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忌日
    在新别墅中,白梓玥也算是真的睡了一个安稳觉,不用担心会在第二天见到那讨人厌的母女俩。

    美好的一天,本就是要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和事物,可那两个女人却偏偏破坏了她的好心情。

    今天就不一样了,一睁开眼睛,便可以看到两个小肉团蠢萌的睡姿,还有自己的亲人。

    白梓玥心情愉悦的准备早餐,根本不用去叫大家起床,香味飘起,几人便主动起床。

    “哇塞!还是自己家住的舒服啊!”张晨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一脸期待的盯着她手中的盘子,“表妹啊,你今天又给我们做了什么好吃的呢?”

    “牛肉拉面,外祖父不是胃不太好嘛,早晨吃面,对胃好的。”

    “啧啧,你说如果你不是我表妹该有多好啊!”

    “嗯?什么意思?”

    “嘿嘿,你要不是我表妹的话,我就可以直接娶你了啊!”

    “滚!”

    嘭的一声,拐杖击打到张晨的头,和白梓玥不悦的低吼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瞬间,寂静的别墅中便被一声惨叫充斥。

    小糖和墨墨堵着耳朵,皱着小眉头,慢悠悠的从二楼走下来。

    “舅舅,你好吵啊,整个房间都是你的声音。”

    “这能怪我吗?还不是你们的太姥爷实在是太暴力了,大清早就拿我锻炼身体。”

    老爷子嫌弃的瞪了张晨一眼,冷声道“你个没出息的,满脑子都想什么呢?”

    “拜托,爷爷,我刚刚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有没有真的想要娶表妹。”

    “玩笑也不行,要是我的孙女婿是你这个样子,我肯定会当场气死。”

    “爷爷,我有那么差劲吗?”

    “有!”

    听到外祖父坚定的声音,张晨郁闷的叹了口气。

    白梓玥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将饭菜摆放在桌子上,几人总算是可以开始开饭。

    八点钟,所有人都穿着一身严肃的黑衣,就连两个小家伙也是脸色凝重,胸口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

    黑色轿车缓缓向郊外的墓地驶去,经过路口时,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林肯,慢慢的跟在他们后面。

    张晨微微一愣,好奇的说道“咦?后面怎么有一辆车跟着咱们?”

    “不用管它,估计是白家人吧。”

    “白城国?昨天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难道他们今天也会来吗?”

    “哼,那个小子最会的就是演戏,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会错过专门过来装深情的机会呢?”

    外祖父见过太多人,一眼,就可以从对方眼中看出他到底是什么秉性脾气。

    所以当初,他对白城国的印象十分差,尤其是不喜欢此人眼中的算计。

    只可惜当初自己的女儿就是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个唯利是图的男人,更是为他和家里的人差点断绝关系。

    最终他们虽然妥协,却一直在暗中没有对白城国彻底的信任,相反总是十分防备他。

    所以在自己的女儿去世之后,他们才可以抽身,断绝了和白氏集团所有的合作项目,生意往来。

    想着,外祖父的眼眶便有些湿润。

    他不止一次的后悔,若是当初自己的态度再决绝一点的话,会不会张婷婷就不会这么早就离开。

    可是答案只有一个,即使时光倒回,他执拗的女儿还会坚定的要和白城国在一起,而他还是会心软答应。

    所以命运就是一个圆,总是周而复始的轮回。

    老爷子轻轻将手放到身边白梓玥的手背上,沉声道“梓玥,若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负了你,所以你才一个人生活的话,外祖父会支持你的选择。”

    心底深处的某处微微颤抖,白梓玥缓缓抬头,看着垂目的老人,眼泪缓缓的溢满眼眶。

    老人眼眶微红,却还是坚强的不让泪水肆意落下,反而挺直腰板,如一个将军一般目视前方。

    “梓玥,你是婷婷的女儿,我不喜欢你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如果那人不合适,还不如一个人生活。只要你开心,身体健康,一家人在一起,就比什么都要重要。”

    白梓玥深吸了一口气,反手紧紧的抓着外祖父干皱的大手,坚定的说道“嗯,我会的,谢谢你,外祖父,能和你们重新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

    “嗯,记得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嗯。”

    两个萌宝歪着脑袋,看着两人眼眶都有些泛红,闪动着泪光,他们懂事的一人抱住一个。

    “太姥爷,妈妈,我们会一直在你们身边的。”

    开车的张晨眼眸一沉,心底满是酸楚,不着痕迹的将手用力的一擦,将眼角的泪水拭去。

    是啊,他们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还能够在一起,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绝不会让那个永远沉睡的小姑蒙受不白之冤。

    三个大人心思沉重,两个孩子安静的抿着唇角,不去打扰他们思考。

    墓地外,专门请来做法事的人早已到了。

    几辆车缓缓的停下,众人从车上下来。

    只是当看到白城国和孙凤母女时,老爷子的脸色十分不善,张了张口,想要咒骂,可最后还是将话吞了回去。

    今天是他亡妻的忌日,这个混蛋,竟然开红色的车子来这里招摇,这口气还真是很难咽下去。

    嘭的一声,一路紧跟他们的林肯车门关上,只见秦寒枭一身黑色西装,而胸口竟然也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

    所有人吃惊的愣在了原地,五味杂陈的看着这个编外人员。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白佳震惊的大脑一片空白,连话都忘了说。

    只见高大的男人径直走到外祖父的面前,对他微微弯腰,“张老,原谅我的不请自来。”

    “嗯,既然来了,也算是客人,谢谢你了。”

    “张老,我今天特意订了一间酒店,不知道您晚上有时间吗?我想和您坐一坐,只是闲聊而已。”

    外祖父淡淡一笑,答应道“那自然是可以,我也很喜欢和你这种头脑精明的年轻人聊天,可以有不一样的见解。”

    秦寒枭笑着和张老两人在前面带路,白城国的脸色却是十分难看,“白佳,是你叫秦寒枭来的?”

    白佳尴尬的抽痛了一下嘴角,只能点头承认,心情却已经是如烧开的沸水,沸腾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