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任女 > 第七百三十章 无耻小人
    司空云冰面色一变,八大金刚加入魔宗时,都曾用自己的道心立下过誓言,发誓永远效忠魔君,与魔宗共进退!若有违背,轻者道心被毁,重者则会神魂迸散,灰飞烟灭!

    妊乔扫了一眼司空云冰脸上的神色,便知魔君所言非虚,她沉吟了片刻,转头对司空云冰道“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旁人无需插手……”

    只是她的话音未落,就被一声高喝打断了“小丫头,你先躲远一些!”

    白瑾满头蓬乱的白发根根竖立,牙齿变得越来越尖利,两只手臂变成了两只前爪,两条腿变成了两只后爪,化身成一头毛色雪白的八尾妖狐。纵身一跃,将面前的妊乔一爪拍开了,怒道“此人杀死了阿黑,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替阿黑报仇雪恨!

    “小白!快回来!你不是他的对手!”妊乔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地,她想要制止白瑾,却已经来不及了。

    “既然你那么急着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魔君犹眸色一暗,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银色的长剑,那把剑冷芒四射,剑柄上刻着繁杂的楔文,剑身上仿佛有日月山河在缓缓流转。

    “这是……弑仙剑!”

    妊乔陡然睁大了双目,眼底闪过一丝惊疑之色。弑仙剑不是在幽冥神君手中么?怎么魔君犹的手里也有一把!妊乔暗自摇了摇头,或许,魔君犹手中这一把才是八千年前弑仙剑的本体!若真如此的话,幽冥神君手中那把弑仙剑或许很快就要消失了……看来,那日在点仙大会上用弑仙剑伤了胡九姬的人正是魔君犹!

    不好!小白有危险!

    妊乔正欲冲上前去,就被司空云冰一把拽住了。妊乔转头怒视着司空云冰,道“放开我,我要去救小白!”

    “小丫头,你不能去!弑仙剑是九幽冥宫中的重宝,威力巨大!相传上古时期主宰天道杀伐的诛仙剑阵是由诛仙、戮仙、陷仙、绝仙四把仙剑和一百零八枚陨晶阵柱共同组成的。诛仙剑阵威力无穷,阵法之中变幻莫测,杀机重重,上可诛满天神佛,下可灭九幽百鬼!就算是七品的混元仙尊误入此阵中,都难逃被诛杀的厄运!天帝忌惮诛仙剑阵的威力,将剑阵中的戮仙、陷仙、绝仙三把仙剑取出来,封印在西方洪荒大陆的须弥山下。而后,战神无伤临死前又用全身真气凝聚成一把巨剑毁去了诛仙剑,诛仙剑阵才渐渐销声匿迹。很少有人知道,诛仙剑阵中还有第五把仙剑,便是这把弑仙剑!当初,九幽冥主为了封锁这条消息,可是付出了相当惨痛的代价!”

    原来如此!妊乔双瞳一颤,一把弑仙剑就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若是配合诛仙剑阵一起使用,一定会威力倍增!日后若是有机会,就将那套诛仙剑阵转送给幽冥神君吧!

    “轰!”

    一声巨响传来,随即,众人的面前就亮起了一道刺眼的白光,妊乔看不到白瑾的身影,急得团团转,口中不住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片刻过后,那片耀眼的白光消失了,妊乔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形,魔君犹手中那把弑仙剑瞬间放大了数倍,化作一把银色的巨剑向白瑾当头斩落,白瑾的身躯周围笼罩着一层莹润的光芒,将弑仙剑的剑气阻隔在外。

    妊乔一时间竟有些惊呆了,小白身上究竟有什么宝贝,居然能毫发无伤地抗下弑仙剑的一击!就算自己冲上去,用古鼎残片扛下所有的剑气,也会被强大的劲气震伤。

    “不可能……是不是我眼花了?”

    司空云冰用力揉了揉双眼,盯着小白身前那根枯枝看了看,神色惊诧地道“竟然是瑶枝!”

    “瑶枝?那是什么?”妊乔不解地看向司空云冰,她知道笼罩在小白身躯周围那层莹润的光芒是从那截枯枝中散发出来的。

    司空云冰微微摇了摇头,道“我曾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关于瑶枝的记载,心中也不甚笃定……但能轻而易举地抗下弑仙剑如此强大攻击之力的仙器,放眼整个仙界,也寥寥可数。”

    司空云冰又盯着那截枯枝看了一眼,才继续道“这瑶枝乃是青丘狐族的圣器,其威力不弱于诛仙剑阵!上古时期,青丘狐族声名远播,声望远高于四灵山,连天宫中的人见了都要礼让三分。神魔大战发生后,青丘狐族的首领就不见了踪迹,和他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件狐族的圣器瑶枝!至此之后,青丘狐族的威望一落千丈,逐渐衰败了下去。他们一直派人四处寻找这件圣器的下落,可是万万载过去了,这件圣器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后来,他们就慢慢放弃了寻找,甚至已经忘记了这件圣器的存在……”

    “唰唰唰唰——”

    正在打斗的双方,局势突然逆转了,白瑾面前那截枯枝突然开始疯长了起来,无数条翠绿色的枝条卷向了魔君犹,将他的身躯紧紧地缠住了。

    “吼!吼!吼——”

    魔君犹身后那十数道黑影纷纷化作头顶长角、身披鳞甲的半魔人,向妊乔等人飞扑而来。

    一道劲风从妊乔身侧疾掠而过,迎上了那群半魔人。妊乔立眸一看,正是轰轰,只见他高高举起了那条玄铁打造的手臂,一拳捶向了其中一头半魔人,那头半魔人忙架起双臂抵挡,可它的身躯仍然被捶成了一团墨色的血浆。

    魔君犹满面怒容,他受困于年幼的自己体内,真正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来,所以,他才将九幽冥宫中的弑仙剑盗了出来。那晚,在那间残破的祠庙中,他曾与青丘的这只小狐狸交过手,这只小狐狸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何时变得这般强悍了?难道是因为那截枯树枝?

    魔君犹越是挣扎,那些翠绿色的枝条就缠得越紧,根本无法挣脱,只得扯开嗓子怒吼道“司空云冰!你此时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司空云冰将一样东西塞入妊乔手中,在妊乔耳边低语道“小丫头,得罪了!”

    说罢,他抽出冰魄神剑架在妊乔的脖颈上,对白瑾道“白公子若是不放人,这个小丫头就没命了!”

    妊乔先是一怔,既而火冒三丈地道“司空云冰!你这个无耻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