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惊惧盛宴 > 第八十五章 发展
    “轰隆——”

    一道惊雷炸响,闪电的白光映照在师云安脸上。

    他猛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是梦吗?

    不……师云安根本不相信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他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刚才那些画面,一定是某种极度危险的预兆。

    这是红级祭宴,稍微行差踏错一步就可能葬身此地,既然已经出现了那种即死预兆,就说明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究竟是哪里做错了?

    师云安仔细回想着白天的事。

    按照他的理解,鬼押县之所以会变成一片鬼域,无间神社之所以会变成浅草神社,根本原因在于“绯樱”家世世代代都在进行的婚礼出了差错。

    师云安很清楚,日本不仅刀剑不分,神鬼也是不分的。

    也就是说,这所神社供奉的神明很有可能是一只古老的厉鬼。

    比起婚礼,他更愿意称此为一场类似祭宴的献祭仪式。

    出现了红级诅咒的最大可能就是绯樱凉子在最后关头逃离了这场仪式,仪式的失败导致了那只被供奉着的红级诅咒降临世间,然后,大开杀戒。

    所以,师云安做出选择的核心思路,是保证“婚礼”的正常进行。

    只要仪式正确,就不会让红级诅咒出现,那自己自然就脱困了。

    但……从刚才的那场梦看来,自己似乎选择错了?

    绯樱凉子在怨恨他,怨恨他没有救她。

    那这么说……

    师云安终于想通了关节。

    他把红级诅咒默认为了神社供奉的存在,但……也有可能是绯樱凉子含冤而死,自己化身成为了红级诅咒!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采取的策略就要完改变,以绯樱凉子的所有心愿为第一要务。

    那这个空间算什么?绯樱凉子的回忆?

    师云安不觉得红级祭宴会和他们玩一个满足心愿后成佛离去的温馨故事。

    到底是为什么……

    ————

    次日。

    打发走了绯樱凉子后,秦文玉安稳地休息了一晚。

    他本来以为自己还会被神社的人关禁闭,可是,没过多久,昨天见过的那个穿着浅色和服的女人就来了。

    “冒昧打扰了,”中年女人向他鞠了一躬,她的神情和昨天有些不一样,飞快地说:“羽生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她虽然这样说着话,但手中的动作,却让秦文玉神情微变。

    这个女人递过来了一张写着文字的纸条。

    秦文玉的日文算不上精通,但就算是日语的初学者也看得懂这上面文字的意思。

    “救救我们!”

    “救命!”

    笔迹很匆忙慌乱,秦文玉的视线从纸条上移到了她的脸上。

    求救?

    用词是我们,也就是说,除了她之外神社的其他人目前也处于极度的危险之中?

    可是她为什么不直接开口说,而是要用笔写?

    难道说……秦文玉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周围。

    是有什么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一直在监视着所有人?

    “夫人,你叫什么名字?”

    秦文玉问道。

    “绯樱千代。”她神色如常,但眼睛却一直紧紧地盯着秦文玉手中捏着的纸条。

    “好的,夫人,”秦文玉起身,将纸条放进了衣服口袋里,“我们去吃早餐吧。”

    他不动声色地说道。

    绯樱千代似乎松了一口气,她躬着身退出了房间,在门口等待秦文玉。

    她带着他七拐八拐,明明是上午,但越是往无间神社的里面走,秦文玉就越感觉寒冷。

    她要带我去哪儿?

    她值得相信吗?

    越走越僻静,越走,周围就越是阴冷,同时,路上的花花草草也在肉眼可见的减少。

    终于……她在一间古旧不起眼的房屋前,停下了脚步。

    这个地方,房屋外面的空地上已经一棵草都没有了。

    “请进。”

    绯樱千代推开门房门,她的神色异常焦急,眉宇间不停地催促着秦文玉,赶紧进屋子。

    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还说是……这根本就是个陷阱?

    进去之后房门立刻合上,她变成鬼一口把自己吞了之类的。

    秦文玉这般想着。

    不过,绯樱千代的腿在发抖。

    她的恐惧不像是装出来的,她一直含糊其辞,什么也不明说,而且那种奇怪的措辞,不像是她不愿说,而是不敢说。

    如果是鬼的话,巴不得多说一些云里雾里的事来蛊惑人心才对吧?

    反复思量之下,秦文玉跟着她进入了这间破旧的屋子。

    “吱呀……”

    门果然合上了,不过,绯樱千代没有变成鬼吃了他,相反,秦文玉还在这间破屋子里发现了另一个人——绯樱凉子的父亲!那个面容威严,声音沙哑的中年人。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秦文玉都愣在了原地。

    绯樱凉子的父亲和她的母亲同时跪倒在地,恳求道:“请你救救我们!羽生先生!”

    ————

    岛根县,县立医院。

    那个诡异的梦,让伊吹有弦心中的不安一直没有停歇。

    她坐卧不宁,脑袋里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浮现那个地名,就像是……如果她不赶紧赶过去的话,马上就会发生非常不好的事。

    今晚八点,桃山歌舞伎座……

    现在赶过去的话,还来得及。

    可是……为什么要赶过去?这种奇怪的感觉,非常让人摸不着头脑。

    这时,伊吹有弦的手机响了起来。

    “您好……”

    她略带疑惑地问道,来电者没有保存号码,是个陌生人啊。

    “请问,是伊吹有弦小姐吗?”

    致电者这样问道。

    他认识我?

    伊吹有弦越发疑惑,因为没什么钱,所以她的交际圈子很窄,除了同事和熟识的便利店老板之外,几乎就只有一个来旅行的秦先生了……

    “我是伊吹,对不起……请问您是……”

    “啊……我吗?”声音停顿了片刻,似乎在思考什么,很快又再度响起,“我是秦文玉的朋友,他拜托了我一件事,他让我告诉你,要你无论如何也要在今晚八点之前,赶到位于银座的桃山歌舞伎座。”

    秦先生的朋友?

    伊吹有弦有些怀疑,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您在骗我吧?”

    “……”电话那头似乎没想到伊吹有弦会这样问,咳嗽一声后,说道:“为什么这样说?”

    “秦先生不会有朋友的!”她的语气罕见的笃定。

    “咳咳……总之,话已经带到了,刚才那个地名,你应该有印象吧,请你……不要把它只当做一场梦。”

    男人的声音变得莫测起来。

    伊吹有弦连忙问道:“喂?先生?你怎么知道我的……”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伊吹有弦怔怔地看着手机,她仿佛能看到,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涌向自己。

    东京银座……桃山歌舞伎座。

    她的心跳得很快,因为,她做出了决定。

    这个决定是她活到至今为止的,一个最离经叛道的举动。

    离开岛根县,前往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