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他注定早夭,在此之前,能与琉曦多些时光相处,哪怕身死,心中应当也会少些遗憾。

    第二日,琉曦与萧绎两个人离开了蕴灵宗。

    夜寒渊抱着叶凌月,本也准备离开,却瞧见叶凌月眼中总有着不可言说的落寞。

    是啊,叶凌月前世今生皆是凡人,却从不得所求。

    亲情、友情,无不是叶凌月的牵绊。

    她非叶家亲生,心中孤独比之常人更甚。

    倒是他疏忽了。

    “我再陪你一日。”夜寒渊主动提议道。

    “怎么突然这么想?”

    不是昨日才说今日就要走的么?

    临走之前却又变卦了?

    “如何舍得下你。”夜寒渊温和的笑了笑。

    这情话……

    好似都不需要人教的!

    吧叶凌月给撩拨的不要不要的。

    “你很担心他们?”

    夜寒渊所说的他们,自然是指琉曦与萧绎。

    “五殿下没有灵力,琉曦所擅长的又在医术上,一路上难免碰到有心人。”

    皇家斗争自来都是胜者为王,强者不择手段。

    萧绎本身就十分孱弱,即便是师伯强行的为萧绎稳住了神魂,却也无法让萧绎痊愈。

    很快,萧绎还是要死的……

    “那个小姑娘可不简单,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萧绎他倒是不知道,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个聪明人。

    不懂得自保,也活不到现在。

    至于琉曦……

    “琉曦是轩辕世家的后人,医术无双,自然不简单。”

    “我说的不是这个,以后你会明白的。”

    琉曦资质不在武道,因此修为平平。

    但那一身的医术,若非高人所授,单单只是演武大陆的轩辕家,根本就没此能耐。

    “哦~”

    叶凌月似是有些疲惫,打了个哈欠。

    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夜寒渊最后说的那句话。

    “怎么了,累了?”

    夜寒渊俊眉微皱。

    这会儿刚起来没多久,叶凌月昨日睡得早,按理说不应该如此才是。

    “月儿,月儿……”

    夜寒渊叫了几声,叶凌月却根本就没听见,已经靠在夜寒渊的怀中睡着了。

    夜寒渊慌忙将叶凌月抱回了房间,将叶凌月放在了床上。

    双指轻点在叶凌月的眉心处。

    一道神识便由此进入了叶凌月的身体之中探查究竟。

    叶凌月体内的生机依旧还在,甚至比之前更甚,可为何叶凌月不只是变小了,还比以前更容易累?

    一番查探下来,似乎并未有什么异样。

    “难道是有意识的……”

    夜寒渊忽然间意识到。

    若是在叶凌月的身体里隐藏着什么,在他人探查之时还懂得隐藏的话,怕是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

    “若是如此,或可一试。”

    夜寒渊打定了主意,便取出了本命灵石。

    随着灵力施展开来,灵石浮与叶凌月的天魂处上方。

    叶凌月的身体此时还是幼童,他不敢用过多的灵力,便只能引导着丝丝的灵力送往叶凌月的经脉之中。

    这些灵力缓慢的进入叶凌月的身体,一直不曾有异。

    可忽然间,原本是丝丝灵力输送,却变成了大胃口的掠夺!

    庞大的灵力不收夜寒渊控制的输入了叶凌月的体内,夜寒渊惊讶之下,紧急想要撤回灵力。

    生怕自己强大的灵力会损坏叶凌月的经脉,带来不可逆的损伤。

    却不想,叶凌月并无异样,面色如常,经脉也不曾出现问题。

    “竟如此奇怪!”

    活了三千年的夜寒渊也不曾见过如此状况。

    夜寒渊正疑惑间,叶凌月的眉心处似是隐约的闪烁着淡淡的金光。

    “这是……”

    夜寒渊有些不可思议。

    “金丹??”

    凡人修炼,不是只能凝结出一颗内丹么?

    夜寒渊赶紧撤了灵力,而后探查了叶凌月的丹田处。

    那颗内丹只能怪安静的悬在叶凌月的丹田处。

    “两颗内丹!”

    而且还都是金丹!

    难怪这身体的灵力都无法供给了。

    看来叶凌月的身体想要恢复,果真麻烦,还是要去找一趟应世叔了。

    得到了灵力的补充,叶凌月揉着惺忪的睡眼醒了来。

    “奇怪,我怎么又躺在床上了?”

    不是才刚起一会儿么?

    难怪自己的记忆出现问题了?

    “你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力量一直都在吞噬属于你的生机和力量。”

    夜寒渊想了想,还是决定将此事告知叶凌月。

    “吞噬?我的生机和力量?”

    叶凌月小小的脸上满是疑惑。

    她不是活得好好的么?而且还返童了呢。

    “你此前可曾发现你的身体有过异样?”

    “没有啊。”叶凌月摇了摇头。

    却又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好似这小小的脑袋根本就不够用似的。

    “可是你身体中隐藏的隐藏会吞噬原本属于你的力量,这样下去,你的灵力供给不足,很难恢复原样。”

    “不过,我倒是发现,你的身体似乎并不拒绝我的灵力。”

    对此,夜寒渊也颇为惊讶。

    毕竟夜寒渊修行的功法特殊,原本是不需要修炼内丹便能发挥力量的。

    因此这世上即便存在双修,夜寒渊这样特殊的灵力也无人能够消化得了。

    叶凌月倒是个意外,连夜寒渊的灵力也能吸收,并且据为己有。

    “那方才,你是将灵力渡给我了?”

    修为得来不易,怎可轻易渡人。

    “不过你能吸收的灵力十分有限。”

    未免叶凌月担心,夜寒渊并未将那股力量主动吸收夜寒渊的灵力告知叶凌月。

    虽能将灵力渡给叶凌月,可更多的,还是被那股不知名的力量给吸收走了。

    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想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叶凌月恢复全部的力量才可以。

    “我要离开几日去寻解决之法,至于这几日……”

    该如何呢?

    瞥见叶凌月颈间的玉佩,夜寒渊灵光乍现。

    有了!

    夜寒渊将那玉佩取下,平放在手上,用本命灵石渡了不少的灵力进去。

    这玉佩本就是一对,互有感应,互有联系,因此玉佩的主人才能感应到彼此,这灵力自然也是一样的。

    “你这是做什么?”

    叶凌月瞧见夜寒渊渡了不少的灵力在玉佩上,十分不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