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缕春光 > 第25章 诀别枪
    “是又如何?”光子没有反驳,潜龙有规定,不得擅自暴露身份,但是被人认出来,总不能不承认吧?不过警惕性又是提高了一层,但是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和感知力,接下来并没有什么危险感知?

    “您既然收了不败为弟子,那么这怕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了,而且那两大家族一夜之间崩分离析……”说到这里,东方玩闹假装不经意的看着刘春光的眼神,这久经商海的老狐狸,自然拿捏的十分到位。

    “我师兄帮我做的,因为我想为……我,我侄女讨个说法,他就帮我把段叶两家铲平了!”光子说的是云淡风轻。

    东方玩闹心里“咯噔”一声,“那是他们有眼无珠,得罪了光子兄弟你,和你的,你的侄女……的事情,我也是十分伤痛啊……”

    “你把我叫到这里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件事情吗?”

    “不,不,光子兄弟,我真的是有宝贝让你鉴赏的,刚才有岔开了话题,你出来执行任务,我听说潜龙都善于用冷兵器,一些普通的热武器和科技武器已经无法起到有效作用,你们把人体精炼到了极致,所以老哥哥这里有一冷兵器,请光子兄弟鉴赏一下!”东方玩闹竟然真的有什么宝贝,看样子还是一件兵器。

    “对不起了,我不是什么兵器鉴赏大师,更不懂什么兵器,你找错人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光子兄弟!”东方玩闹忙拦住了他的退路,“既然都来了,不妨看上一眼再走!”

    于是,光子只好随着他绕过那神龛,突然间,光子感到眼前一亮,随即全身血脉膨胀,一股燥热缓缓自丹田升起,强大的召唤力在凝结,整个人呼吸都紧张起来,几次压抑想要止住呼吸,因为他看到了一柄直直戳在一金色墩子上的长枪。

    长枪高约两米五,两根手指粗细,银枪头闪烁刺目银光,红枪杆好似热血铸就,金黄枪穗微微飘起,光子心里竟然有一种隐隐的共鸣,“这是……?”激动的指着这长枪问道。

    “光子兄弟对枪可是有研究?”东方玩闹自然在时刻盯着光子的变化,此时正好抓住机会,更近一步,“光子兄弟尽可上前鉴赏指点,我们多年来也不知道这到底是……”

    光子已然沉浸其中,所有的精神感知力全部包裹了这柄威武长枪,凝神看着长枪,但见金色枪穗随着他迈步带起来的微风一晃,竟然闪现出两个篆字,他因为受夏明白的熏陶,简单的经常用的篆字,甲骨文和秦汉时期的文字都是识得一些的,“诀别……”光子嘀咕这枪身上的字迹“诀别?诀别?什么意思,这枪的名字吗?”

    “这个……这个……我们东方家族多年传承之下,也不得知这柄枪的来源,但是当年沐王爷沐英也是用枪的,所以我们一致认为这就是当年沐王爷用的枪,不过有史记载,沐英的枪名为破天,不叫诀别,所以……请光子兄弟鉴赏指点一下!”东方玩闹很是客气。

    “我可以拿下来看吗?”光子眼神炽热,内心一股强烈的感觉,好像自己失踪了多年的东西一般急切。

    “自然是可以的!”东方玩闹看到光子的样子,立即心里一喜,这玩意扔在这里多年了,被家族当成绝世宝物,但是它究竟宝贝在哪里?没有人知道,此时看到光子的情形,心里一阵高兴,说不定这光子真的能看出个什么来?

    “呼”一股强烈而浓厚的气息随着枪柄瞬间扑入了光子全身之中,强大的精神印记如烙刻似的冲入光子识海,好像这枪认识他一样,又好像这枪是他的身体的一部分,长枪入手,熟悉又陌生,沉重又舒适,似曾相识,又模模糊糊,“诀别,诀别!”光子长枪一横,“呼”扬起一道劲风,东方玩闹身子随着风一颤,吓了一跳!

    金色枪穗根根竖起,好像炸开了的刺猬,银色枪头如朦胧月色之中的灯光,神幻莫名,光子低头抚摸着枪身,一股难以言喻的爱不释手,他从未用过武器,也没有试练过武器,但是今日一见这长枪,竟然一阵阵似曾相识,被识海和精神强自拉扯过来合二为一的感觉!

    “光子兄弟可是擅长枪法?”

    “不懂枪法枪技!”

    “不懂可以学,所谓……”

    “嘎嘎!”光子无意中转动枪身,但见长枪竟然从中间区域开始裂开一道缝隙,随着光子的用力,长枪竟然均匀的分成了四段,而且接头处有金色的金属机括,十分神奇!

    “啊?”东方玩闹大吃一惊,因为多年来,他们都没有发现这长枪还有可以链接的机括,“光子兄弟,你……”

    “我……我也不知道为何,就随意,就好像知道他能分开似的!”光子也是说不出来缘由,但是这长枪好像就是自己的,一点儿也错不了,触摸的感觉,丝丝的枪穗,一星一点的疤痕都是那么的熟悉,“可是,我……”

    “哈哈,哈哈太好了,果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枪既然重新找到了主人,自然再也不能在此蒙尘,自由天意指使不败将你引来我们东方家,就是为了与这枪团聚了,光子兄弟,如蒙不弃,这诀别枪就请万万不能拒绝!”东方玩闹十分大度的将枪送给了光子。

    “不……”光子虽然无比喜欢这长枪,但是他也知道这枪乃是东方家族的最珍贵的宝贝,岂能夺人所爱,还有一点,一旦自己接受了,那就与东方家族有了扯不断的关系了,所以他第一时间是拒绝的!

    “宝剑赠壮士,宝马配英雄,光子兄弟,既然这枪都感觉到了他的真正主人,我们又岂能将它禁锢在这幽暗的地方呢,不是我们将枪送给光子兄弟,是它自己要离开这里了,你若是不把它带走的话,那说不定还会出什么事情呢……”东方玩闹坚决的将诀别枪送给刘春光。

    “嗡嗡”光子脑海嗡嗡作响,竟然是诀别枪传回来的声音,几次拒绝再没出口,一咬牙,“如此,光子多谢东方大哥了!”

    “哈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走走……”拉着光子的胳膊就往外走。

    光子麻利的将诀别枪拆解成为了四段,一合并背在肩上,那么的自然流畅,好像整个动作练习过成千上万次一样。

    两人大步走出正门,东方三兄弟一看,好家伙这光子肩头扛着什么?

    还是老四东方玩耍眼尖,“枪头……是那沐王爷的长枪……怎么断了?”

    “不败,你送送你师傅!”东方玩闹笑着对东方不败说道。

    东方不败看自己师傅把镇族之宝扛了出来,先是一惊,然后自然会听父亲的话,“师傅……”

    光子对着东方玩闹点头,然后大步流星,随东方不败离开东方家。

    “慢着……哎呦!”东方玩笑差点蹦起来,“老三啊,你疯啦!”

    “给我……来人啊,给我拦住他!”老二东方玩火冲着门口高喊。

    “三哥,三哥,你是不是脑袋坏了,那是我们的镇族之宝啊?”

    “谁敢拦他,我杀了他!”东方玩闹沉声喊道。

    立即,门口的几名家族高手都沉默,退后,呆呆的看着大喊大叫的家主几兄弟。

    东方玩闹扫视三兄弟,“我问你们,你们可知段家,叶家为何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不是说他们惹了超级大人物吗?怎么了三弟,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我们的镇族之宝带回来,你怎么能这样让一个外人带走呢?”老大气的快吐血了。

    “那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东方家族一直被段家,叶家压过一头吗?”

    “三弟啊!”老二回答“自然是……因为他们上面有人啊,他们,他们……”

    “都说这沐王爷的枪是我们的镇族之宝?但是它的作用何在?起到了什么作用?让我们东方家压过了段家叶家?还是换来了真金白银?就算它是一件古董,又能值几个钱?”东方玩闹依然反问兄弟几个。

    “你不要扯这么远,这么重要的东西,不经过家族会议,你岂能直接送与他人?”老大依然不允。

    “家族会议?”东方玩闹冷哼一声,“段家叶家一直压我们一头,就是因为他们上面有人,在那个神秘的地方,也有人,但是这次为什么一夜之间灰飞烟灭了呢?就是因为他们得罪了更加强大的人,而那个人就是他!”东方玩闹指着光子消失的地方!

    “什么?”

    “啊?”

    “三哥,你不要随口……”

    “不败的师傅,就是那神秘所在的人,而且这次他只是动了动小指头,就让一直压在我们东方家头顶的两个庞然大物崩分离析,你们说……”

    “他是潜龙?”老大东方玩笑惊呼而出!

    然后东方玩火,东方玩耍一起捂住了大哥的嘴巴,这个可不能随口说的。

    “我拿一件我们研究了多年都没有研究透,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充其量一件古董的长枪换来一名潜龙与我们东方家族的情谊,大哥,二哥,四弟,你们说,我做的对吗?”东方玩闹笑着看着三位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