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 第两百零五章 演化道藏绝学
    山霭苍苍,青山隐隐。

    薄薄的云雾笼罩着山峰,秋后雨天的山中安静祥和。

    山顶,悬崖边。

    一白衣老头盘坐蒲团之上,朱颜鹤发、精神矍铄,望之不似凡人,好似天上谪仙人。

    山霭苍苍,青山隐隐。

    薄薄的云雾笼罩着山峰,秋后雨天的山中安静祥和。

    山顶,悬崖边。

    一白衣老头盘坐蒲团之上,朱颜鹤发、精神矍铄,望之不似凡人,好似天上谪仙人。

    山霭苍苍,青山隐隐。

    薄薄的云雾笼罩着山峰,秋后雨天的山中安静祥和。

    山顶,悬崖边。

    一白衣老头盘坐蒲团之上,朱颜鹤发、精神矍铄,望之不似凡人,好似天上谪仙人。

    一青衣道童站在身旁。

    道童唇红齿白,五官端正,虽不俊美,但也称得上仪表堂堂。

    样貌稚嫩,约莫十六七岁。

    道童名为陆谦,乃是这名老仙人莫良的童子。

    莫良,方圆百里知名的老仙人,深受达官贵人推崇,集众人之力在山上修建一间道观,以供其修炼,

    山下的人仰慕其名,争先送人来服侍。

    陆谦从小父母双亡,本想着碰碰运气,结果真被选上了。

    呼!

    这时,老仙人吐出一口白气,收功醒来。

    老仙人捋着一尺长须,望着陆谦,慈眉善目道“取仙丹,我要服用。”

    仙丹?什么仙丹?

    陆谦一头雾水,老仙人什么时候给过仙丹了?

    于是小心翼翼地说“老仙人,小子愚钝,仙丹放在何处?”

    “仙丹?”莫道士似笑非笑,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诡异。

    忽然,莫良的皮肤裂开,露出内部靛蓝血肉。

    嚓!

    人皮脱落,映入眼帘是一只身高八尺、浑身靛蓝,青面獠牙,头顶两个峰丘的蓝皮夜叉。

    夜叉右爪探出,锋利如匕首的指尖迅速切开陆谦胸膛,掏出一颗跳动的心脏。

    “此乃仙丹!桀桀桀!”夜叉张开血盆大口,吃下心脏,大口咀嚼,血液顺着嘴角滴落。

    “啊!!”陆谦这时候才感觉到痛,捂着胸口,不敢置信看着眼前这只怪物。

    随后眼前一黑。

    哗啦!

    床上,一个男子蓦然坐了起来。

    冷汗淋淋,瑟瑟发抖。

    陆谦打量着四周。

    夜明且深,月光如银纱倾泻一地。

    “原来是一场梦……”陆谦松了一口气,眼神却没有丝毫放松。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是发现了端倪,所以才有如此梦境。

    他的确是莫仙人的道童,在山上已有半年。

    道观不只是他一童子。

    童子十余个,奴仆、护卫百余人。

    进门的头月,主要是干一些杂活,挑水劈柴等等。

    之后莫良会传授给众人一套打坐心法。

    如果修炼出气感,那么就被莫良推荐到更高的平台修炼。

    简直是一步登天。

    谁都想成为人人敬仰的道士,享受荣华富贵。

    陆谦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或者说他的目的本来是如此。

    “我几年前觉醒前世宿慧,谋划许久,才得到机会入门。未曾想,此人是妖道啊……”

    陆谦深深叹息。

    他的灵魂是天外之人,也就是所谓的穿越者。

    前几日去后山劈柴,无意中发现了前辈的衣物和某些贴身物品。

    这几个前辈比陆谦入门早几个月,有个和陆谦住的是一间房。

    这些人都修炼出了气感。

    按照莫良的承诺,他们将会送到仙门中,获得进一步的修炼功法。

    为何会在荒山发现他们的贴身物品?

    而且这些人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心中怀着疑惑,再结合莫良平日的异常之举。

    陆谦惊悚地发现,这些人很可能被害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害,反正几人必定不在人世。

    这座山,并非得道仙人修炼之所,而是藏污纳垢的邪恶之地!

    有心想跑,但山上唯一的出口都有护卫把守。

    并且,山下大部分是莫良的信众地盘。

    莫良黑白两道通吃,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恐怕斗不过他们。

    咚咚咚……

    “陆谦,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传来一声男子的呼唤。

    “没事,刚刚做了个噩梦。”陆谦连忙说道。

    “没事就行,好好休息。”

    脚步声渐渐远去。

    陆谦坐起身来,眼阖七分,舌抵上腭。

    心神渐渐宁静了下来。

    不一会,小腹有热流蹿动,浑身暖洋洋,宛如泡在温泉当中。

    这是莫良所传授无名心法修炼出来的气感。

    他之所以如此担忧,就是因为修炼出了气感。

    几天前,若不是发现了这件事,早就兴高采烈报告给莫良,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运功之后,陆谦长出一口气。

    “还有十天,十天后有个考核,希望到时候能蒙混过去吧。”

    每个月末,莫良把众人召集起来集中指点。

    届时免不了露馅。陆谦打开窗户,透了口气。

    乌云如墨,繁星暗淡。

    轰隆!

    兀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惨白光芒照亮大地。

    狂风骤起,下起了瓢泼大雨。

    阴暗的角落,似乎有一道道阴冷的目光盯着他。

    次日。

    公鸡打鸣。

    陆谦这时才回过神来。

    稍微洗漱一下,开门往中央的大宅子中走去。

    每天凌晨,都要去给莫良请安。

    同行有一些和陆谦一样穿着青衣的道童。

    这些人三三两两走在一起,互相打着招呼,却没有一个人理会陆谦,俨然一副被孤立的模样。

    这时,人群分开。

    一袭火红猎装、模样机灵活泼的女子,几名丫鬟的拥簇下走来。

    女子大约十五六岁,手中挥动着鞭子,‘啪啪’作响。

    “见过小姐。”众人微微低下头,行礼道。

    “滚远点!”女子语气不耐烦,柳眉一竖,随手一鞭抽在旁边一人的脸上。

    只见那人的脸顿时出现一道血痕,高高肿起。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叫唤,反而陪着笑脸“谢小姐赏。”

    “狗奴才。”女子无趣地走了。、

    四周的道童纷纷让路,唯恐惹到这个小祖宗。

    此女子是莫良唯一的孙女莫灵儿。

    莫灵儿深受莫良的宠爱,从小刁蛮任性,对其他人更是动辄打骂。

    说起来,陆谦和这家伙有些因果关系。

    陆谦是个沉默寡言的人,现代人的举止行为和周围的道童格格不入。

    估计是遭人陷害,被这小姑娘一石头打在后脑上。

    差点一命呜呼。

    事后莫灵儿也没遭到任何惩罚。

    原先以为是小孩玩闹,不知轻重,现在看来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老头不是个好东西,孙女年纪轻轻,心肠狠毒。

    陆谦心中腹诽。

    不过被人孤立也是好事,落了个清净,不用担心暴露秘密。

    整日修行,安静自在。

    众人迈入大厅,主位上坐着一眯着眼睛的老头。

    须发皆白,肤白如纸。

    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关系,莫良没有梦中仙气道骨,反而犹如毒蛇般阴冷,直欲择人而噬。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