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意凌云 > 第177章 该死的妖族修士
    “不好!这画卷太诡异了!”

    浮云心中大惊,根本没想到近身后,对方竟然还留有底牌。

    “死!去死!该死的妖族修士!”

    叶无忧心中怒火冲天,对眼前的妖族修士恨意无限,地狱众生图展开的瞬间直接就把青年人困在了里面,密集的岩浆火球源源不绝地袭向那青年妖族修士。

    砰砰砰砰!

    浮云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手中飞剑舞成一个圆圈,将周身关键处挡住,熔浆火球噼里哗啦地往地上掉落。

    “不好,如此强的攻击,需要耗费的灵力太多了,我坚持不了多久!”

    浮云心中恼怒,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飞身后退。

    “死!”

    叶无忧疯狂吸收着天地真气操控着地狱众生图,根本不给那妖族修士后退的机会,眼见熔浆火球一时半会儿无法干掉对方,便又顺势唤出七杀决的巨刃,夹带着红色电弧劈向那青年。

    “砰砰砰!轰!”

    正在全力抵挡熔浆火球的浮云根本没想到叶无忧还有后手,距离太近,轰的一声,一股刺鼻的焦糊味传来,浮云的身体已经被红色闪电糊了一半。

    “轰!”

    叶无忧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手中再次祭出龙吟弓朝着天空一顿狂射,而地狱众生图也已经铺到了浮云的身下,无数夜叉厉鬼嘶吼着从图中爬出,就等着浮云落地后将他撕碎。

    之前已经被七杀决重创,这次又突遭利箭袭击,饶是浮云拥有妖君级的实力,防御远胜于寻常修士,可这样诡异而猛烈地攻击方式,浮云依然觉得恐怖,后背上全是冷汗。

    “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些又是什么法宝,威力为何如此之强?”

    在这危机关头,浮云想了很多,心中更是乱成一团,一切不合逻辑的事情貌似都给自己碰到了。

    刚刚落到地面,又是夜叉和厉鬼的袭击,浮云心中竟然有点绝望了,如果不是用灵力护住了身体,恐怕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你到底是谁,想要什么?”

    浮云怒问道。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敢调戏我朋友,我只要你的命!”

    叶无忧说话的同时也不忘继续射箭。

    “该死,居然因为一个妖女,让我陷入如此危险中,早知如此,我刚才便应该早点办了她,然后杀了这个被冰封住的男子。若是如此,我岂会落入这般田地,该死,臭婆娘怎么还没回来。”

    浮云小心翼翼地护着周身,不停地被强大的气浪冲翻。

    狼山在摇撼着,两处战斗都在进行着,除开叶无忧这边的战斗,那女子与变异狼王的战斗则更加凶险,双方都是放手一搏,不是我死便是你亡。

    见到那个妖族修士被射得千疮百孔,狼狈不堪,叶无忧心中终于解气了不少,但是,对方一刻不死,叶无忧心中就是不爽。

    “小兄弟,可以不打了吗?我承认你的法宝威力无比,但是我妻子马上回来,等到那个时候,你必死无疑。不如这样,你我各退一步,双方就当没发生什么,各走各的,如何?”

    浮云急道,体内的真气被炸得七七,此时的处境变得越发凶险。

    “哼,没发生什么?你真是个该死的妖族修士!”

    叶无忧冷笑道,手中丝毫不停息,利箭射出心中的怒火。

    “不是没有怎么样吗?快停手,不然你我都没好下场。”

    浮云急了,已经渐渐挡不住箭矢的攻击了。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妻子不一定在变异狼王手中讨得了便宜,你放心,你死之后,我会让你妻子到地下陪你的。”

    叶无忧不是傻子,已经感觉到对方处于强弩之末了。

    “死!”

    叶无忧说完后,一口气射出二十多箭,手中的龙吟弓都因此发出阵阵清啸的龙吟。

    “死!”

    在浮云惨呼着被射倒后,叶无忧又祭出巨刃往前冲了,准备正面硬刚妖族修士。

    近距离下,叶无忧的巨刃斩让浮云更加无力躲避,心中已经绝望了,口中大呼求饶,可是,对于叶无忧而言,求饶已经失去了意义。

    浮云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弱,终于在叶无忧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下,惨叫着溃散,脖颈处猩红的口子冒了出来,鲜血喷涌而出。

    “如此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叶无忧冷哼着,巨刃斩向浮云的四肢。

    失去了灵力护体,此时的浮云甚至不如一个普通人,身体被一点点分割,那种疼痛感强烈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我不会死的,不会死,她会来救我的,当她来时,你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浮云低声怒吼道。

    “哼,妖君就那么了不起么?你不是很嚣张吗?老子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叶无忧再次拿出龙吟弓瞄准了那妖族修士的尸体,仔细观察着,只要对方稍有异动,立刻便会不客气的再次射击。

    “叶哥!”

    不远处传来了黑猴的声音。

    此时的黑猴面色如水,只是眼神中却有着强烈的恨意,对那妖族修士的恨意。

    “黑猴,让你受委屈了。”

    叶无忧心中惭愧,如果黑猴真的被那个了,估计自己会内疚一辈子。

    “叶哥,是我没用,是我丢了你的脸。我不能再继续拖累你了!自从我化人以来一直是你的累赘!”

    黑猴脸上露出了深深地悲哀,虽然心中不愿意,却觉得自己不能再跟着叶无忧了。

    “黑猴,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朋友,你有难,我一定会努力保护你。”

    叶无忧缓缓地说道,情不自禁地从星空戒里拿出一件长袍披在了黑猴的肩上。

    “不,不要这样,我也有我的路要走,不可能让你保护我一辈子!”

    黑猴挣扎道。

    “什么也不要说了。”叶无忧连声道,“跟着我,我会带你走向新的世界!”

    “杀了我吧!请不要再折磨我了。”

    浮云奄奄一息地哀嚎着,身上的伤势已经全面爆发,根本没有愈合的可能。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凌迟你。”

    叶无忧冷笑道。

    “什么是凌迟?”

    黑猴疑惑道。

    “凌迟的意思,就是将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切割下来,直到死亡!”

    叶无忧说话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我知道了,嘿嘿,好方法,就让我来凌迟他吧!”

    黑猴笑着,一把捡起了浮云的飞剑。

    “不,不要啊!”

    浮云傻眼了,吓得差点晕了过去。

    “算了,没时间了,那个女修士随时都可能返回,我们迅速结束这里的战斗。黑猴,你让开,我有个办法让他尸骨无存。”

    叶无忧冷笑着将地狱众生图一甩,宛如毯子一般把浮云裹了起来。

    “这画卷可以释放地狱之火,我要把他一点点烧成灰烬!”

    闻言,浮云瞪大了眼睛,整个身体都开始剧烈抽搐起来,那是因为恐惧和悔恨“我不该得罪这个魔王的,我不甘心啊!如果人生可以从来,我一定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噼里啪啦!”

    地狱之火宛如烧柴般吞没了浮云最后的念头,硝烟下,残骸化归灰土,这一次,浮云尸骨无存。

    “咦,这是什么?”

    在浮云被烧死后,突然一个青色的物件掉在地上,发出蓬的一声,接着便是大量的物品掉落出来。

    “原来这是储物戒,没想到里面有这么多宝。”

    叶无忧脸色一喜,眼前至少有百来块颜色各异的上等灵石,这些灵石散发着微光。

    “好宝贝,我全要了。”

    叶无忧迅速扫荡着地上的物品,一件也不放过。

    等黑猴回过神来时,叶无忧已经将法宝一扫而空。

    “叶哥,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怎么没留下一个法宝给我呢?”

    黑猴不满地哼道。

    “黑猴别急,下一个的都归你,现在我得赶紧准备一下。”

    叶无忧笑道。

    “下一个?”黑猴一怔,“叶哥的意思是……”

    “我们守在这里,等那个女修士返回时发现他男人不见时,我们就说那男的被妖兽捉去了,等到她将信将疑的时候,我再暗中偷袭。”

    叶无忧嘱咐道。

    “什么?你还要杀妖族修士?”

    黑猴瞪大了眼睛,毕竟那女子的修为比这青年人还要强。对黑猴而言,躲就不错了,哪还敢有杀他们的心思。

    “叶哥,这太冒险了!如果我们现在离开,或许可以逃过一劫。何况,伤害我的那名妖族修士已经死了,他的妻子并没有错,我不希望你因为仇恨继续冒险。”

    黑猴摇头劝道。

    “逃?怎么逃,你想过吗?这三名妖族修士都可以御空飞行,完全不受九幽山脉的禁制限制,所以那女修士瞬息间就能找到我们,我们能够逃过吗?”

    叶无忧摇头说道。奈何御风术无法施展,不然的话,他何必冒这个险。

    见黑猴发愣,叶无忧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意“斩草要除根,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三人已经死了两,如果我们逃走,那女的肯定会追杀我们。就算不是我们杀的,她都会算在我们头上。反正我们已经杀了那个男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那女的也一起干掉。”

    这男的妖族修士都这个德行,估计那女的也不会好到哪去,更何况,她若是有心救自己二人,恐怕早就救了,分明是根本没把二人放在眼中,所以,即使杀了那女的,黑猴和叶无忧也不会感觉有愧疚。

    “敢惹老子,不管你们是什么人,都得付出代价。既然那个女修士是这男的妻子,那么,她也得死!”

    叶无忧心中想到,其实这才是自己杀意爆棚的根本原因。

    抹去战斗的痕迹后,叶无忧和黑猴就在原地升起了篝火,烤着狼腿吃,以叶无忧的判断,那女子和那变异银狼必然二者活其一,最大的可能性是那女子生存,因为变异银狼中了几十箭,还如此剧烈打斗,估计下场会很凄惨。其实不管双方谁胜,都会惨胜,就算是变异银狼胜了,它也不会身受重伤地跑回来寻找叶无忧和黑猴。

    “最大的可能还是那女子杀死变异银狼,然后返回寻找那小白脸,真希望那变异银狼死命一搏,让那女子身受重伤。这样,我就更有把握了。”

    叶无忧一边吃着狼腿一边想了很多。

    在这座全是狼的山上烤狼腿吃,两人还真够胆大的,不过话说回来,那狼腿真的很美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