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其道 > 第六十四章你还欠我个人情
    吕轻侯打开了李大嘴留下的那一封信件。

    “见字如吾。多情自古伤别离。我心想我可能受不了那离别时的伤感。所以我打算自己默默地离开。当诸君打开这封信件的时候。想必我已经出城了。大家放心。我早就凑够了钱粮,换的一张出城令。大家还请不要担心。”

    老白听见李大嘴信件中竟然还写了句诗。

    笑出了声。“看来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的跟你认认真真的作学问了。不是弄本水浒传的连环画,还被念成了水许传。听起来还有些许文采。”

    吕轻侯懒得嘲讽他。众人听见老白想要活跃一下这离别的伤感。但是效果欠佳。但是还是强颜欢笑的迎合了几句。

    “我想现在你们的表情应该都是沮丧的吧。毕竟以后再也没有人,给你们做饭了。虽然你们总是在嘲讽我炒菜放的盐总是加多。”

    “看你讲的,谁喜欢你做的饭一样。是在是太咸了。一点都不好吃。”郭芙蓉口中念念道。虽然声音不大,却传到了在场人的耳朵。只剩胡悠还在一旁,继续胡吃海喝。

    吕轻侯接着念道。“不对,应当是开心才对。毕竟秀才……”

    吕轻侯停了一下。笑着讲到。“这一段就不讲了吧。只是大嘴单独写给我的。”

    “好吧。要不,你给大家分分。”吕秀才觉得老白讲的挺对的。便一一分开。吕轻侯这才发现。原来大嘴早就按照人写的。一人一张。便分了下去。当客栈的人分完了以后。看墨迹。自己等人都是很久以前的墨迹。想必他早就想离开了吧。

    吕轻侯看向自己的。“秀才终于可以自己一个屋了。高不高兴,开不开心。以后你再也闻不到我的脚臭味。会不会想啊。”看到这里吕轻侯讲到。“混蛋,谁会想念你的脚臭啊。”对了。秀才。我给你买了一本论语。你不是还要考举人的嘛。不知道你用的到用不到。虽然只是别人抄写的。没有儒家大能书写的真意。毕竟我只是可穷光蛋。就在,我床底下的箱子里。你记得一定要看。虽然我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吕轻侯自己默默地回房。转进大嘴的床底下的时候。闻见那熟悉的味道。吕轻侯想骂街。有些找到了那本被李大嘴细心包上书皮的论语。竟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麻蛋,真是臭啊。但是如果你能回来的话。天天闻脚臭,又有何妨呢。”

    李寻等人看见他们都在默默地看信。便先行离开了。毕竟这是别人的私事。插手的话不太好。

    郭芙蓉低头看见那封信。上面只有寥寥几句。

    “郭啊~。想吃鸡蛋羹嘛。加香油的那种。哇哈哈,吃不到嘿嘿嘿。上面竟然还画了一个碗,一个勺子,想必这是大嘴画的鸡蛋羹吧。想起来,在你刚来到这客栈的时候。半夜跑到厨房。你想要吃蛋羹。到后来,也没有让你吃上。是在抱歉。身为一个厨子。竟然没有让自己的身边人。吃到想吃的正是罪过。不过……我好开心啊。哈哈哈。”

    郭芙蓉牙齿咬得咔嚓咔嚓响。但还是抚平了刚刚不小心捏皱的纸张。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老白的就更简单了。

    “想吃地瓜干吗?去找吧。我就放在那里了。”从此老白踏上了成为地瓜王的男人的奇幻之旅。最后老白在厨房的一角,看见胡悠在把来出来一包东西。尝了尝,便吐了。毕竟老虎是肉食性动物。不怎么喜欢地瓜干的味道。

    老白笑了笑。“原来这就是李大嘴放的地方啊。真是太不好找了。”捡起被胡悠咬下一点。便扔的那根,捡起来放进嘴巴里面,嚼了嚼。用衣袖挡住了自己的脸。接着露出欢笑。

    “湘玉。大嘴给你写了什么。”

    佟湘玉看来一眼手中的信,便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没,没什么。”

    李寻被程清风和洛惊鸿。拉到了楼上的屋顶。一人一壶酒。李寻听着他们两个互相讲着这些年彼此的见闻。以及以前两人在一起时的糗事。期间李寻也想尝上一尝。这酒有什么,好喝的。当这液体之火。入喉。憋得李寻满脸通红。剧烈的咳嗽着。把口中的剩余的酒给吐了出来。

    惹得洛惊鸿两人的一阵嘲笑。

    “酒,不是你这么喝的。”

    声音在李寻的旁边出声。李寻吓得转过头。看见原来是无心。他接过李寻手中的小酒壶。朝着自己的口中到了慢慢一大口。

    “酒是穿肠毒药。却也是百忧解。有人饮酒写下流芳百世的诗篇。狂了诗仙李白,写下了天子呼来不上船。有人战场杀敌饮酒助兴。张扬了洛飞,镇守玉门箭射天狼将。有人饮酒作乐。惶惶度日。放倒了多少草包莽汉。”

    洛惊鸿停下来饮酒。听见无心在吟唱。其中写下了他父亲一箭射杀天狼将的故事。而且还把他和诗仙剑仙李白并列公称。

    “看什么。”

    “没什么。想和你喝上一杯。”

    “哈哈,好。”

    无心便直接碰了一杯。饮下。

    对着李寻讲到。“酒呢,有故事的人喝,才叫酒。不然的话,喝也白喝。只会徒增病伤。”

    李寻的眼睛微眯。“有故事的人喝才叫酒?”这才慢慢的饮下一大口。只是这次直接咽下。强忍着口中的灼烧感。抬头朝着天上长吐了一口酒气。

    眼神中开始出现些许迷离。对着他们讲“我想我爷爷了。”

    “那便喝。何必那么多废话。”已经有些大舌头的程清风拍着李寻的肩膀。不一会李寻便被灌了不少酒。李寻在屋顶站了起来。洛惊鸿眼看不对连忙起身。扶住了李寻。李寻开始摇头晃脑。

    “一曲清歌待屋檐,空余诗句落花阡。如今魂魄归何处。忍对秋风不记年。”

    李寻晃晃悠悠的在洛惊鸿的搀扶下。在屋檐之上晃来晃去。虽然现在已李寻一重山的肉身掉下去。有意外的情况非常小。但是洛惊鸿还是小心的害怕他掉下去。

    一旁的无心开口。

    “喂,那个饶头,你还欠我个人情呢,现在想让你还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