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志怪世界的旁门道士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引狼入室
    陆谦旋即跟着杨兴来到炼丹房中。

    此地伫立着五座丹炉,只有两座丹炉燃烧着火光。

    两名炼丹修士瞥了几人一眼,随即忙着自己手上的活。

    炼丹房并非只有这几个人。

    大部分炼丹修士不是凌波楼培养的人,而是招募的客卿。

    一般都在自己的洞府炼丹,只有少数人才会在此。

    “你先练一下试试,我帮你找火候。”陆谦笑道。

    “是,大人。”该炼丹修士有点紧张。

    毕竟他也只是练气期,两位养神高手在身后看着,着实令人有些不安。

    看着炼丹修士在一旁练气,陆谦有意无意与杨兴攀谈起来。

    “杨管事,你最近挺忙啊。半个月才见你一次。”陆谦笑道。

    “是啊,最近任务有点多。”杨兴客套道。

    其实并不是任务多,而是人家根本不让和这个炼丹副执事接触。

    轰!

    这时,丹炉发出一声轻响。

    里面青烟缭绕,隐隐组成一张狰狞疯狂的婴儿脸。

    炼丹修士气息不稳,眼看丹药就要失败。

    陆谦一步上前,按住此人肩膀,随后打出一道道法诀。

    人脸消失之后,丹炉这才稳定下来。

    “问题就出在鬼河车上,应该如此,这般……”

    废了老半天劲,才练出一炉丹药。

    丹药练出来之后,杨兴总算松了一口气。

    “哟!这不是副执事吗?”

    这时,一旁传来刺耳的声音。

    陆谦转头一看,原来是鹿台道人身边两个修士。

    这两个人是鹿台的弟子,名字叫鹿阳和鹿阴。

    这两人实力不咋地,只有练气后期的修为。

    但是背靠鹿台道人,倒也没有几个人敢招惹。

    “哦?是你们。对我有意见?”陆谦皮笑肉不笑。

    这两人腰间的宝剑和法衣,还是陆谦在大会中得来的。

    这两人每天大摇大摆穿着,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从陆谦身上抢来。

    “哪敢!”鹿阳阴阳怪气说道。

    这时,丹园的管事走了出来,见到两人顿时笑道

    “两位大人,丹园已经照料好了,还有什么指示吗?”

    “你问副执事啊,问我们两干什么?”鹿阳鼻子哼了一声。

    丹园管事尴尬地看向陆谦,陆谦也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管事如释重负离开。

    “大人,还有什么指示吗?”鹿阳笑道,一副你又能奈我何的表情。

    “没事,你滚就行了。”

    哗啦!

    陆谦身上爆发出磅礴的气势,随后闪身到两人面前。

    太阴金瞳盯着两人,满口的尖牙利齿,看得两人内心一颤,一股危险之感袭上心头,仿佛下一秒要被这头猛兽吃下去。

    “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陆谦笑道,自从当了副执事,他每天也以炼体面貌示人。

    两人张了张嘴,忽然发现不敢说出话来。

    鹿阳此时才意识到,眼前这一位也是养神境界的高手。

    不知不觉,冷汗打湿了后背。

    “滚!”陆谦喝道。

    两人顿时如释重负,慌忙逃窜。

    不知跑了多远,鹿阳才回过神来,怨毒地盯着陆谦的后背,一字一顿“你等着,先让你得意几天。”

    一想到自己刚才被吓成那副模样,两兄弟不禁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陆谦抽筋扒皮。

    不过此人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一想到这个,鹿阳心中平衡了一些。

    看到两兄弟走了之后,杨兴有些担忧道“大人,他们背后是鹿台执事,鹿台执事是出了名的护短,你这么做,会不会有点……”

    “无妨。”陆谦笑道。

    说不在意是不可能,这两兄弟在鹿台的授意下架空了自己的权力。

    想捞油水都没地方捞,这个恩怨他会亲自出手了结。

    只是时机不到。

    不过,看他两的神情,应该还有什么手段等着自己。

    想到这里,陆谦看向杨兴,说道“杨管事,看你欲言又止的,该不会有什么事情汇报吧?”

    此言一出,杨兴顿了顿,最终还是说道“大人,你最近小心一点,他们可能会从仓库或是海船上动手脚,。”

    根据凌波楼规定,一旦仓库有丢失,负责人将会负全部责任,伏波对这些不会容忍,以前就因为这个死了不少执事。

    “原来如此。”陆谦拱手笑道,“多谢杨管事,时候也不早了,在下先行回去。”

    洞府之中,陆谦盘腿静坐。

    丹炉熊熊燃烧,一边看守火候,一边放出矿石,用玄金剑嚢吸收之上的金气。

    一阵金气飞过,散发着各类光芒的矿石顿时化为灰烬。

    诸天玄金炼宝诀(小成24300)

    诸天炼宝诀进入第二层虚空食气阶段,不需要真火锻造,直接吸收金气即可。

    这次收获中有不少金属矿石,品质比普通的五金好数倍。

    嗡!

    吸收一部分金气之后,剑嚢忽然剧烈震动起来。

    其上金光流转,满室生光,虚空中映照无数金色符箓。

    “来了!”陆谦眼前一亮。

    旋即手掐金厢玉印诀,念念有词。

    打上一枚符箓。

    哗!玄金剑嚢光芒大放。

    第十九层禁制凝结完毕。

    前面几层比较好凝聚,只要吸纳大量金气即可。

    第十九层不一样。

    按照九层一重天来计算,第十九层是三重天,威力相当于养神中期凝煞,故而比较困难一些。

    看着手上散发着煜煜光滑,如煞气一般凌厉的金气。

    陆谦心中颇为满意“三重天的法器,青衣人的戮神刺也是三重天;到时候再看谁算计谁。”

    每季度都有一次大型入库,对方肯定是在上面动手脚。

    不过自己身上有血咒在身,恐怕不入凝煞,无法彻底清除。

    不能真正与他们发生冲突,只能通过其他手段了。

    拥有足够资源,以及凌厉的法器之后,陆谦不单单满足龟缩在这里。

    阴神暗中掠夺资源,明面上自己也要获得更高地位,获取更多资源,达到利益最大化。

    直到水眼开启之前,把该用的资源全部转化成修为。

    这一次,就从弄掉鹿台道人开始。

    想到这里,陆谦服下一枚灵性藏神丹,再次进入凝煞的节奏中。

    时间过得很快,已是一个半月后。

    这一个半月,一共服下七枚丹药。

    水火铅汞炼丹术(大成3021000)

    凝煞进度立即飙升到十分之三,也就是三百刻度的样子。

    不过,丹药带来的副作用也有。

    毕竟主药是修行者的阴神,心神很容易受到影响。

    若不是清心咒已然大成,恐怕进度还要更慢一些。

    呜呜!

    这时,红木桌子上的石牌忽然亮了起来。

    这是当日神憎送给自己的联系法牌。

    “又来新目标了吗?”陆谦心中想道,旋即拿起木牌。

    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是摊主的声音。

    “道友,我们这边有个交易会,你要不要过来一趟?”

    “交易会?”陆谦眉头一皱,还以为是新的目标。

    不过自己现在暂时也不缺钱。

    上次抢来的东西消耗了一部分,不过还是有价值三万左右的巨款。

    “地点在哪?”陆谦声音传入。

    所谓的交易会,应该是众人互相交换物资之会。

    去看看也无妨。

    “地窟鬼市,老地方。”

    又是一阵沙哑的声音传来。

    随后光芒消失。

    这个石牌有点像是前世记忆中的手机,使用起来还挺方便。

    比传信纸鹤更安全隐蔽。

    陆谦收拾东西,阴神没入一个肉球当中。

    哗!

    肉球变幻成一名男子的模样,身子像是踩在沼泽之上,缓慢下陷。

    视肉化身犹如鱼儿在水里遨游,迅速遁地离开。

    哪怕遇上石头,亦可轻易穿过去。

    速度丝毫不亚于空中飞行,而且还更隐蔽。

    不知遁地多久,终于来到地窟当中。

    摊主所在的洞口还是如往常一般,没有多少来客。

    似乎感应陆谦过来,摊主抬起头,笑道“道友,你来了!进来吧。”

    陆谦没有说话,飞身进入其中。

    洞口不大,进去却别有洞天。

    内部是一个溶洞,洞壁点着烛火,溶洞石英岩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

    洞内最深处,有一张长长的案子,几名身穿斗篷的人影。

    见到陆谦落座,其余几人扫了一眼,随即移开目光。

    “我需要龙蛇真罡的消息,线索五千法钱。”

    座位的最末端,那名身材娇小的玩烟女子声音沙哑,也不知是伪装还是真实声音。

    “龙蛇真罡的消息只有烟窟大总管以上的人知道。”

    神憎桀然一笑,旋即话锋一转“不过,你很幸运,前些日子杀了此人,刚好在脑海中发现龙蛇真罡的消息。”

    砰!

    话音刚落,烟女丢出一个壶天布袋。

    神憎掏出一块玉牌,在下面刻下信息,旋即递给烟女。

    陆谦忍不住看了一眼那名女子,没想到此人已接触到炼罡阶段。

    如果说凝煞难度是十,那么炼罡的难度就是一百。

    炼罡要去九天之上,忍受罡风和毒辣日焰,一不小心就会魂飞魄散。

    养神后期的高手,在哪怕是在通幽观也是中高层了。

    “我要大量阴魂草,可以法钱交易,或者其他物品置换。”老蛇说道。

    “我这里有两百株阴魂草,用五金交换吧。”

    陆谦望着老蛇,从剑嚢中拿出一个箱子。

    这是从烟窟的船上得到的,比较少见,又有大量需求的药材,对陆谦现阶段用处不大。

    “好!”

    两人达成交易。

    随后双方各自交易了一些东西。

    大多数是一些物资,很多东西都是上次抢的,因为自己不需要,所以才拿出来交换。

    “对了,我需要南边门派的大概情报,一百法钱。”陆谦说道。

    “我有。”烟女用神念将信息刻在玉牌上。

    陆谦接过来,大概感应了一下,信息全部涌入脑海中。

    南边比北边更繁华,也并非全部是正派。

    总的而言是正邪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正派实力强大的有斩劫宝苑,幽都剑楼,以及一些相似传承组成的九霄道盟。

    亦正亦邪的有万世阴冢,这是以修炼驱神御鬼为主的势力。

    邪道有方寸妖国,罗刹神城等等。

    那边的修士数量比这边多得多,大多扎堆一起。

    齐做修行时,吐纳如云,施法如雨,千里风云为之变色。

    众人交换好物质情报之后,神憎再次说道

    “下一趟准备去掩日堂,此仓库位于山腹中央,内有两名养神中期修士把守,一个掩日大阵。

    阵法由我来处理,这次任务较为简单,就不用向外招募人手了。”

    掩日堂也是万象城大势力之一,但并不是排名前十的大势力。

    任务简单意味着收获较少,所以并不需要那么多人。

    “时间地点?”

    “七日后。”摊主说道。

    此人和神憎走的比较近,故而知道更多内幕。

    “要不去凌波楼?”陆谦此时忽然开口。

    “凌波楼恐怕有点难度,他们的仓库隐藏比较深,而且海船路线不固定,直到发船之前才知道目的地,所以可能会扑空。”老蛇此时忽然开口。

    毕竟是存在多年的势力,很多东西都已经有严密的制度。

    “在下跟凌波楼合作过一段时间,恰好知道一艘海船的行进路线,大概在半个月后月牙湾一带,具体情况十日后通知,我需要一个隐藏阴神的物件。”

    没错,陆谦决定引外人来杀掉鹿台。

    但这么做风险太高,事后伏波一定会进行彻底的排查。

    说不定会检验每个人的能力,以防敌人混入其中。

    “我这里有一印章,捏碎可改变阴神,一次性使用,切记不能与人争斗。”

    “若消息准确,此印免费。”

    神憎递过来一个拇指大小的白玉印诀。

    其上刻画着一个模糊不清的异兽图案。

    此兽六只脚四只翅膀,没有耳目口鼻,像一个肥胖的大肉球。

    一眼望过去,给人的感觉无比怪异。

    有一种十分令人厌恶的感觉,和神憎的给人的感觉异常相似。

    随后,几人散会。

    摊主有些不放心,说道“先生,这人能信得过吗?万一是其他势力的钉子?”

    “哼!”神憎冷哼一笑,“不重要,我有办法确认真伪;而且,信不信得过不重要,这里有几个是信得过的?”

    (求月票)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