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成了王爷 > 第43章 奉旨杀人 一战到底
    莫如海说完后,又附身仔细看了看三名太监的眉心,神情有些惊讶,接着又看了看挂在门洞上的金钟。

    不待姜异说什么,笑道“王爷当真是好造化,大机缘!”

    姜异沉默,隔空杀人,隔空敲钟,无一不昭示着其身上有超凡入圣的异宝,这也是姜异第一次将底牌暴露在人前。

    确切的说是活人,因为之前见过其化血飞刀的人都死了,而且都是毁尸灭迹的死法。

    “不过王爷太冲动了,为何要在皇城重地杀人,还是火炼门的值守太监。”

    姜异也镇静下来,道“他们口出污言,难以入耳,本王只能让他们彻底闭嘴。”

    莫如海看了一眼静静立在姜异身侧的莫离,点了点头,道

    “那的确该杀,皇家血脉,就是再落魄岂能有他们欺辱!”

    说完,手一挥,三具尸体凌空飞入了真火桥,直接帮姜异来了个毁尸灭迹。

    接着叹道“王爷,端亲王之事,皇主心痛异常,只是有些事身不由己。”

    “皇主也一直关着这真火桥,刚才火焰突然变小,亲手将自己最喜爱的九龙玉壶摔了……”

    姜异闻言,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猜对了,大离皇主的沉默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

    不待姜异说什么,继续道“王爷能走出真火桥,皇主定然心下大慰,但是……”

    说到这里,弯腰捡起地上姜异的陈情表,苦笑着说“这陈情表,王爷也莫让皇主为难……龙门已立,断无取消的可能!”

    姜异笑了笑,开口说道“怕是所有人都跟莫总管一般想法,都认为本王走真火桥是为了取消龙门擂吧。”

    “哦?难道不是?”莫如海一直平淡无神的目光陡然闪了一下。

    “哈哈,莫总管不妨打开看下,本王所求者,至公至道,皇祖父他老人家想来不会感觉为难。”姜异心中底气更足。

    莫如海深深看了一眼姜异,手中一边缓缓打开陈情表,一边笑道“若真是那样,咱家就临时做一回宣读使,亲自为王爷宣读……”

    真火桥上发生的一切,外人无从得知,只知道自钟声响起,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依旧没有宣读声响起。

    毅郡王姜异夫妇,真的被晾在了真火桥上……

    “为何会这样?天理不公啊!”董成阳浑身轻颤。

    “堂堂大离皇族,也是这么龌龊,还作弊,呸……老娘……”驼小六插着腰,上身一起一伏,啐了一口。

    但马上就被旁边的驼三捂住了嘴巴,暗道姑奶奶,你气归气,别骂出来啊,要死人的。接着手指就是一痛,却是被驼小六咬了一口。

    重新恢复自由的驼小六也没再出声,气鼓鼓的,小嘴一张一合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在那碎碎念。

    “八哥,怕是四哥不是父皇亲生的!”翊亲王姜莫突然说了一句。

    旁边的翊亲王姜礼苦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这是气话,天下人都知道皇四子深受大离皇主喜爱,说道“莫乱说,想来父皇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什么苦衷能眼睁睁看着七个孙儿陷于死地?还是因为‘端王一门七犬子’的传言?”

    旁边的姜海叹息一声,说道“归根结底,还是她手中的权势太大了……”

    换来的是,两位皇叔的沉默不语。

    姜礼在心中暗自叹气道“父皇啊父皇,你可想过,一旦一月后四哥一门七子都死在龙门擂上,会导致何等的后果……人人自危,父子相疑,父不再是父,子不再是子!”

    而姜瑟父子身边已经汇聚起一群人,谈笑风生,意气风发,也招致了许多人额厌恶的目光。

    不少人都在纳闷,一母同胎,两个兄弟一为猛虎一为蛆虫,怎么能这么个偏心法……这不像是母子,更像是仇敌。

    又或者,皇家本来就无情……

    突然,一道声音从皇城内传来

    “端亲王府世子、毅郡王姜异,携世子妃、毅王妃莫离,已过真火桥,现于火炼门下,上表大离皇主……”

    有些阴柔,但却不失洪亮、浑厚的声音穿破天际,响彻在皇城上空,真火桥外原本嘈杂一片的声音一下子寂静下来。

    过了!开始宣读上表了,绝大部分人只是单纯的这个想法。

    但是像姜莫、姜礼等这些身份显赫的人却听出了这声音的不同,这是大离内侍大总管莫如海的声音,他怎么会亲自宣读?

    莫非?想到了最大的可能性,翊亲王姜莫几人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作为大离皇主的影子,莫如海出现在火炼门并亲自宣读,绝对不会是他自己的意思。

    他们猜错了,亲自宣读还真是莫如海自己的意思。

    其打开姜异上表扫了一眼,神情就是一凝“如果是这样,皇主必然会应允,这也是在间接为皇主出这口窝囊气啊。”

    “不过这毅郡王好大的杀性!”

    “这是要奉旨杀人!”

    莫如海看了一眼立在真火桥上的两道身影,心中有了决断,就由他亲自宣读,皇主在鼎院会听得一清二楚。

    皇城内外,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等待着莫如海的下文。

    “祖父在上,孙儿钟宝叩启

    家父端王姜烈,舍弃家室,孤守北疆。自北上之日起,殚精竭虑,深恐有负皇恩,五载南望家门不回。

    今遭歹人加害,卧床北疆,生死难测。身为人子,不能侍奉床前,心如刀割……

    ……

    家父镇守边陲,拒异族于北疆之外,统异臣南向而拜……大功于社稷……

    ……

    今却一旨立龙门,端王府满门悬于刀下,实乃灭门之举,我端王府何罪之有?

    ……

    孙儿心中苦楚难言,为父王悲,为王府哀!

    ……

    今皇后懿旨出宫,龙门已立,孙儿别无他求,然心中一口气,泣血上书,叩请大离皇主圣旨月后龙门擂,请立生死状!

    龙门之后,纵端王七子尽亡,满府丧幡,九泉之下,亦叩首而拜……”

    字字泣血,字字如刀,莫如海宣读完后,整个皇城,甚至大半个皇都都陷入了寂静。

    所有人都猜错了,不是请求取消龙门擂,更不是刻意求死的血柬,而是光明正大的要杀人权!

    毅郡王姜异,这是要一战到底,血染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