟也有高处不胜寒之感。

余火在山腰寻不到其他入山的同道,便向高处行进,还未到山顶,便觉周围温度骤降,青草之中竟夹杂了几点霜白。

而今正值夏末,暑意未尽,即使山上会多一丝凉意,但无论如何也不到冰结成霜的地步,这座山真是好生诡异。

再走几步,余火发现了一座冰雕,那是一具死去数日的镖师的尸体,整个被冻在冰里。余火想起了在客栈中,用飞剑斩断自己火鞭的少女,她使用的好像就是冰类法术,莫非这是她的手笔?

继续向前,周围越来越冷,出现的冰雕也越来越多,前后足有七八具,正此时,余火听到了前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余火认出了那个声音,是之前在客栈被自己教育的那个王天师。什么东西都是他的?

骨碌碌~山上滚下一个晶莹的冰块,正好碰到余火的脚边。

紧接着,更多的冰块从山上掉了下来,浓雾里出现一个佝偻的人影,不停地捡着地上的冰块,他越走越近,余火发现正是王天师,他左手抱着怀里的一堆冰块,右手不停地拣地上的冰块,但是因为他弯着身子,每拣起一块放在怀里,就有另一块掉了下去,他就这样一直拣,一直掉,嘴里还一直念叨“采灵石的王天师,采了一堆小灵石,一颗两颗三四颗,回去能当糖豆吃……”

想都不用想,余火一看便知这位王天师中了幻境,把地上的冰块当成了灵石。余火无意帮他,准备转身离开,忽听王天师大叫一声“哪里来的鸟妖,敢抢你家王大爷的灵石!”

王天师这一抬头,让余火心中一颤,只见他双目无光,皮肤惨白,毫无生气。余火张开法眼一看,见他其阳气全无,已经是一个死人,被那妖怪彻底操控了。

只是,被操控之后竟然还不忘“灵石”,这可真是生命诚可贵,灵石价更高!

“不敢,不敢,这些都是你的,快来拿吧。”余火小退一步,同时右手藏到身后,暗暗积蓄灵力,幻化出一把赤焰长刀,只待王天师过来拣灵石,便要一刀将其超度。

不料那王天师竟不上当,发而大笑说道“哈哈哈,你这鸟妖竟能口出人言,看来道行不浅。正好可以杀妖取丹,卖个好价钱!”

说罢,王天师抱着碎冰便冲了过来,右手往怀里一掏,摸出五张黄色灵符,贴在自己四肢和额头,速度瞬间更上层楼。

余火临危不惧,待王天师冲到近前,手中火焰长刀自下而上猛然一挑,惊的他慌忙躲开,但他手里抱着的碎冰却被火焰化去不少。

“竟敢毁我灵石,本天师要将你剥皮抽筋!”王天师见自己的“灵石”被余火化掉大半,又气又怒,再次从怀中掏出一大把各色灵符,往空中红一撒,灵符随风而化,变成雷电、火焰、冰雹等各色法术,劈头盖脸地朝余火打来。

任你千般法,我只一刀切。

余火高举火焰长刀,凌空一劈,将满天法术一分两半,再次破了王天师的灵符。

王天师见状,伸进怀里想要再掏灵符,却发现摸了个空。愤怒之下,他咬破中指,竟以自身精血写出道道雷符,血雷如箭,再战余火。

余火不断躲闪,心头郁闷,这死天师怎么又玩命了?这种以精血写就的灵符威力极强,要挡下它得耗费不少法力,但是跟死人拼命划不来啊!

躲闪之中,余火看到路边的死尸冰雕,计上心来,朝其靠拢过去。那王天师果然贪财,他的雷符眼看要打到冰雕之上,竟然硬生生转了个弯绕了过去。

余火心中了然,一把托住冰雕,往空中一抛,大喊道“哎呀,好大一块灵石啊!”

瞬间,王天师空洞的眼神中爆发出攫取的光,他不管不顾地凌空跃起,死死地抱住那块冰雕,嘴里兴奋地喊道“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一道火光闪过,将王天师和冰雕一刀两断,熊熊燃烧起来,在空中化为飞灰。

余火熄了火焰长刀,看着空中洒落的灰尘,心中暗叹——你这也算死而无憾吧!

收起心中感慨,余火沿冰而行,他认为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应该能找到那位蓝衣少女。当初上山六人,如今死了两个,走了一个,除了苏嫣之外,就只剩下她了。

前路越来越冷,余火的猜测果然没错,那蓝衣少女就在这条路上,但出乎预料的是,那蓝衣少女竟然也被封在一块更大的寒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