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缕春光 > 第22章 人固有一死
    “今天的事情绝对要封锁,不许向外透露一丝一毫,因为……牵扯到的东西会超过你们的想象,还有……”陈泽指着地上两只小恐龙,“还有你们俩,都得保密!”

    “我我我……铐铐铐!”好像根本懒得理陈泽一样,两只小恐龙萌萌的大眼睛看着刘春光。

    “这俩货因为被时间磁场影响,又是经历了时空隧道,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变异,在它们孵化的时候,你的血渗透了它们的骨血,所以它们心里和精神上认为你就是它们的……领……或者主人之类的,应该是这样!”陈泽对二人解释道。

    “啊?”光子吃惊不小,看了眼两只小恐龙!

    这俩货立即侧着头,萌着大眼睛,嘴角竟然还带着微笑看着刘春光,继续低声“我我我,铐铐铐……”

    刘春光一阵头大,陈泽一拍李亚硕的肩膀,李亚硕感到全身一阵温和,所有伤势几乎瞬间痊愈,露出无比惊讶之色,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假装有些生气的道“我历经九死一生,在白垩世纪玩了六年,得!结果给你带回来俩宝贝!”

    光子回头看着身后那破碎的残骸,“师兄,前辈,您说这是天外来客的东西?”

    陈泽一边收拾着破碎的盔甲残壳一边回答道“前辈?我很老吗?笑话我啊?给面子的话叫声疯子,不给面子叫声疯子老弟……”陈泽极速的将盔甲收拾在一起。

    “疯……疯子老弟?……”光子一阵无语。

    “对啊,我十九,你多大?”疯子陈泽依然是那副神情,那副言语。

    “我……”

    “你别理他!”李亚硕冷哼一声,对光子劝道,“他一直如此!”

    “不好……”此时此刻,光子才想起来,还有一个小女孩在等着自己,急忙向着山下奔跑,但是他跑了几步,却发现到处冰封,四下茫茫,已经分不清原来的现在的山丘,雪岭,疯了一样奔着那个他以为的方向飞扑过去“盈盈,盈盈……”

    一路上几个翻滚,两只小恐龙在他身后也是连蹦带跳的跟着,瞬间成为了两只大雪球,滑稽又好笑!

    “不不,盈盈!”刘春光跪在地上开始狠命的挖挖挖!

    顶峰突兀的出现一架几乎透明的飞行器,缓缓落在了陈泽跟前,陈泽将那些残破的盔甲放在了飞行器上,一扬胳膊,飞行器向着天空疾驰,瞬间消失,与李亚硕并排来到了刘春光身后,李亚硕开口道“对不起,光子,我没有照顾好她!”

    “是我,是我,是我害了盈盈!”光子依然在狠命的挖地上的雪。

    “你就是以这个状态进入潜龙的吗?你的心里考核如何过关的?生死历练是如何通过的?这是一个潜龙特工该有的表现吗?”陈泽厉声在身后叱喝刘春光。

    刘春光没有落泪,却愣住了,跪倒在雪地上,一动不动!

    “人固有一死的,被这片洁白掩埋,也挺好的,你想找到她的尸体?三次雪崩,三十公里雪山移位,如大海捞针了,放弃吧,接下来你就不是以前的刘春光了,我会把你培养成最顶尖的潜龙,去参加星门比武!”陈泽好像对于人的生死不是那么在意。

    刘春光站了起来,转过身对着陈泽深深鞠躬“疯子大哥!”然后抬头,“谢谢您救了我,我要去找那几个家伙,为盈盈报仇!”

    “又叫我大哥?我十九,你几岁?”疯子竟然一本正经的看着刘春光!

    光子一阵尴尬,“这个……我……我28,你19?”有些不相信似的。

    “我骗你有必要吗?不信你去问问龙头,要么叫我疯子,要么叫我兄弟,你把我叫老了,我很不高兴!”

    光子无奈的看向了李亚硕,李亚硕忙推了一下光子的胳膊“算了,别较真了,整个潜龙的人都叫他疯子,叫他前辈,大哥,他会不高兴的,随你怎么叫了,反正他也不是个正常的人!”

    “那多谢陈泽兄弟了!”光子只好认同这个自称19岁的疯疯癫癫小男孩的年龄了!

    “嗯,这还差不多,但是以你此时只有区区三星实力,去找一群五星六星元力的高手报仇,你那不是自寻死路吗?”陈泽有些满意。

    “三星?”李亚硕有些惊讶,忙打量刘春光,微微用元力感应,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三星实力了,两个小时之前,他还刚刚一星实力,竟然猛地窜了两个级别?难道是那一团绿光?

    “请疯子……兄弟指点!”光子认真的对陈泽鞠躬,然后低声问李亚硕“他到底什么年纪?”因为这个陈泽陈传艺,看上去真的就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

    但是却突然被李亚硕拦住,“等等,光子,你先等等,这疯子对谁都这样的态度,你也别太相信他,他会拿你当实验的,一不小心就给你试验没了!”

    光子立即回忆李亚硕的话,发明了飞行器,人飞没了,电磁装置,人也成了电人,估计人也电没了,这眼前的李亚硕,去秦朝给整到白垩世纪去了,要不是李亚硕实力强悍,说不定又是一个失踪人口,不由得有些发懵“这……”

    “好不容易我要收个大哥,你竟然给我捣乱,我我铐……”陈泽差点气的蹦起来。

    “我我我,铐铐铐!”听到有人喊我铐,这俩小恐龙立即配合起来。

    “这次事情,大理的那两个人也不无关系,我想去处理一下,无论潜龙有没有任务,他们在这一块为非作歹,鱼肉乡里,我既然遇到了,一定要管一管的!”刘春光恢复了作为一名潜龙的态势。

    “我跟你一起去吧!”李亚硕有些不放心刘春光的状态,要跟他一起下山。

    陈泽耸了耸肩,提了提大裤衩子,抹了一把鼻涕,“好吧,我回去等你们,在你几个兄弟的御龙苑小区等你,我有话给你说!”陈泽说完,不管两个人的反应,竟然向着山顶走去。

    光子和李亚硕就这样看着他的背景,莫名其妙,但是三个呼吸之后,不知道是风雪遮挡了视线,还是眼睛迷糊了,陈泽竟然消失在了漫天风雪之中。

    李亚硕好像习以为常了,嘀咕道“指不定哪天,他把自己也给试验没了……你可千万别全相信他!”

    “他到底什么来历啊?到底多大?”光子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潜龙的人,谁都没有身份档案,只有星门元力星阶记录,或许他真的19岁吧?!”

    电视上播报新闻,雪山发生巨大的雪崩,好在是人迹罕至的东侧山岭,各种声音都被解释成为了雪崩的景象,而秦盈的几名同学却疯了一样跑到了管理部门,哭着大喊“不行,不行,东山岭有人的,有人,是我们同学!”但是却被无情的拒之门外。

    光子看到了玲玲和夏晓,赵晟,吴思退,高帅五个人,心里不由得一阵悲伤,但是却拦住了五个人“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盈盈……”只有这一句解释,就与五个人告别。

    玲玲和夏晓立即哭着蹲在了地上,她们大学四年一个寝室,感情十分要好,此时听到了秦盈的噩耗,无法抑制情绪,在雪地上痛哭起来,刘春光心里也是十分悲伤,这他自己有很大的责任,立即转身,扶起来玲玲和夏晓,“别哭了,盈盈有你们两个好朋友,是她的幸福!”然后瞪了一眼高帅,却被李亚硕拉住了胳膊。

    光子拿过夏晓的手机,快速输入一个号码“这是我的电话,麻烦你们帮忙处理一下以后的事情,至于盈盈的死,我……”眼圈有些发红,“盈盈没有亲人了,你们是她最亲的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然后跟着李亚硕离开雪山。

    第二日,大理段家,叶家所有高层全部集合,在洱海边的一处私人别墅,豪车云集,家族各个高层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家族聚会只有春节的时候才会有的啊,怎么家主突然召集大家回来呢?无论是海外的,还是国内的,不管多忙多紧的事情,全部放下,立即返回大理。

    段曌和叶笙歌也是很高兴,这么热闹,是不是家族又有大的变动呢?但是这次却与以往不同,虽然段叶两家有很深的交情,但是这等所有高层人物聚在一起,还是第一次,于是随着各路高层的到来,傍晚开始掌灯,霓虹闪烁,洱海边变得柔美起来。

    “段局长!”叶家家主叶开枝五十来岁,身形修长,看上去很是和善,对着段家家主客气道“这是怎么回事呢?您可是知道原因?”

    段家家主乃是局长身份,名叫段厚,自称厚道的厚,这两人加上那个东方家族的东方玩闹,乃是大理最强大的三个家族,基本上荣辱与共。

    “我也是不知道啊,一夜之间,我们北美,澳洲,香港的业务都受到了冲击,好像有人故意为难我们似的!”段厚皱眉不解。

    “我们叶家的刚上市的那家子公司,一夜之间给亏的血本无归啊……我今天早上到中午,接到了十三个分公司被直接毁约的电话,很多都是多年合作的老朋友了呢!”叶开枝来回在大理石地板上踱着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