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升级低配洪荒 > 第8章斩百代光阴成浮土
    极致绚烂的大光,在伏羲身上升腾而起,若明月,若神阳,灿灿如火,光焰冲霄。

    伏羲这法相道体之中,有轰鸣之音炸响,混沌巨浪冲刷四肢百骸,隐约间,龙虎吟啸,凤鸾鸣吼,又见群星呼应,日月在其中浮沉,灼灼明光,灿若春花开百里,艳若秋水波澜兴。

    虚空破碎,一枚枚晶莹碎片坠落开来,一水环绕,水声滔滔,渐渐逼近,遥遥望去,就见浪花翻滚起落间,似有一座大界在生灭。

    那光起于微澜,若百川汇成湖泊,湖泊聚作江海,浪卷千秋,一片水花出了水面又坠落,斩百代光阴成浮土,那水非凡水,似是光阴汇聚。

    女娲眸子中露出惊奇之色,那光绚烂明媚,水流激荡中,有大界如山海,浮在水云间。

    “那大界气机不凡,难道是潜藏在虚空褶皱之中的位面洞天?”

    女娲心中微动,不过很快就将这种念头放下了。

    “这不应该才对,所谓位面洞天,在我面前,不堪一击。”

    除非那种承载天地大运,受大道洗炼造化,自有神通玄妙之地,才有可能承受女娲这等先天神圣的蹂躏。

    这种场景,暂且维持着,像是陷入某种诡异的平衡中。

    女娲看了好一会儿,见老哥身上没啥太大变化,安然无恙,显然是虚惊一场。

    女娲松了口气,想了想,没有继续弄烧烤,虽是嘴馋,女娲却也知道事情轻重,眼下可不是贪图口腹之欲的好时机。

    “以防万一,我还是悠着点,不能大意,将这莲王炼化了,再加上乾坤鼎,面对意外,或许保险许多。”

    莲王握在手中,其上粉红色的雾气蒸腾,丝丝缕缕淌落,若一片霞光,蝶舞翩翩。

    彩色的气团,有着大道流转,浮沉之中,宛若奏响万道和鸣的仙音。

    道握于指尖,女娲沉浸其中,自身上涌出无穷玄光,光芒若水流奔涌,冲刷着莲王身躯。

    莲王未曾抗拒,既然到了女娲手中,若是抗拒,那就有些不识时务了,没敢太过自矜。

    女娲看起来脾气不太好,惹毛了搞不好女娲不会选择妥协,而是当做烧火棍,将莲王砍的七零八落都有可能。

    说是先天灵根,奈何不遇明主,再加上未曾完全长成,莲王心里没太大底气。

    莲王的炼化,不算太难,不过这一样要耗费一定时间。

    但初步掌握的话,女娲已经可以做到了。

    女娲想了想,朝着莲王瞥了一眼,而后将莲王一丢,丢到伏羲怀里。

    莲王之上,花骨朵儿摇了摇,起身想逃,被女娲那冷冷的目光直视着,莲王抖了抖,碧绿的荷叶盘作一团,花骨朵儿瑟缩在里面,没敢挣扎,乖乖呆在伏羲怀里。

    “不知不觉间,一天都要过去了。”

    太阳早已坠落,明月悬于九天,清冷的月光洒落,为夜色下的不周山披上一层银辉。

    星辰点点,镶嵌穹天如星钻,群山高卧,以地为床,星月做枕入梦来。

    突兀之中,悠悠水声划破长夜清寂,“哗啦啦”水流湍急,贯穿不可知的茫茫千古,那是光阴伟力,一方大界在其中浮沉,越来越近,光阴交错间,模糊了古今。

    “嗡!”

    大界之上,光芒氤氲,若万千光点,萤火虫一样,漫天光雨一色,晶莹琉璃琥珀光,谁人泼墨?颓笔绘春秋,伏羲身前,浮光掠影,刹那间,周遭身随世移,可见冲破云天的厮杀声,弥天盖地。

    喧嚣的杀光,撕裂长空,惨烈的血色,涂抹亿万里穹天,穹天如镜,染上不祥阴云,阴煞之气,搅动千百兆生灵嗔念如火,岩浆流一样滚沸冲霄。

    杀机卷动,林间草木凋春色,皆染凄凉。

    伏羲心中震动,荒谬之感挥之不散。

    “这是换了一方大界?谁能无声无息中蒙蔽我?”

    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尽管洪荒本质孱弱,但在洪荒之中,伏羲那几乎等同圣人般无所不能的浩瀚伟力,却并非虚假。

    伏羲望见那天地之中,无边阴煞之气,杀气,血光滔滔,几近凝成实质,欲使得人心摧折,颠倒迷离,难得自主,外魔侵入心神,惑乱道心,就算闭坐洞天,闲看黄庭三两卷,都未必能抵御这种可怕劫难。

    “是量劫的气息。”

    伏羲沉下心来,瞥了莲王一眼,捏在手中,叹了口气,隐约间,听到有哭喊声传来。

    “兄长,兄长,你去哪里啦?”

    不周山上,女娲眼睛都红肿了起来,尽管往常对这兄长万分嫌弃,可再怎么说,都是兄长,无量纪元走下来,相互扶持,相互成就。

    可怎么就在眼皮子底下,一下子人就不见了呢?

    女娲心里慌了,万分不安,不过很快那种慌乱情绪,就被女娲按了下去。

    虽然平常看起来,只是个小吃货,但女娲可没看上去那样柔弱。

    浩瀚神光,弥漫天地间,整座仙府都动摇了,秩序与规则的神链,实质化开来,若仙金锤炼而成的锁链,交错,碰撞,汇聚成冰冷的巨网,网罗天地,而后刹那间,那巨网直接崩散了。

    有造化伟力,成为永恒唯一的光,充斥所有,将规则都动摇了,大道都被撼动。

    一枚道果,悬于头顶上方。

    任时光消磨,道身永在!

    乾坤鼎被女娲拎起来,狠狠一砸,虚空炸成混沌,整个仙府,都化作绚烂的道光,在这通天伟力之下,被彻底打爆。

    此时此刻,女娲也顾不得许多了。

    不周山上,一片巨大的山脉,直接被打成气浪。

    光阴流转,这破败画卷,又开始新的循环,崩坏的部分在复原,而女娲心中,似有什么记忆,在一点点被消磨。

    女娲震怒,一步踏出,立于长天之上。

    记忆消磨,却又复生,往复不定,永无止境。

    女娲冷哼一声,眸子中露出冷芒,“到底是谁,想要抹去我的记忆?何等狂妄之辈,这世上,莫非还有人能无声无息中对我这元神下手?”

    女娲心中气急,只是这时不是深究的时候,还是老哥更重要。

    光,无穷无尽的光,在女娲身上涌出,落入时间长河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