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长生霸婿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建造厂房
    第二天一大早,宿醉的赵天宝就被金果儿吵醒了。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刚刚七点半。

    昨晚和那帮人喝了三箱白酒,啤酒不计数,早晨睁开眼还天旋地转呢。

    赵天宝翻了身,捂着耳朵继续酣睡,房门又传来重重的敲击声。

    “赵胖子,赶紧穿衣服下楼,小曈姐在楼下等着呢!”

    赵天宝这才想起来,今天答应和王雨曈去办理土地交接手续。

    “来了来了!”

    赵天宝从床上爬起来,脚下如同踩了棉花,脑子嗡嗡响,好似坐在旋转木马里,连滚带爬冲进洗手间一阵干呕。

    七点五十分,西装革履的赵天宝出现在酒店大堂,金果儿穿着一身羊绒衫外套风衣,正和王雨曈聊天,赵小黑老实巴交的站在一旁。

    四人集合,乘车直奔土地管理所。

    王雨曈对这一套程序熟门熟路,而且里面还有熟人,办理的过程十分顺利。

    赵天宝支付了费用,合同一式三份,土地使用权到手了。

    虽然有白凤九的关系在,但是土地的钱还是要给王家,帮忙是帮忙的事,亲兄弟明算账,这是王雨曈来之前,王天梁亲自交代的。

    离开土地管理所,王雨曈带着他们又来到一家建筑设计公司。

    这家公司是也是王家的产业,工厂设计、施工一条龙服务,免去了很多麻烦。

    经过一周的地质考察、厂房设计方案很快拍板,施工人员入场,挖掘机、铲车干得热火朝天。

    金果儿带上了白色安全帽,每天盯在工地上,尽职尽责让赵天宝咋舌。

    金家曾经的二小姐,锦衣玉食,从没吃过苦受过累,被驱逐出家族,身份巨大的落差下没有自暴自弃,反而奋发图强,这让赵天宝竖起大拇指。

    这块地有两千三百多平方米,需要建造三个生产车间,两个仓库,一栋员工宿舍,一栋办公楼,计划四个月完成。

    金果儿却等不及了,现在已经入冬,再过两个多月气温陡降,已经不适合施工,只能等到来年开春在干,那就不是四个月了。

    她找到王雨曈,商议增加两个施工队,争取寒流到来之间,完成大框架的施工。

    王雨曈欣然同意,在其他工地借调了一部分人,在王家的大力支持下,不到一个月,工厂已经初见规模。

    今日冬至,无双美白馆已经通上了暖气,白凤九穿着单薄的衬衫,送走最后一个来买美白药的客人,将暂停营业的牌子挂在门口。

    钢化玻璃门被推开,金无双裹着一团寒气进来,外面寒风呼啸,冻的她鼻尖通红。

    白凤九忙上前,接过金无双手中的购物袋。

    “买这么多好吃的,今天什么日子?”

    金无双脱下呢子大衣,连同围巾挂在衣服架上,拢了下长了不少的头发,道“今天冬至,咱们包饺子,我还买了一瓶红酒。”

    “饺子就酒,越喝越有。”

    金无双白了他一眼,那是喝白酒,红酒怎能只配饺子,她还买了海鲜呢。

    白凤九锁好门,金无双将蔬菜拿到厨房,扎上围裙和面、醒面、弄饺子馅,手法娴熟,俨然一副家庭主妇的模样。

    一个小时后,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桌,还有三个凉菜三个热菜,可谓是丰盛。

    金无双端起高脚杯,“凤九,谢谢你一直来对我的照顾,我敬你一杯。”

    白凤九端起酒杯碰了一下,金无双仰头喝干,可能是喝的太急,呛的不住咳嗽。

    “无双,你慢点。”白凤九关切道。

    金无双摆了摆手,又倒了一杯,“这一杯,是弥补结婚那天,我们没有喝交杯酒,金天补上。”

    说完金无双勾着白凤九的胳膊,仰头又将杯中的酒喝干。

    两杯酒下肚,金无双眼睛变得迷离,脸颊飞起一团红晕,在光洁白嫩的皮肤映衬下,让人痴迷。

    白凤九耸了耸鼻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甜味儿,是红酒的味道?还是金无双身上散发的味道?

    金无双伸手去抓酒瓶“凤九,我再敬你一杯。”

    “无双,在喝就醉了。”

    白凤九阻拦,酒瓶没抓到,却抓住了金无双的手。

    一股电流传导在二人手臂,然后刺激着大脑皮层,白凤九这才明白,空气中那股甜甜的味道,叫做荷尔蒙。

    “凤九……”

    金无双凑过来,白凤九的心跳在几秒内狂升到了每分钟一百二,呼吸也变得急促。

    活了十万年,白凤九只有历经生死的时候,心跳才会这样快,自从练成不死不灭金身,他都不知道紧张是什么滋味的。

    看着金无双精致的脸庞,娇艳欲滴的朱唇缓缓靠近,白凤九的心都要融化了。

    白凤九也缓缓凑过去,却没有一亲芳泽,因为金无双的头低下去,看着白凤的手。

    “你等一下。”金无双起身离去,只留下一脸落寞的白凤九。

    金无双休息的隔间里传来一阵翻箱倒柜,也不知道她在找什么东西。

    “当啷!”

    “哎呀!凤九,你过来帮帮我。”

    白凤九急忙起身来到卧室,发现金无双正撅着翘臀,趴在床底下找什么东西。

    白凤九将目光动金无双的臀部挪开,问道“你在做什么?”

    白凤九指着床底下道“你的结婚戒指,不小心滚到床底下了,你帮我拿出来。”

    这是一张箱式单人床,和地面只有五公分的距离,手伸不进去,白凤九弯腰抓住床沿,直接把床抬了起来。

    金无双匍匐在地,探头进去寻找滚落在里面的戒指。

    几分钟后,金无双从下面爬出来,左手拿着一枚男士铂金戒指,右手拿着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可能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不小心丢在床底的,金无双随手丢在一旁,吹了吹铂金戒指上的灰尘。

    “我给你带上。”

    金无双抓过白凤九的手,带在他的无名指上,随后反过来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枚戒指是当初结婚的时候买的,因为公司出了紧急情况,婚礼举行到一半金无双就离开了,戒指也没来得及交换。

    后来公司频频出事,金无双心情非常差,这枚戒指也就被丢在了包里,直到现在。

    白凤九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枚粉钻铂金戒指,帮金无双带上,时隔九个月,两枚戒指终于物归原主。

    “继续吃饭吧。”金无双见白凤九不错眼神的盯着自己,急忙侧头说道。

    白凤九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卧室。

    金无双跟在后面,回手关上房门,这才发现门框上不知什么时候,贴着一张黄纸。

    金无双伸手揭下来,团成一个球,丢在了垃圾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