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言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苍玄天 > 第二十六章 风起(求收藏)
    敛永怡半眯着眼,右手搭在盘坐的腿上,左手抬起捏了一个印。

    整座乾陌楼周遭便升起一层透明的薄膜,上包其顶,下锁其底。

    天都城热闹,也是母大陆少有的不夜城,更别说如今这么多大人物齐聚天都城,即使是现在夜半时分也照样热闹。

    乾陌楼在这个时刻便是来来往往买卖的人更加多了,亦有不少想巴结认识楼内人的江湖后生。

    不谈他们能不能过得了乾陌楼自身的门槛,可这层薄膜他们却都是畅通无阻。

    却见许多江湖有名的侠客或者大商贾,其中却多有一旦接触这薄膜,便会倒飞出去吐血不止。

    旁人见此一幕也多有惊奇,有好奇者试探却无事,便是更加惊叹不已。

    那股气息也是见此之后却是不退,竟是在外面绕圈,企图找到一丝缝隙。

    可敛永怡却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可环视之下却又并无不对的地方,逸尘依旧在床上熟睡。

    等等,敛永怡终于察觉到了。

    这半天里来,因为逸尘的原因,在这个房间内敛永怡一直都有察觉到灵气浓度有略微的上升且还在持续不断的上涨。

    按照敛永怡的推算,这个时间应该还要延长至一到两天可能不止,并且因为逸尘的本体原因,可能这个进程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停止。

    敛永怡刚起身,却发现周遭环境已经开始变化,这不是诸如幻觉之类的法术,而是实打实的在他未发觉之际生生将他拖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敛永怡撇眉快速推算着此时逸尘的状况,在得其最终的结果之前,一道高约数丈的人影缓缓靠近,并唱着一种让人听不懂的歌谣硬生生打断了敛永怡的推算。

    这个空间漆黑一片,只有那个人影手提着一个巨型的灯笼,冒出幽幽绿光。

    在这里,敛永怡都感觉自己浑身法力流转缓慢,感知也被限制到快接近普通人的范畴。

    现如今这个场面只能说自身难保,想来逸尘毕竟也是他眼里的师父选中的徒孙,便不再多有顾虑,专注眼前难关。

    只待那数丈巨人走近敛永怡才看清其模样。

    那巨大人影的头部处却是一贴了不明符纸的灯笼,灯笼上有着一只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画出的红色眼睛,头部的灯笼却只是黯淡无光,跟其身体的连接处也只是一些符纸。

    而手里提着发出幽幽绿光的哪是什么灯笼,分明是一个不知道用什么皮纸包裹的骷髅头,这骷髅头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的,之前的歌声也就是这骷髅头发出的。

    敛永怡此时也是深感棘手,此次怕是比之前谢俊书那次要凶险的多,而挑中这个时刻,也只能是希望逸尘无事,是以吉人自有天相。

    ……

    逸尘在自己床上睡着,其身体也被这股莫名力量影响,但是却不是被拖入漆黑空间,而是被托着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闪着一抹幽光落在了天都城门口。

    这期间没有任何响声,乾陌楼的房屋砖瓦甚至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所以这一幕也只被少数有心人所察觉。

    倪迎秋此时正在倪羽等人的房间里,有些事情,倪羽这个目前大陆江湖上的顶尖势力主还是知道一点的。

    而且白日,他放出消息,乾陌楼里现在有个玄门人,也正是想试探试探逸尘的手段。

    “父亲,你确定你想的对吗,这可是在乾陌楼里。”

    “不,你现在还不明白玄门人这个身份对于那些人意味着什么,别说这里是乾陌楼了,就算是在我们明月神教里面,他们也不会放弃的。”

    “那为何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

    倪羽也确实好奇,他们此时就跟逸尘住的地方隔了一个房间,按理来说,这消息也足以传到那些人的耳朵里了吧。

    “要不,我去看看?”倪迎秋看着自己的父亲,小声的试探。

    “你去什么去,快去喊醒你的那两个朋友,叫他们去看看。”

    于是,睡的正沉的两个苦逼少年,就这么从香甜的美梦里被无情的叫醒。

    如此而来,孙文跟无和两个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耐心,在倪羽面前不好表露,就打算待会直接叫醒逸尘进行报复,可敲了半天门之后却毫无动静。

    在孙文跟无和两个回来告知众人时,倪羽果断带着一块打开了逸尘的房门,里面却空无一人。

    倪羽便立马吩咐人去探查逸尘的下落,却听外面异常的声音。

    此时夜半,天都城,风起!

    逸尘就这么莫名的,意识还在梦里,人却已经到了天都城城门口处,晃晃悠悠的杵站在那里。

    天都城的城墙是古址流传下来的,岁月没有使其破旧,反而在紧固的同时,还具有一定的隐蔽性。

    相传天都城这个地方,很久之前旁边有大兽巢穴,大兽嗜睡不常出没,其附属的崽子们却异常活跃。

    那大兽崽子们在流传下来的故事里简直就是无所不能似得,那时候的人们没有办法应对,只好造了这种城墙躲了起来。

    而现如今,这城墙上下内外已经聚集了江湖上不知多少门派势力主的人马,也不乏个别自诩高风亮节的独行侠,可无一不是实力高强。

    可这些所谓的江湖高手此时看着已经站都站不稳的逸尘,却没有一个人率先出手,而且纷纷借助地形地势来隐藏住自己的外貌,行踪。

    其实逸尘现在也不能说是做梦,应该属于某一种层次上面的入定或者顿悟吧,以白日敛永怡的论道为引,逸尘终于也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逸尘现在的感觉很奇妙,他也以为自己在做梦,梦里自己还来到了城门处,只是自己却是飘飘然的飞在天上。

    恍惚之间,天上有一个逸尘从未见过的字符,但是他却隐隐知道那个字符代表的意思,它是‘风’字。

    并且这个字好似有魔力一般,让逸尘不得不全神贯注的去记下它,让其去临摹下来。

    逸尘便抬手,在空中用手想要写出‘风’字。

    可说来甚怪,这字不能边看边写,只能看一遍记下,再将它写出,但写到最后一笔时却又总是忘记,再看一眼字形回头写时,便又要重新来过。

    在逸尘的世界里,他已经尝试过了数百次,可无一次成功。

    外界这时也终于是敲定好了,在付以一定代价与承诺某种协议之后,终是一些人安耐不住朝着逸尘出手。

    不过这一轮只是试探,都不约而同的选择没有近身跟逸尘交战,而是多以毒镖、绳镖、龙须沟之类的兵器辅以各自手段远距离试探。

    只是这些兵器还未近身,竟都莫名改变方向,无一种命中逸尘。

    在场人也不是蠢人,都知晓事出蹊跷,如此这般想来也一定不是出手人的功夫不到家,而是这小子有点妖。

    而在恍惚中的逸尘方才这般才堪堪有所领悟,以原本看到的‘风’字为骨,自行创造出另外一个‘风’字,是以冠上其意义。

    也便是这一刻,大风吹起,只一刹那便将众人吹得东倒西歪。

    这风甚妖,是以极妖!

    众人被这风一刮,是以命数骤减,内力剧降。

    又以此风吹在身上,似是刀割,其疼痛感还放大数倍。

    可不过于此,逸尘深感倦意,终于倒下。在场众人便立马有人出手,哪知倪羽已经带着一众神教的高手现身阻拦。

    “倪教主,我们尊你为第一等势力,可在场这么多兄弟都落了差,如今你出来摘桃子可不好吧,怎么也得分一杯羹出来吧。”

    “我可以理解你是在威胁我吗?”

    “你!我这好言相劝,你可别不识好歹。”

    “哼。”

    倪羽一甩袖子,让神教高层先带着逸尘回乾陌楼,那里起码还得有几分规矩,而自己则是留在这里,站在这些高手面前。

    “你们谁不服,可以现在一起出手。”

    可这一众高手们,也只得暗暗磨牙,刚刚那怪风真的让一众人等丧失了大半战力,倪羽这番话虽气人,可也只能忍着,不过这个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倪羽见着这一群这么多武功高强之人,平时也大多都是好面之辈,如今这番话术挑拨之下竟也无一人出手,想必是真的伤的严重,心里也是暗暗吃惊。

    又稍等片刻,算来此时神教高层差不多已经带着逸尘回到了乾陌楼,倪羽便扯了扯蓑衣,独自回去。