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惊惧盛宴 > 第十一章 分歧
    刚到杜林大厦楼下的山崎吐出一口浊气。

    这时,他的行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本就敏感的他被吓了一跳,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山崎毫不犹豫地挂断了它。

    另一边,秦文玉看着没有接通的电话,问道“他很讨厌我?”

    “用我的打吧,我们一般不会接陌生的电话。”佐藤明美说道。

    秦文玉接过佐藤明美的手机,再次给他打了过去。

    “喂?佐藤小姐?”

    这次,山崎终于接了电话。

    “立刻离开涉谷,鬼不在玩偶里。”

    秦文玉言简意赅地说。

    “你说什么?”

    山崎疑惑地看了一眼手机,里面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根本就听不清楚。

    “喂?”

    “喂?”

    说话间,一滴冰凉的水滴到了山崎头顶上。

    他仰头一看,一个不久前才见过的人从楼上掉了下来。

    是鸠山美子!

    “嘭——”

    她摔在了山崎面前,头部完全破碎,不成人形。

    “啊!!!”

    行人刺耳的尖叫打破了宁静。

    人群很快就围了过来,有人报警,有人打开了手机开始拍摄。

    不一会儿,杜林大厦的安保人员也跑了出来,

    山崎看了一眼那染血的咖啡色长发,背脊发寒,赶紧挤出了人群。

    不……怎么可能?

    这是鸠山美子小姐?

    难道说,玩偶里的鬼真的醒过来了吗?

    “喂?山崎先生?是我,佐藤。”

    另一边,秦文玉将手机调成了外放模式,放在了佐藤明美身前。

    山崎敬人哆哆嗦嗦地拿起手机,说道“佐藤……小姐。”

    “山崎先生,请听我说,玩偶里的鬼附身到了秦先生的同学身上,现在那个玩偶是个空的。”

    “请你立即到板桥区来,具体位置我会发到你的手机上,请……”

    “空的?”佐藤明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山崎敬人的低吼打断了。

    “什么空的!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山崎敬人的声音不大,但却压抑着愤怒与恐惧。

    “你让我来找的那位鸠山美子小姐,刚刚坠楼死了,就死在我眼前!你知道吗!”

    佐藤明美脸色一白,立刻将车停到路旁,满眼都是不敢置信“你说……什么?美子坠楼死了?”

    山崎敬人强压着心底的恐惧,再次看向被人群包围着的尸体。

    鸠山美子那张优雅美丽的面孔已经摔得支离破碎,她的脑后蔓延出了一滩红白交错的液体,就像一朵妖艳的花开在了他眼前。

    鸠山美子的眼珠甚至都摔了出来,静静地挂在她满是鲜血的脸上。

    这幅样子,山崎很熟悉。

    他无数次梦见过这个场景,一个月前……母亲的眼珠也是这样。

    从眼眶里掉了出来,就像在看着自己一样……

    不……不关我的事!

    山崎敬人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两步。

    “山崎!快回答我,美子怎么样了?快回答我!”

    佐藤明美的声音失去了往日的从容,颇为尖锐的叫喊刺入了山崎的耳膜。

    “她……死了,真的死了!是鬼干的,那只玩偶里的鬼!”

    佐藤明美面色惨白,趴在了方向盘上,泪水不停地往下滴落,再也说不出话来。

    秦文玉拿过手机,问道“能确定吗?是玩偶里的鬼?”

    “难道你要我把它带到你面前来吗?”山崎咆哮道,“我不管了!我直接去板桥区,要怎么处置这个该死的玩偶,你自己看着办!”

    山崎敬人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秦文玉低头看着手机,沉默不语。

    又死了一个。

    “佐藤小姐,‘灰’级诅咒不会拥有超过两个以上的特殊能力,也就是说,它最多拥有两个能力,对吗?”

    秦文玉问道。

    佐藤明美没有说话,她的肩膀在不停颤抖,嗓子里压抑着啜泣的声音。

    她为什么这么伤心?

    秦文玉疑惑地看着佐藤明美。

    这种事情既然会拜托给对方帮忙,那最坏的结果应该也在预料之内吧?

    难道……是其他原因让她哭的?

    也许是这个诅咒太过于吓人?她在担心无法活下去?

    秦文玉想了想,说道“佐藤小姐,你不用担心,就算小林郁香有两种能力,我也大概弄清楚了。”

    “小林郁香的第一个能力是附身,它可以把自己转移到活物或者死物的躯壳上,这个能力应该有所限制,不然,它早就附身到各种各样奇怪的东西上了。”

    “第二个能力应该是分身……或者操控,简单来说,即便它已经转移到了另一个躯壳,被它附身过的躯壳,也依旧会为它所用,帮它获取信息……比如杀人之类的。”

    秦文玉想着山崎敬人刚才说的情形,觉得自己猜得应该八九不离十。

    “现在鸠山美子小姐的死亡,让小林郁香再次沉寂,我们赢得了两个小时左右的安全时间,我想……”

    “啪!”

    秦文玉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已经落在了脸上。

    秦文玉眉头微皱,右脸火辣辣地疼。

    他不再说话,目光毫无波澜地盯着佐藤明美。

    佐藤明美双目红肿,脸上挂着泪痕,看着他的眼神却少了几分信任与赞叹,多了些不解与愤怒。

    “秦先生,如果,是你那位名叫张路的朋友死了,你会因为赢得了安全时间而开心吗?”

    她不大的声音钻进了秦文玉耳中。

    秦文玉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回答。

    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被人打耳光却是第一次。

    明明自己说的是对的,自己采取的做法也是最有效率,最正确的。

    也没有违背一般意义上的公序良俗。

    但他们……大家,似乎都不愿意接受。

    这很奇怪,难道哭泣能够让她的朋友活过来吗?

    难道鸠山美子的死为他们赢得了安全时间不是事实吗?

    如果不想让朋友遭遇这样的噩运,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拜托她帮忙吧?

    秦文玉怎么思考,都觉得做错了事的应该是她,而不是自己。

    还有山崎敬人,玩偶在他手上,死的却是鸠山美子,这里面一定发生过什么。

    “对不起……”

    佐藤明美忽然低下头,捂着脸,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秦文玉揉了揉脸,下了车,没有再说话。

    如果对死去的朋友的哀悼和后悔,能对眼下的境况有帮助,他就不会感到疑惑。

    然而事实是,她的行为什么作用都没有,只能满足自己当下的可悲情绪,以及对自己间接害死了朋友的不安心理的一种恕罪罢了。

    反复无常,虚伪善变,绝大多数人都喜欢做毫无意义的事。

    和他们一起行动,也许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秦文玉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没有回头,远远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