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惊惧盛宴 > 第六十九章 神乐
    伊吹有弦醒来时,入目是苍白的天花板。

    侧头看去,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这是一间白色的屋子,陈设简单,周围很安静。

    这是在医院吗?

    伊吹有弦刚转了转头,就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吱呀——”

    房门被推开了。

    一位戴着口罩的护士拿着病历本,一路低着头走了过来。

    似乎知道伊吹有弦已经醒了,护士没有抬头,自顾自地问道

    “姓名。”

    “伊吹……伊吹有弦。”

    刚回答完后,伊吹有弦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这是医院吧?

    为什么……护士小姐不知道我的名字?

    难道说,我被拐卖了?这里其实是贩卖人体器官的组织?

    不对……我之前在什么地方?

    伊吹有弦的太阳穴一阵抽疼,一些画面回到了脑子里。

    博物馆……面具……头生双角……

    然后,我摸了那副面具一下……

    “姓名!”

    戴着口罩的护士突然尖叫道。

    伊吹有弦被吓得心底一颤,带着哭腔问道“请……请问……你是谁?”

    对方没有回答。

    这位护士的身体,在伊吹有弦这次有意的观察下,她发现对方非常的诡异!

    她的衣服下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钻来钻去一样,身体各处都在诡异地扭曲,隆起……

    伊吹有弦难以置信地摇摇头,她察觉到了不对,她想要从病床上爬起来,想要转身逃跑,但是……

    这位护士不知何时已经把脸凑到了她近前。

    “我是……谁?”

    她缓缓摘下了口罩,一张满是尖牙的嘴出现在伊吹有弦面前,并在她恐惧的目光下,那张嘴里,爬出了密密麻麻的蟑螂!

    “唔……”

    下一刻,护士的嘴不停在伊吹有弦的眼前放大,她惊恐地看着那些蟑螂,她能感觉到,一股冰凉彻骨的气息,正在从自己的脚下往上攀升。

    “你是……谁……”

    她听到了护士最后的声音,下一刻,伊吹有弦眼前一黑,再也没了知觉。

    ————

    “啊!!!”

    伊吹有弦在失去意识这一刻猛地睁开了双眼!

    救命……有鬼!

    她猛地坐了起来,然而坐起来后才发现,还是这间病房,还是这间病床?

    难道说……刚才发生的都是梦?

    伊吹有弦摸了摸自己的脸,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她如梦初醒。

    真的是梦吗?

    接下来……她的目光看向了病房的门。

    逐渐的,脚步声再次出现了……

    伊吹有弦心底一紧,身子缩成一团,惊恐地看着那扇门。

    “哒哒……”

    “哒哒……”

    “哒哒哒……”

    脚步声越来越近……

    “吱呀——”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一位护士小姐手里拿着病历,戴着口罩走了过来,目露疑惑地看着伊吹有弦。

    “伊吹小姐,你的身体不舒服吗?”

    她脱口而出的名字让伊吹有弦大松了一口气。

    “对……对不起,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伊吹有弦心有余悸地说道。

    护士小姐笑了笑,坐在了伊吹有弦的床边“这是很正常的现象,伊吹小姐你还记得晕倒前发生了什么吗?”

    伊吹有弦点点头,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说道“我在出云历史博物馆……检查馆里的藏品,然后……”

    伊吹有弦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略过了面具的事,说道“然后……我晕倒了……再次醒过来就是这里了。”

    说着说着,伊吹有弦忽然看到护士的口罩旁,似乎有什么脏东西。

    她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说道“护士小姐,你的口罩……”

    护士小姐摸了摸口罩的边缘,捏住了那个黑黑的脏东西,然后缓缓地将它扯了出来。

    “你是说这个吗……”

    她竟然从口罩里扯出来一只巨大的蟑螂!

    伊吹有弦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原来自己刚才看到的,竟然是那只蟑螂的腿?!

    “伊吹小姐……你在说谎……”

    病房内洁白的灯光忽然闪烁起来,在伊吹有弦面前,这位一身白色的,戴着口罩的护士,缓缓从床边站了起来。

    她揭开了口罩,露出了那张恐怖的,满是尖牙的嘴,还有……嘴里密密麻麻爬出来的蟑螂。

    “不……救……”

    伊吹有弦绝望地摇着头,发出了哽咽的声音,她无助地蜷缩在床头,看着那张恐怖的在自己眼前不断放大……

    ————

    “不要!!!!”

    伊吹有弦再一次在病床上苏醒过来。

    她的胸膛上下起伏,额头上全是汗水。

    这是哪里?

    又是梦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伊吹有弦绝望地看向四周,她坐直了身子,抱着双腿,将头埋在了膝盖上。

    一次,两次,三次……到底还要经历多少次噩梦?

    如果一直这样,还不如……

    她泪眼婆娑地看向阳台的方向,从那里跳下去会醒过来吗?

    她第一次下了病床,赤着脚,走到阳台上。

    阳光晒在身上,一点温度也没有。

    果然还是在梦里吗?

    伊吹有弦从病号服的口袋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此刻正是关机状态,也许是晕倒摔在地上时让手机关机了?

    她打开了手机,精神恍惚有些恍惚。

    秦先生……你收到信息了吗……

    她缓缓地爬上了阳台,看着下方坚实的地面,身子摇摇晃晃。

    这时,身后的病房内再次传来了脚步声。

    片刻后,门又被推开了。

    这次出现的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

    他惊慌地喊道“伊吹小姐!请冷静一下!你昏迷了一天,也许头脑不太清醒,请你务必要冷静!”

    冷静吗……

    伊吹有弦呆呆地看着那位医生。

    他摘下口罩后,反正又是那张恐怖的嘴吧……

    这是个噩梦,这还是个噩梦……

    伊吹有弦的意识不断说服着自己,身子也在一点点地向阳台外倾斜。

    这时!她刚刚打开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伊吹有弦一愣,拿起手机一看,是秦文玉发来的信息?

    “伊吹小姐,我联系不上你,如果两天内你无法回应我,我会来岛根县找你。”

    伊吹有弦怔怔地看着这条短信,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这是现实世界!这不是梦了!

    她精神一震,眼角余光看到了下方的高空,吓得腿一阵发软,赶紧往后跳去。

    白大褂医生跑了过来,他似乎也松了一口气,赶紧把伊吹有弦扶了起来。

    “伊吹小姐,你已经昏迷一天了,你晕倒那了一副面具前,你还记得是哪副面具吗?”

    伊吹有弦点点头,胆战心惊地回答道“我记得……那副面具很狰狞,头生双角,双目赤红,脸上有火焰一眼的血丝在蔓延……”

    “它的名字呢?”医生忽然问道。

    “名字……名字好像是……”伊吹有弦回忆了一下自己发给秦文玉的最后一条信息,“真蛇……对,那副面具叫真蛇……”

    话音刚落,伊吹有弦忽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她扭头看去,只见这位白大褂医生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

    他的身体像没有骨头一样扭曲变形,缓缓地……慢慢地变成了一副诡异的面具。

    然后……那副面具像是生出了爪牙一般,死死地扣在了伊吹有弦的脸上!

    伊吹有弦拼命地挣扎,她已经分不清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她只是本能地觉得,这副扣在自己脸上的面具,会给自己带来很不好的事……

    然而下一刻,她脸上的面具……消失了。

    伊吹有弦愣愣地坐在阳台上,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消失了。

    与此同时。

    空无一人的祭宴之中,灵媒猛然睁开了如混沌漩涡一般旋转着的灰雾眼眸,看向了祭宴空间的上方。

    那里,一副新的面具正在凝结成形。

    灵媒苍老的脸上流露出可怕的笑意,寒彻灵魂的声音缓缓回荡在祭宴之中。

    “能面……神乐……”

    “你也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