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锦也没有再继续问这些东西,她问了蛇老大一个更真切的问题,包袱里的黑雾到底对自己的修为有没有用。

    李锦的问题刚出口,那些蛇精就表现的很不自然起来,李锦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只是她并没有强迫要他们说出来而是自己先说道“说实话我对这件事情很迷惑,怎么说呢,很矛盾。”

    李锦的话果然引起蛇精的注意,他们都看着李锦,蛇老大道“道兄什么意思?”

    李锦道“就是这些修为总觉得不是我的一样。”李锦这话完全是自己想的,她没有经历过那黑雾,自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这话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无论怎么说都是对的,不管那黑雾对自己的修为有没有作用,她这样说都不会有什么错误。

    她是故意这样说的,毕竟她不知道是否真的有用,一方面万一自己说错,还有回旋的余地,毕竟她说的也不是错误的,黑雾的修为确实不是她们的,这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

    另一方面就是诱导蛇精说出他们的真实的表现,李锦说过那蛇精相互看了一样,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眼神闪烁,似乎有什么心事。

    李锦一看就知道有门,便不再往下说下去,直盯盯的看着他们,蛇精的目光都落到蛇老大身上,他看了一眼他们,又看了一下李锦,似乎下定了决心道“道兄也有这样的感觉。”

    李锦心中一喜,故作吃惊装“怎么你们也是这样。”

    蛇老大又想了一下道“不瞒道兄说我们也是这样。”

    说着他又看了其他的蛇精,每个人眼中都多了一丝坚毅,蛇老大迟疑片刻,握了握拳头,似乎下定了决心,讲述了他们身上的遭遇。

    一开始那黑雾确实能提高他们的修为,而且非常明显,按理说他们在妖界的修行也是很有天赋的,至少比着其他的妖怪要进步的快很多。

    一起先他们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只是这种操作确实不违背他们自己的修行方式,便开始试试,效果非常明显,比他们自己修行要快的多,也是从那时起他们开始采用这样的方式。

    大概进行了一个月后,他们就发现了问题,那包袱给自己带来的修为越来越小的,最后基本就没有什么作用了,不仅如此,就是他们以前所积累的那些修为也开始慢慢消失。

    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这也是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弄清要怎么回事,本来他们是不想来的,只是为了看一眼他们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才来的。

    李锦听后微微点点头,一本来她们就怀疑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吗,吸收人类的怨念就能提高自己的修为,对人类对妖怪都是好事,这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地方,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李锦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比如为什么一开始有用,后来就不行了,还有就是那些怨念真的是吸走了,长弓镇的居民就是很好的表现,那这些怨念最终肯定都到高人那里了,他要收集这些怨念干什么。

    那蛇老大说完看着李锦道“道兄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

    李锦道“是的我也是这样,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希望今天能解决道。”

    蛇老五显得有些不甘心道“是啊,好不容易收集起来的修为忽然就没有人,很让人不舒服的。”

    蛇老二瞪了他一眼道“我早就说过,靠这些手段得到的修为是没有用的,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要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世间就不会用那么多辛苦的事情了。”

    老五看了老二一眼,没再说什么,老四倒是有些高兴,挨了一下老五道“怎么样,被训了吧。”老四说过很得意的笑了笑,老五瞪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不悦。

    老大道“二弟不要这样,我们也不是没有什么损失吗?”

    蛇老二双手抱在胸前冷哼了一声道“我早就说过,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如此好事怎么会轮到我们,还不如在家里好好修行。”

    蛇老大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虽然与他们认识没有多长时间,李锦已经习惯了他们之间的吵闹,对他们来说这些吵闹不是真的吵闹,就像是日常的某些行为。

    此刻李锦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她在考虑很多问题,起先她们就知道堆山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复杂。

    到目前为止还是这样,她们接触的越深,产生的问题就越多,同时疑惑的也就越多,妖怪汇聚在堆山中并不是只为了提高修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至于是什么李锦她还不知道。

    那些包袱能给妖怪增加修为,但并不是一直如此,那高人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这些怨念,他之所以费尽力气的收集这些怨念一定是为了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李锦首先想到的是提高他自己的修为,可是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按照蛇精他们的说法来说,包袱的修为始终是有限的,中间很有可能会消失,对妖怪是这样,对那高人应该也是一样。

    再者说要真是提高修为的话为什么有偏偏集中到长弓镇周围,人类居住的地方哪里都是,长弓镇一定不会是最好的选择。

    有最重要的一点,包袱中的黑雾对她们是起作用,两者都能起作用,这是问题的关键,李锦的脑子再次陷入混乱,她微微闭目运了口气。

    李锦看了那蛇精道“道兄的遭遇和我们的一样,我们也是为了这才来的。”

    李锦说过那些妖怪就看着她,蛇老大显得有些激动“道兄果然如此。”

    李锦点了点头,那蛇老大如释重负道“我们还以为只有我们自己是这样,到了这里也不敢和其他人说,生怕会出什么事,现在道兄这样说,我们也就放心了。”

    李锦道“我也是如此。”

    她们对话再次停了下来,彼此心中都在考虑自己的事情,李锦看着天空太阳已经开始变红,李锦希望天能早点黑,她好知道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锦还在想那些想不明白的问题,越是想不明白越是想要弄个明白,小七也是一样,她在等待,等着那种感觉重新出来。

    有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天就黑了,当最后一缕阳光完全消失的时候,李锦的心才开始平静下来。

    她知道这不是真的平静,表面的平静只是掩盖暗中的波涛汹涌,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她们知道的是今晚一定会发生很多事情,很有可能是她们解决不了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她们都要去面对。

    今晚的月亮很大很亮,天刚一黑它就迫不及待的出来了,李锦看着月亮陷入沉思,她似乎想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想。

    小七也看着那月亮发呆,这样大的月亮他见过很多次,只是从来没有仔细看过,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站在山中间看过,月亮本来就很美,再加上山的衬托,便多了另外一层意境。

    小七想起了嫦娥的故事,不管它是不是真的,此刻都让小七向往,本来小七的注意力都在月亮上,突然脸色一变警惕的看着四周。

    李锦觉得眼睛一个人影晃动,心中一惊,回过神来,刚好看到小七很慌乱的样子,忙问怎么了,小七道“姐姐,刚刚我又有了那样的感觉。”

    小七的语气很惊慌,说过后依然左右看了看,只是她周围都是妖怪,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事情,李锦也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她知道小七说的是什么意思,她和小七不一样,感觉不到什么异样,忙问小七“怎么样,现在消失了吗?”

    小七点点头道“就出现了那么一刻,我能感觉道,它好像在寻找什么。”

    李锦想了一下道“你能确定他的方位吗?”

    小七闭目又感应了一下,睁开眼摇摇头道“不能,时间太短了。不过我能肯定的是不是很远,一定就在这山中。”

    李锦愣了一下,小七的感觉不会错,她们也知道这山中一定有一个高人,只是不知道小七感觉到的是不是这高人。

    要是不是的话事情就简单了,山中有几个厉害的人物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能汇集那么多妖怪,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要是是的话,情况就复杂了,说明他身上不光有妖怪的气息,还有她们的气息,问题就非常复杂了,李锦看了一下月色,现在天刚黑,按照已经知道的消息,天黑了那高人就会出现,现在也只有等他出现了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锦看了看小七问道“你能感应到,这些妖怪能感应到吗?”

    小七想了一下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确定,一般来说是不行的,毕竟他们的修为很低,可是要是那人想要他们知道的话,他们就能知道了。”

    小七说着看了一下周围妖怪的反应道“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的,要不然也不会表现的这么平静。”李锦也看了一下周围,同意小七的看法。

    小七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感应了所有妖怪,这些妖怪的修为没有很高的,这一点她们是确定的,小七说的那感觉一定是其他人发出来的,很有可能那高人就出现了。

    李锦向远处望去,仍然是密密麻麻的人头,一眼看不到头,小七看着李锦,她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又好像说不出来,整个人都显得很不自在。

    很久之后小七下定了决心拉了一下李锦的手,李锦回头看着她问怎么了,小七想了一下道“姐姐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

    说着又停了下来,李锦看小七吞吞吐吐的样子,知道她要说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道“怎么了小七,有什么话你就和我说。”

    李锦的语气很是温柔,小七看着她忍不住笑了一下,长舒了一口气心中也舒服了很多,小七道“姐姐,从我的感应来说,那人很可能要比我的修为高,要是万一动起手来说,我怕不是她的对手,到时候就不能照顾姐姐了。”

    李锦微微一笑道“小七不用担心,你忘了他们对我是没有作用的,只要你照顾自己就好了。”小七看了一眼李锦,想笑,也笑了,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些担忧。

    李锦说的事情小七自然是知道的,可是这次却不一样,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跟着李锦开始,这样的感觉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小七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这事一定和李锦有关,只有这样,小七心里才会如此的不安定。

    李锦心中也有这样的想法,她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在安慰小七,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每一件都不是这么简单,中间一定隐藏这一个重大阴谋。

    李锦心中也有一种感觉,这个阴谋最终一定会和她们有关,和瑞族有关,很多事情证明和瑞族有关的事情都不是小事,仁济村就是很好的证明。

    仁济村的事情对她们每个人的影响都很大,这种影响她们短时间是忘不掉的,长弓镇的事情说不定也会产生同样的影响,很有可能是她们解决不了的,到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七再次看了一眼李锦,咬了一下嘴唇道“姐姐,要是发生什么万一的事,我说的是万一,你不用顾忌我,相信我,只要你没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就不会有什么事。”

    小七的眼神很坚毅,容不得半点怀疑,李锦一愣,她不知道小七为什么会说出这样话,但一定是她预感到了什么事情。

    李锦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拉着小七的手道“我们不会有什么事情,你不用这么说。”

    小七一愣,看着李锦,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道“姐姐,我说的是万一,万一总不是那么容易发生的。”

    小七的语气明显好了很多,中间有故意的成分,李锦微微一笑道“是啊万一总是很不容易发生的。”

    目前她们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的想象,想象的有可能发生,也有很大的可能不发生,她们所有的心思都是根据这些想象产生的,想象的事情就不是确定的,其他的事情都不用说。

    她们所有的担心都是来自对方,虽然她们都知道完全没有必要,但真的发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这样想,说到底就是她们在乎对方超过了自己。

    这对她们来说是好事,对对手来说也是好事,很多方面他们都能利用到这一点,可惜的是他们始终都不懂,自然也就不会成功。

    小七平静下来后问道“姐姐,我们有什么计划吗?”

    李锦轻轻一笑道“现在没有什么计划,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想计划也是不行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着事情发生。”

    小七点点头呵呵一笑道“我们从始至终都在等着事情的发生,可是要真发生的时候,却还是很担心的样子。”

    李锦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如小七说的那样,她们来这里就是要找到一个答案,想要找到答案就必须有一个突破口,想要一个突破口就必须等事情发生。

    可是她们对要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头绪,也不能做出相应的措施,难免会出现什么危险,不管是谁遇到危险,其他人都不会置之不理,然后更加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