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婆婆特别刚 > 042.硬核婆婆上线
    靳棠这边和公司请好了假,然后赵芷若就让酒店的管家帮忙订好了票。

    之后两人简单的收拾好东西,便一起坐飞机飞回了纽约。

    一路上赵芷若都很兴奋,一直想象着秦默会是怎样一副震惊的表情,倒是忘了自己害怕坐飞机这茬。

    靳棠心中虽然有些小忐忑,但多半也是带着兴奋和期待的。

    自己说不上对秦默很想念,可是确实很想见到他。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两人终于落地了,只是秦默的助手arren居然早已经等在了机场外。

    赵芷若一脸疑惑,明明自己是偷偷回来的,秦默怎么会知道自己今天的飞机。

    arren解释说她们那边退房和让酒店管家买机票的时候,秦默这边都可以查询到账单和记录,秦默之后有和酒店核实情况。

    因为她们偷偷摸摸不说,秦默知道她们是想制造惊喜,所以他也就配合着,就没有捅破这件事。

    赵芷若平时不说英语,但靳棠发现,赵芷若的英语口语比自己可还要好。

    后来才知道,因为秦墨一开始怕赵芷若不适应,所以不仅给赵芷若请了老师,甚至还自己亲自教她英语,所以现在沟通无障碍,只是不怎么会写和阅读而已。

    赵芷若十分生气,好不容易制造的惊喜,结果自家的那块石头这么没情趣。

    既然配合就配合到底啊,就不能装作不知道,居然还派人来接自己。

    arren说原本秦默是要亲自来接的,但昨晚酒会喝的有点多,可能睡觉睡过了,打电话没接。

    arren怕耽误时间,就按照之前的安排,先过来接她们了。

    arren把两人送到别墅后,赵芷若就让他先回去了。

    赵芷若按指纹开了门,然后转头笑着和靳棠说道“下次给你也录个指纹,你以后来方便点。”

    靳棠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赵芷若真是越看对方越觉得这个儿媳妇对眼。

    两人拎着行李箱刚进屋子,就闻到厨房里飘出的煎鸡蛋的香味。

    赵芷若十分意外“默默竟然开始做早餐了?果然我不在,倒是很快适应,学会自给自足了。”

    赵芷若说着喊了两声秦默,接着脚步欢快的进了厨房,随后声音戛然而止。

    靳棠把行李放在一边,正想进厨房,却发现秦默揉着一头没打理的柔软黑发,紧蹙眉头,从书房出来了。

    两人互视一眼,都十分意外。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靳棠?”

    “秦默?”

    等等,秦默在书房,那在厨房的人是谁?

    靳棠正疑惑,只见赵芷若怒气冲冲的从厨房出来了,后面跟着穿着之前赵芷若为靳棠准备的睡衣的楚晓婉。

    这一幕有点熟悉啊

    靳棠脑海中不知为何炸出了一段狗血又熟悉的旋律。

    她差点脱口问道“艾丽,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

    秦默和靳棠一样,显然被眼前的情况给弄懵圈了。

    在所有人都僵在原地的时候,赵芷若寒着脸径直走向秦默,然后做了个让所有人都更加震惊的举动。

    只见她冷冷的望着秦默,然后抬起手毫不犹豫的“啪”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秦默那张俊美的脸上。

    秦默玉色白皙的脸颊上立马印上了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印。

    “妈”秦默还没缓过神,因为赵芷若一直很心疼自己,从没舍得打过自己巴掌。

    这一巴掌,把他打的更加懵b了。

    楚晓婉回过神,戏很多的跑过去,心疼的看了看秦默的脸,眼角带泪的解释道“阿姨,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都是误会,我们其实”

    “你闭嘴。”赵芷若直接打断了楚晓婉的话,辞色锋利的说道,“你现在是私闯民宅,还未经同意动用私人物品,这是在美国,我可以直接先狙杀了你。”

    靳棠再次受到了震惊,赵芷若也太硬核了吧!

    楚晓婉没想到赵芷若并不像看上去的那样温柔和善,说话和态度这般强硬凶狠,一时被她给吓住了。

    她可怜兮兮的说道“阿姨,我不是私闯民宅,我昨晚”

    “昨晚的事我会问清楚,但不是在你口中。”赵芷若寒着脸,再次打断了对方的话,“把你那没有修养的手,从我儿子身上拿开。你给我滚到一旁呆着去。”

    秦默从没见过赵芷若发这么大的火,所以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听了赵芷若的话,忙一把推开靠自己很近的楚晓婉。

    楚晓婉心里虽有不甘,但也不敢再贸然开口,只好退到一旁,眼神触及靳棠时,嘴角勾起一丝轻慢的笑意。

    赵芷若抱着臂,犹如审问犯·人一般,抬头睨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秦墨“秦默,解释下。”

    秦默脸还火辣辣的,他舔了舔干燥的唇,仔细的回想了下道“我我昨晚参加一个酒会,然后喝多了,之后是arren送我回来的,但是我确定,我是一个人。”

    赵芷若脸色并没有缓和“哦?然后呢?”

    秦默低着头“然后醒了,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赵芷若应了声,接着望向楚晓婉,问道“你是怎么闯进来的?”

    楚晓婉忙说道“阿姨,我没有,我当时在酒会上看到秦默喝多了,我不放心,我就开车跟在他后面。然后我和秦默助手说了情况,就留下来照顾秦默的,照顾了他一夜我们我们没做什么的,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

    楚晓婉眼眸低垂,表情哀怨,说完还幽幽的望了眼秦默。

    这副可怜委屈的样子,完全无法让人信服两人昨夜没发生什么。

    赵芷若眼神又飘向秦默。

    秦默思索了下,应道“就像她说的,应该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应该?应该什么应该!

    赵芷若觉得自己被秦默气得七窍生烟。她瞄了眼靳棠的脸色,然后说道“给arren打电话,让他过来。”

    秦默应了声,便进去找手机,然后拨通了arren的电话。

    赵芷若睨了眼楚晓婉,然后轻点了下下巴,说道“你,跟我来。”

    楚晓婉犹如惊弓之鸟,一副无助受惊的模样,还求助似的看了眼秦默,可惜秦默只顾着打电话,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赵芷若让靳棠在客厅坐一会,然后给了秦默一个冷厉的眼刀子,接着带着楚晓婉进了客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