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浪打桃花 > 第六二五章
    看到这种情况,老九和老十心里也就清楚了,人家是在故意装作不知道有外人进来了,出于本能,他们不由得又打量起整个房间,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在背对着他们的角落里,还有另外两条身材单细的汉子,也在手忙脚乱地救治地上昏迷不醒的青衣人。

    看到那两个身材纤细的汉子,老九和老十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上翘了一下,暗想,怪不得他们有那种匀称苗条的身材,却原来是女扮男装。

    不过,此时却不容他们多想,等到他们二人把屋子里的情况都看明白了之后,又把目光落在了那个头顶上冒着白气的汉子,不用问,这是到了运功排毒的紧要关头,不过,当他们看到这条汉子在替别人运功排毒之时却发现他们走了进来,而且还镇定如初,就凭这一点,他们觉得这条汉子的功力要比他们二人强上很多。ii

    就在他二人全神贯注地观望之际,却见闭目运功汉子的头顶上冒出来的白气消失了,二人正以为这条汉子已经到了天人交泰之时,却不料,汉子的头顶上突然间白气大增,眨眼间已经变得蒸腾缭绕了。

    老九和老十正自不解之时,却感觉后背一沉,瞬间,他们的心一凉,完了,后心最要命的地方被人家封住了,这个人此时想要他们的性命,只需要稍稍用点力气就可以了。

    然而,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那个人并没有再接着用力,而是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擅闯我珠宝店。”

    听到后面的问话,两个人一下子放下心来,却都不由得张大眼睛朝前面望去,眼前哪里还有运功疗伤的汉子的影子,就凭这一点,老九和老十立刻就钦佩万分,于是,他们立刻收起护身的罡气,很痛快地回答道;“我们奉令主蚌娘娘之命,前来求助于珠宝店的大掌柜文娘。”ii

    “你们叫什么名字,有何事求于我?”

    这句话问过之后,两个人都明显地感到,压在他们后心的手已经是悄然离开了,于是,老九和老十立刻回答道;“我叫老九,我叫老十。”

    回答完文娘的问话之后,他们二人又说道;“听话声,您应该就是文娘大掌柜的。”

    不过,让他们诧异的竟然是,他们回答完了,也试探完了,却没有听到对方的回答,就在这时候,他们感觉眼前一花,刚才那位不知道是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们后面,紧接着,又在他们二人根本不知情的瞬间就控制住了他们的这个人,这时又轻飘飘地来到了他们面前,老九和老十再也无话可说,只能承认自己在人家面前只配做一个跟班的或者是仆人。ii

    于是乎,这两个人不待那个汉子回答,而是立刻十分恭顺地回答道;“既然是文娘大掌柜的,就请您听我们详细说一说。”

    那条汉子点头,也就是说他承认了自己就是文娘,于是,老九和老十就把他们二人为何来到县城,又是如何丢失了晋元晋公子,详详细细说了一遍,文娘闻听,立刻联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所以,他不由得猜测到,那位晋元晋公子的失踪也许应该和那些个假道士有关。

    文娘虽然判断出晋元的失踪和那些道士有关系,却又不知道晋元是谁,对眼前的两个汉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那四个家人还在昏迷之中,于是,他没有在接着问什么,而是再次来到刚刚被他救醒的家人身边,先把他扶了起来,然后又告诉他快去找一碗清水喝下去,紧接着,他又把一个昏迷在地上的家人扶着坐了起来,然后,五指并拢,对着那个家人的极泉、曲池、太冲三个穴位戳了过去。ii

    紧随其后,那个家人哼了一声,接着喉头咯咯作响,似乎有痰吐不出来。

    这时候,老九和老十看出了门道,这位叫文娘的汉子很不一般,虽然还不能够和他们钦佩的江白相比,不过,他们却觉得这位汉子救人的手法似乎在哪里见过!

    就在这时候,他二人灵光一闪,不由得上前迈了半步,文娘见状,还以为他们急着要去找晋元,于是,先把手搭在了那个家人的后心,然后才对老九和老十说道;“二位莫急,等我救醒这位家人之后,咱们再去找那位晋公子。”

    听到文娘的话,老九和老十觉得机会来了,再不说的话,怕是今后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忙着上前说道;“我们是否也可以施以援手!”

    文娘知道烟波寨的人个个身手非凡,也知道他们绝不会干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再者说,她们三个现在都是男人的装束,也就用不着避讳什么了,所以,他立刻点头说道;“那就麻烦九哥和十哥了。“ii

    这是一声亲切地称呼,老九和老十十分感动,不由得说了句;“如此,多谢文娘大掌柜的。’

    这时候,小月和巧凤两个人正在同时出手,救治一个家人,恰好还剩下一个倒地昏迷的家人,于是,老九也瞬间点了这个家人的太冲、极泉和曲池穴,不待那个家人有反应,紧接着就把手掌心贴在了那个家人的后背上,过了一会儿,老九的头上冒出了丝丝白气,那个家人坐着的身体也稳当了。

    老十见状,显示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猛吸一口气,踩着八卦方位,绕到老九身后,瞬间挥掌,就听屋子里发出了呼呼地风声,再看老十,手掌超前,紧紧贴在了老九的后背上。

    片刻,两个人的额头上流出了大滴的汗珠子,却没有冒出白气,站在一旁紧张观望的陈尘,很想上前帮忙,遗憾的是他不行,他的功力不够,不过,他却是大开眼界。ii

    就在这时,陈尘分明看到老九和老十救治的家人的身体晃动了一下,开始,他还以为那个家人在昏迷中坐不住了,他刚想上前扶他一把,却不料,还没等他伸手,那个家人张开嘴,哇地一声,喷出一口又黑又腥的粘痰。

    再看细高的老九依然是双手贴在家人的后背上,不过头顶上却冒出来蒸腾的白气,老十不知何故已经腾空而起,如同鹰隼般俯冲到了那个家人的头顶上,两只手掌左右互击,噼波,掌声带着撕裂之声,发出一道红色光芒,紧紧箍在了那位家人的头上。

    矮胖的老十还在那位家人的头顶上盘旋,坐在地上的老九,却挪开贴在家人后背上的双手,对着那道红光挥掌拍去,轰、咣,两声巨响,一道黑影从家人的口中喷射出来。

    正在家人头顶上盘旋的老十,立刻从腰间抽出他那把大蒲扇,对着黑影挥了过去,蒲扇立刻射出无数根闪闪发光的银针,然而,那条黑影并没有躲闪,而是飕地一下张开一张黑网,包裹住了老十和他发射出去的钢针。ii

    “哇呀,不好!”随着喊叫之声,老十噗地一声重重地摔落地上。

    千钧一发,危在旦夕,一条紫色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缠住了那条黑影,黑影左旋右突,上下翻飞,却无法摆脱那条紫色身影,陈尘看得惊呆了,情势危急,他又帮不上忙,不料,眼前更加惊险的一幕出现了,就看那条来回翻飞的黑影,开始时还企图躲开那条身影,到后来,它见摆脱不掉身影,瞬间膨胀,发出呼哧呼哧,瘆人的喘息之声。

    呼哧声过后,黑影不见了,那条紫色的身影也不见了,陈尘和落地的老十还有老九正在怪异之时,猛然间从天棚中传来咔吧一声,随着那声脆响,天棚上出现了一个空洞,瞬间,屋子里大亮。

    紧接着就听到啪地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摔落地上,屋子里所有的人,包括已经苏醒过来的那两个伙计,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到了响声落下的地方,哇塞,天棚开出窟窿的地方,一柱阳光照射在屋子地上。ii

    这时候,众人才看到,原来地上蠕动着一团黑影,眼看着这团黑影迅速膨胀,眨眼之间就要膨胀到爆裂之时,那条紫色身影,从天棚上的窟窿里降落下来,宛若天人一般,挥起双掌,对着那团快要爆裂的黑影,一记横扫千军。

    瞬间,屋子里刮起了猛烈地风暴,风暴核心发出一团火光,熊熊燃烧,片刻,那团黑影化为灰烬,紫色身影现身,正是文娘大掌柜的,就见他对着老九和老十双手合掌相谢道;“多亏壮士出手相援,这才彻底消灭了那些个假道士种下的毒蛊,也救了这四位家人。”

    这时候,被老九和老十救助的家人颤抖着站起身来,双手抱拳,对老九和老十表示谢意,慌得他们二人也急忙抱拳回礼。

    经过这一番拼搏,四个家人都被救了过来,陈尘对着文娘、小月、巧凤还有老九和老十作了一个罗圈揖,高声说道;“各位的大恩大德,我陈尘无以为报,今后,只要诸位好汉有事情知会一声,无论水里火里,我陈尘眉头都不会眨一下。”

    陈尘说完这句话,文娘他们众人纷纷抱拳还礼,四个家人见状,纷纷跪拜,然后退下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